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岳父全力支持他,卖祖产、卖祖厝筹钱让他开公司,他不负所望,公司越开越大,事业越做越起色,他不但建立起自己的事业王国也扶持了几个小舅,让他们北上建立自己的事业版图。

  他打心里明白岳父母对自己有多感激,他甚至拿他们对自己的感激当挡箭牌,觉得自己外遇无过。可是,怎么可能没错,从头到尾就是错了!

  语屏发现他外遇,去珊容家里闹过一场,之后珊容不声不响离开,为此他恨上语屏。

  像报复似地,他的外遇一个接一个,绯闻一段接过一段,他以为这样便能够惩罚她对自己的伤害,可是伤了她,他何尝好过?

  他见过她背着自己偷偷哭泣,见过她转身在看见立杨那刻,抹乾眼泪露出笑脸,再大的委屈她都不愿意教儿子看见,不愿意儿子对他这个父亲产生怨恨。

  为了立杨,她把所有的苦全数吞下,所有人都以为她是再幸运不过的贵妇,殊不知为了维持婚姻她有多勉强。

  她不提离婚、不说分手,再多的痛苦全用光鲜亮丽的外表来掩饰,直到和名模交往那段闹得太凶,闹上报纸杂志,岳父、岳母找来,她不愿父母为自己担心,还笑着再三保证他和名模只是合作关系,所有的事她全都知情。

  岳父岳母安心离去了,他却还不依不饶,非要在她身上找碴。

  那夜,他找她摊牌。

  他工作上的理智在面对感情时转为糊涂,他微醺,但不至于醉到不知道自己有多可恶,他藉着酒意疯狂、嚣张,他把深藏在心里多年的话全都爆出来。

  他说:“珊容不是第三者,你才是!为了你这张没有填上数目的空白支票,我出卖我的爱情。”

  他说:“既然你可以容忍名模,为什么不能容忍珊容,她碍了你什么?为什么要找上门、为什么要赶走她?

  她走了,带走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他说:“我不欠你,你爸爸的付出已经得到回报,投资我是他最正确的选择,可是钱能还清,我们的关系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他还说了一堆胡言乱语,她没有激动的反应,只是静静地听着、静静地接受他的挞伐,直到他叫嚣完毕,她转身接起岳父打来的电话,她平静说:“爸,没事的,我已经和祺军查证过,那张照片是移花接木的,您和妈妈不要担心我。”

  挂掉电话,她问他,“要不要先回房间休息?明天还要上班。”

  他应该见好就收的,但他不甘心,她越是平静无波他越生气,于是他冲着她大喊,“你以为故作无事,就可以弭平一切?”

  她叹气道:“不能当夫妻就当家人吧,我再不奢求你的忠诚,但是很抱歉,为了立杨我不会离婚。”

  “你舍不得宋夫人的身分?还是舍不得优渥的生活?”他羞辱她,羞辱得理所当然。

  她没有理会他的无理取闹,扶着他往房间走,却在转身之际发现立杨蹲在楼梯口一他吓坏了,小小的身子蜷缩在楼梯角落,但仰头对上他的眼神里有着淡淡的憎恶。

  也许,立杨是从那个时候就开始转变的,只是,他从没放在心上。

  那天过后,语屏假装没有发生过任何事,照样打理家庭准备三餐,她把所有的心力悉数放在立杨身上。

  如果那次事件是导火线,那么真正的引爆点,是在立杨国二那回。

  那个晚上他印象深刻,立杨站在车库前等他回家,他一下车,立杨马上冲上前来,眼睛里满是红丝,他扬起拳头满脸愤怒的问:“方雪清为什么上你的车?”

  他甚至不记得方雪清是谁,后来才晓得是那个高二的援交妹。

  事后他才知道立杨暗恋方雪清这个学姐已经很久,那天鼓起勇气捧着情人节礼物在方雪清的校门口等着对她告白,没想到却看见她上了父亲的车。

  立杨当场气哭了。

  被儿子看见那幕,他尴尬不已,却拉不下面子好好回话,只能扬眉冷声道:“不过是个援交妹,值得你哭!”

  立杨对着他大吼大叫。“你可以管理那么大的企业,为什么管不住你的小弟,你就那么野兽,非要招惹全天下的女人,你把我妈当成什么,你知不知道方雪清只有十七岁,她可以当你的女儿……”

  他的回答是响亮的一巴掌,就是那个巴掌打断了他们之间的父子亲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