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对于媺华的答案,宋立杨气得咬牙,还说没有不看好他,她分明就是没把他看在眼里。他瞪她一眼,问:“让一滩死水复活的最快方法是什么?”

  媺华回答得飞快。“把它抽乾。”啊啊,杂志社快倒了,身在曹营心在汉,曹营一乱她就要归队,不要死在这边。

  如果不是打女人太孬种,他会考虑在她屁股上抽两下。“剩下烂泥要怎么复活?”

  “所以呢?”

  “要快速搅动它。”

  “搅动只会把死水变成混水,不会变成活水。”

  “水不混,我怎么把里面的鱼虾捞上岸。”

  “死水里面还有鱼虾?敢情鱼虾都不用呼吸的啊。”她撇撇嘴,冷播回应。

  凭心而论,他今天的表现很杰出,但态度太过犀利,她比较欣赏总裁的作法——杀人不见刀。那种杀了人,死者家属还会对凶手感激涕零的最高境界,身为总裁儿子的他还得再学学。

  虽说初生之犊不畏虎,但她深切盼望,不会转个身,这头不知死活的小牛仔就被外头那些老虎家族们啃得尸骨不存。

  “不喜欢这个比喻?行!换一个,盖新大楼之前得先把旧大楼给打掉。重大破坏会在重大建设之前出现。”

  “那你得烧香求佛拜地基主,在新建设之前,不会被重大破坏给活活压死。”

  “我可以把这句话解释为你在关心我?”

  “不,我在关心自己,工作难找,换新工作资历要从头熬起。”

  媺华叹气,有志向很好,但志向过了头也会让人忧心忡忡,辅佐阿斗很危险,辅佐曹操一样很衰尾,这年头还是不要强出头,一天一天熬年资,熬到老熬到死,平平淡淡过日子比什么都幸福。

  见她那要死不活的模样,他忍不住摇头,手指往她额头一戳,出声骂:“没出息。”

  冷气还在吹:电灯还在亮,停电的是媺华心底那部发电机。

  她呆呆望住他,呆呆看着他停在半空中的手指,明明就是不一样的两个人,为什么她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有没有可能是穿越?有没有可能是六年前的立勋附身,他换个身分、换了场景两人的爱情重启?

  但小说的情节终究不是现实生活,她的熟悉感只是来自于过度思念,就像每次经过麦当劳她就会酸了眼眶,即使那不是他们首次约会的那一家。

  他呐呐地放下手,知道这个动作太亲密,超越了两人的交情。

  过去两个星期,他们配合无间、默契十足,虽然他们除公事之外多了不少新话题,虽然他们一天在一起的时间超过十二个钟头,但他们就是上司下属,过度的动作并不合宜。

  发现她的尴尬,宋立杨转开话题问:“开会时,我听见我的手机在响。”

  “对,宋妈妈打电话来,说今天不能帮我们送午餐。”

  自从宋立杨来公司上班,梁语屏天天给他们带来营养好吃的午餐,如果他们要加班,她也会再跑一趟送晚餐。

  她半点不觉得辛苦,还笑得一脸满足,说道:“好像回到立杨上国中、国小的那段时间,那时候我天天到学校和补习班给他送便当。”

  媺华从梁语屏嘴里听说,宋立杨在国一时功课还很不错,谁晓得后来交到坏朋友,叛逆得让爸爸妈妈伤心不已,搞怪到学校老师想设个猪栏将他圏禁,然后一步错步步错,直到那场车祸将他的一生重新挽回。

  唉,也许他的论调是对的,重大建设之前,得先有重大破坏。

  “为什么?我外公的病情有变化?”他拧起眉,急问。

  “没事,是老爷爷嘴馋,想吃宋妈妈做的猪脚冻。”

  “高血压都快控制不住了,还吃那么油。”他低声抱怨。

  他的抱怨是源自真正的关心吧?叛逆期过去,终于理解亲人的好,成长果真需要用代价换取。“与其在这里抱怨,不如找时间回去看看老人家。”

  “我知道。”他点点头后问。“中午要吃什么,我请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