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从那天起立杨开始晚归,他飙车、他抽烟喝酒,他翘课翘家,直到他车祸撞伤了人。

  语屏不知道方雪清的事,始终以为是自己的过错,以为她过度溺爱儿子导致后面所有的恶果。

  他没和语屏商量就强制把立杨送到国外,他口口声声为他好,其实……他何尝不是因为无法面对儿子?

  立杨在国外变本加厉,吸大麻、喝酒、滥交……他利用出差时间到美国找儿子,却发现他的床上躺着两个金发裸女,地上还有一堆注射针筒。

  他气极败坏地一把将立杨从床上踹下来,立杨的眼神里有着教人难以忍受的轻蔑。

  他看着他,轻声说:“我是你的种,你坏,我就比你更坏一百倍。”

  那个盛满恨意的口气,让他从心底打起寒颤。

  后来一场致命的车祸发生,立杨回到台湾,语屏又像过去把所有的心力全放在他身上。

  倔傲的他不说话,她便一句句同他说,说慈济师父、说她遇见的个案……那么多的故事,每天在立杨也在他耳边出现。

  语屏给立杨做饭,每道都是他的最爱,却引不起他的胃口;她时刻对他微笑,换来的是他的冷漠:她哪边都不去,只在他身边徘徊。

  每天,她对着他说“你回来真好”,每夜,她对着佛祖膜拜感恩,感谢袖让儿子平安返家。

  这样的母亲,就算是铁石心肠也会被她感动。

  他过去三年,眼见语屏对立杨投注的心力,他后悔了,后悔那些为赌气所犯下的罪行,他自悔自卑,他明白就算有再大的理由都不是他对不起婚姻的藉口。

  年纪渐大,事情也看得通透了,人人都以为他无所不能,成就卓越,却不晓得他在感情上头很低能。是他选择放弃爱情,选择用爱情来交换一个成功的机率,语屏没有逼迫他、要胁他,是他自主性的选择。而他妥善利用语屏提供的机会,成功之后却反过头来怨恨语屏为什么要同意当年那个交换。

  认真说来,是他欺人太甚。

  换上别的女人,也许为了自己的幸福早已经选择结束婚姻,可是她为立杨死守婚姻,她想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庭、一个说得出口的背景。

  因为语屏的积极努力,这三年,他对家有了依恋……

  盖上餐盒,宋祺军拿起手机拨给儿子,铃响三声,宋立杨接起电话。

  “你母亲今天怎么没到公司?”

  他的语气和若干时候一样温温文文、低醇沉稳,他只是在询问一件事,没想到换来的却是儿子的反唇相讥。

  “你这是在乎还是关心?抑或肚子饿了,需要一个煮饭婆。”宋立杨冷笑。宋祺军知道儿子恨他,对他的心结始终存在。“她是我的妻子,我不能关心她?”

  “哼!她是你的妻子?你确定?”他的口气咄咄逼人。

  “宋立杨!”他声音出现一丝恼怒。

  “不要这样叫我,喊我这三个字,难道你不觉得罪恶?”

  他问堵了他,宋祺军无奈叹息。

  “你到底要我怎样对你?”仿佛老了十几岁似地,他垮下双肩。

  “你要怎么对我都不重要,我已经不再需要父亲。如果你真的在乎她,问问你的秘书吧,如果她能告诉媺华缺席的原因,却不能告诉你的秘书,那么……你真的该扪心自问,这些年你都做了什么好事。”

  宋立杨挂掉电话,宋祺军听着话筒里嘟嘟嘟的声音,有些恍神,他还以为全世界都需要自己,没想到他并没有想像中那样重要……

  门打开,Lily端着咖啡走进来。

  他回神,恢复一贯的冷静沉稳,“夫人有没有通知你,今天为什么没进公司?”

  Lily摇头,眉心微蹙,纠结的眼底埋入一抹黯淡,总裁开始关心夫人了?

  坐上轿车,媺华从包包里面拿出一瓶矿泉水,仰头咕噜咕噜喝光。

  她很渴、脸皮很绷,整个晚宴里她陪在宋立杨身边,在他耳边介绍大老身分背景、陪着他和每个商场大人物打招呼。

  以前媺华不明白,为什么Lily非要逼她认识那堆大咖,还要她熟背他们的背景资料,她又没有当人家小三的欲望,现在派上用场了,她才理解Lily的“苦心教导”,敢情她就是辅佐二世祖的储备干部,早知道这在计划中,她就不会特地找上Lily,做“真心剖白”了。

  那是她成为总编秘书的第二天,宋立杨把她准备老半天的资料丢在一旁,两手扣在腹间,靠在办公椅上笑咪咪地听着众人意见,他从头到尾只会点头微笑,很像尚未进化前被人牵着线的Pinocchio。

  一整个会议下来,她不必记录、不必递资料,连电脑都不必使用,她只需要买咖啡、准备零食饼干——她这哪叫秘书,根本就是外送小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