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妈妈不给,所以你跑回台北?”

  “对,我妈要我答应,毕业后回台南帮她卖泡沬红茶就给我提高生活费,我一口气拒绝了,所以她也拒绝我,我懊恼之下就转身跑回台北。在公车上,我怒气冲冲对天发誓我一定要去打工,一定要存一大笔钱在下个圣诞节买一个比球鞋更棒的礼物送给立勋。”

  他失笑,看着她发亮的脸庞,想像当年稚嫩的她怎么和老天爷对话。

  “所以后来你跑去打工?”

  “嗯,我去了,可是这件事让我加倍后悔。因为打工,我可以陪他和杜阿姨的时间更少,并且我辛辛苦苦存下的钱,来不及为他买到下一个圣诞节礼物。”

  媺华偏过头,她在等他向为什么,但他久久不发一语,让她忍不住抱怨。“你是个烂听众。一个好听众会问为什么来不及买,好让演说者顺利接出下一句。”宋立杨脸上带起两分无奈,勉强配合。“好吧,你为什么来不及买?”

  “因为隔年六月杜阿姨病重过世,而他失踪,我到处找不到他却还是时刻抱着希望。毕业典礼那天,我带着一把玫瑰等待出席他人生的一场盛典,他是书卷奖得主,是第一名毕业生,他还要代表毕业生上台领毕业证书……但是他没有出现,那年的夏季,我用一把玫瑰送走我的爱情。”

  她曾经以为旧情会复燃、爱情会回来,所以她没有停止过等待,那个老公寓,从大一住到大四住到出社会,她怕移迁更怕断了与他的最后一丝牵系……

  她很后悔,如果再来一次,她会把同学男友包下餐厅的事情当成笑话告诉他,然后对他说:“我不需要昂贵餐厅来替爱情加值,不需要圣诞礼物来证明爱情价值不菲,我只要时常待在你身边,我就能够理解爱情是天底下最美的事。”

  那么,他会被她深深感动的吧,会在他决定失踪那天带着她一起远走高飞吧。

  媺华低下头,她又想他了,又后悔了,又要哭了,酸酸的感觉从鼻间开始滲透。

  宋立杨有些迟疑,但她低低的头顶对着他的眼睛,像在宣告自己的伤心,眉心皱出两道竖线,他缓缓叹息。

  他伸手搭上她的肩,轻轻一个施力把她拥入胸前。这个动作不合礼,但她现在有点小伤心,她只想找一堵墙靠着,所以来者不拒。

  他轻拍她的背,温柔得像暖阳,他轻声说:“放心,会好的,再大的伤口都会被光阴治愈,至于杜立勋……

  我相信,不管他在哪里,他都会深深希望你过得幸福、过得满足。”

  “他会吗?他还会偶尔想起我?”她从他怀里抬起头。

  他点点头,抽出面纸将她眼底的伤心吸透。“当然会,谁会忘记你这朵清新干净的小茉莉。”

  媺华笑了,那是她对他说过的话,立勋常说她是企管系的小茉莉,他不爱玫瑰牡丹、不爱香水百合或石斛兰,他只喜欢在绿叶间绽放的那朵清新干净的小茉莉。“总编,这是你第一次夸奖我。”她坐直身子,笑着对他说。

  “有吗?我这么刻薄?”

  “好像似乎仿佛是。”

  “好吧,为了彰显我的慷慨大方,我请你吃麦当劳劲辣鸡腿堡。”他拉起她的手,她没有拒绝。

  对于他的安慰她感激也感动,因此不管他是不是项羽、不管他会不会被覆灭,这一刻她身在曹营心也在曹营,就算扶佐曹操很衰尾,她认了!

  她不否认自己很奇怪,怎么会和上司谈论前男友,并且谈得兴致勃勃,而且这不是第一次,不管是上次或上上次、上上上次,他随口一问她就像倒豆子似地哗啦啦把所有和立勋相关的记忆给倒出来。

  不知道是因为他倾听的态度太认真,还是因为她始终缺少一个人和自己讨论,不知不觉间,她把他当成闺密,分享她人生中最不愿意丢弃的一段。

  ***

  宋祺军打开饭盒,是他很喜欢也经常光顾的那一家,只不过今天他有点失却胃口。

  那天,语屏小心翼翼对他说:“立杨要进公司上班,我和他说好要给他带午餐,如果不是太麻烦的话,我可以顺便帮你送午餐吗?”

  很奇怪的逻辑,她为他送便当明明是她麻烦、他方便,怎么话会颠倒成这样?看着她小心谨慎的模样,他的心微抽。

  语屏是个好女人,出生在麻豆乡下,和他舅舅家是邻居。

  他从小就有大志愿想要努力脱贫,国小时期和母亲在菜市场卖菜,高中时期已经独立经营一个菜摊,还雇表姐来摆摊,他赚钱养家、赚钱念书,他比多数人都拚命,大学毕业时企业争相聘请,但他野心勃勃不甘屈居人下,只在某间企业做足三年,累积人脉和历练后就在舅舅的介绍下娶了语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