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如果你认识他,也会给他很高的评价。”

  她想把玉米交给他,他不接,却把没咬过的那一边塞到她嘴边,她咬下,滋味和那年一样甜美。

  “这么有把握?如果杜立勋是我老爸另一个儿子,你觉得总编的位置是他还是我?”

  她微微一笑没作答,可那眼神里分明有了答案。

  “你不公平,我最近的表现很不错。”他出声抗议。

  她耸耸肩回答,“我没说你差啊。”

  “可你就是觉得他比我强。”他不满,又抓过她的手咬一口玉米。

  “冤枉,我又没说。”她只是眼神示意,这也犯法?

  “你的眼神说了。”他直指问题中心。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你以为别人都是白痴?”

  她笑开,那表情像是在看个孩子,偶尔立勋也会这样耍赖撒娇,通常是在她发小脾气时,他就像这样赖着赖着,把她的坏脾气给赖掉,即使每次错的都是她。“我怎么敢把Boss当白痴?我还要靠您的薪水养活。”

  “好啊,那你说宋立杨比杜立勋厉害。”

  “我说了就算?你当我是老师,还可以给小孩子排名次?”

  他们彼此顶嘴,他发脾气,咬咬咬一口气就啃掉大半根玉米,他快步向前,她加快速度往前追。

  两个人来到她家门口,她家门前有一摊卖烤鱿鱼的,香味会直冲楼上,即使紧闭门窗偶尔还是会飘进些许味道。

  她不排斥,因为那个味道曾经是她最喜欢的那段记忆里的一部分。

  “你就不能谄媚一点,说点话满足你家Boss的自尊心……”

  宋立杨话说到一半,发现有人走近,他们转头看见对方,他蹙紧眉心,直觉将她拉到自己身后。

  看见两人,媺华微怒,拧紧双眉,他们来干什么?

  问号才形成,她又自嘲地撇了撇嘴,还用问,会特意找上门除了没钱还能是什么原因,难不成要和妈妈复合?就算是,媺华也不同意,她或许可以容忍一个三心二意的父亲,妈妈却何必容下一个三心二意的老公,同样身为女人,她不期待母亲为儿女做这样的牺牲。

  看着眼前那堵高大的人墙,媺华失笑,他的第六感就这么灵,居然一眼就能评断出对方是危险分子,直觉将她拉到身后。

  不过……她挺喜欢这堵墙,安全、不倒,已经很久很久她没有这样一个男人可倚靠,带着两分轻松三分快意,媺华躲在宋立杨身后啃起玉米,她忘记界线问题,咬着他咬过的地方,品尝起他品尝过的美味。

  “这位年轻人,你不要紧张,我不是坏人,是媺华的爸爸,我叫张卫强。”张卫强是个五十几岁的男人,但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苍老,宋立杨细细打量对方,他很痩,痩得喉结特别突出,他的眼睛里面充满血丝,黝黑的脸庞历经风霜,媺华全身上下找不到任何地方和这位“爸爸”相像。

  张卫强和他的妻子李小美回看着宋立杨,他本就有一张让人脸红心跳的俊俏脸庞,再加上一副好骨架,今晚为新装走秀又特意打扮过,将他那一身尊贵气质显露无遗。

  他是媺华的男朋友吧?女儿可以和这种人交往,身为爸爸当然替她高兴,对两个女儿,他多少有些愧疚,怎么说小时候都是自己疼过宠过的。

  李小美则是满脸满眼的嫉妒,她不比媺华大几岁,可是她能够和这种男人在一起,自己却……她不屑地向丈夫投去一眼,张卫强那股穷酸卑微相简直是让人愤怒。

  宋立杨略微转头看媺华一眼,她咬掉最后一口玉米粒,不否认也不承认。看见女儿冷漠的态度,张卫强有些尴尬,他上前两步绕过宋立杨将手上的提盒交给她。

  “媺华,中秋节快到了,你要不要回台南?顺便帮爸爸带一盒月饼给你妈,好不好?”

  “不必,中秋节我不会回去,妈妈要去欧洲一趟。哦,不是去玩,妈妈把店开到欧洲去了,目前有十三家连锁店,生意很好,她想趁巡视分店时顺便帮姐姐买一套婚纱,和一些名牌精品给姐姐添嫁妆。”她睁眼说瞎话,然后看到李小美眼中的羡慕与贪婪。

  失算了吧,还以为勾上爸爸就能变成两家店的老板娘,却不晓得冷饮店的最大功臣不是爸爸,而是精明干练的老妈。妈妈的生意越做越红,认识的人面越来越广,才晓得以前的自己多笨,挑男人的眼光多差。

  唉,人都是这样的,提升了自己的价值,别人才会懂得你有多珍贵。

  “你妈这么厉……她一个人去欧洲,会不会危险?”张卫强临时改口。

  “怎么会,一下飞机就有当地的营销经理来接机,而且秋叔叔、江伯伯他们都会陪妈妈去。”秋叔叔和江伯伯是妈妈的事业伙伴,因为他们的加入,红茶店才会拓展得这么快。

  宋立杨知道媺华在说谎,因为中秋节她要回家,并且如果他的“奖励”给得很动人心弦,她的母亲还要为他做甘蔗鸡。

  听着媺华的形容,张卫强眼色黯然,当初是他为爱情抛妻弃女,如果他别那样决绝,现在那样的优渥生活他也有一份,带着两分尴尬,他低声说:“知道你们母女过得很好,爸爸很安慰。”

  他特意来这里找安慰?恐怕不是吧,不过她对他的来意不感兴趣,就像她对那盒中秋月饼一样,兴趣缺缺。

  “没别的事的话,我要上楼了。”媺华揉揉发酸的肩膀,将啃光的玉米往路旁的大垃圾桶一丢,准备结束父女会面。

  宋立杨说得对,如果对方是个烂到让人随时兴起谋杀念头的男人,断交后,她转过身便会遗忘彻底。

  有的感情深刻缱绻,会在生命里留下无法抹灭的印记,有的感情可以毫不犹豫说丢就丢,如同眼前这位自称父亲的男人。

  年纪越大,经历的事情越多,她越能理解母亲当年的歇斯底里。

  “等等!”李小美走到宋立杨身边,与媺华面对面,大剌剌地指着她说:“你爸爸失业了,没钱养老婆小孩,身为女儿该替爸爸负担一点吧。”

  她眼睛盯着媺华挽在手上的柏金包,早知道蓝淑玲那么有赚钱本事,她就从头到尾当小三就好啦,现在就可以穿金戴银、吃美食住豪宅,蓝媺华手上的柏金包就会挂在自己的手肘上,哪像现在名分有了,可名分能干么?

  一斤卖不了三百块。

  媺华望着李小美,对她的理直气壮、咄咄逼人感到好笑,世界上居然有人可以肤浅无知到这等田地,她还真是开了眼界。

  李小美比她大四岁,国中毕业后就到她们家的红茶店上班,那个时候她天天眉开眼笑,逗得步入中年的爸爸快乐不已,先是建立好交情,然后爸爸时不时送她小礼物,再然后……说实话,没有人知道爸爸怎么会滚到她家床板上,妈妈发现时,李小美肚子里已经有爸爸的小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