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无数次的提醒,将她的理智拉回若干。

  媺华扯扯脖子上的Hermes丝巾,不知道是冷气突然坏掉还是她的身体被病毒入侵,身体每个细胞都感觉热浪侵袭,如果他继续靠近,她的汗水会迅速清洗她化过妆的脸,她不怕素颜,但她害怕汗水融化睫毛膏在脸上释放出无数条黑色泪水线,她可不想在新Boss上任的第一天就把他吓得心脏萎缩。

  于是她退后两分,可他在挑了挑眉梢后,又前进三分。

  这下子,他们之间连五公分距离都不剩,汗水狂飙,她倒抽一口气狂退,整个背贴到椅背间,然后他们之间隔着一个办公桌和一部电脑,他想近身攻击还得穿山越岭。

  他看着她惊惶的脸庞,笑着退回原处走到她桌边,线条完美紧实的臀部坐在她桌沿。

  他们再度靠近,他的气息迫人,慌乱间,她拿起咖啡狠狠灌上一大口,然后起身端着咖啡杯从办公桌另一边走往吧台,她一面走一面说:“咖啡没了,我去倒,总编也要吗?”

  她的口气和她的心一样,带着几分纷沓凌乱。

  “咖啡是好东西,少饮有益心脏,但多饮对身体有害,你不想六十岁就得骨质疏松症在轮椅上渡过漫长一生,就少喝一点吧。”宋立杨说。

  他的话是好话,却像一根根细针狠狠戳上她的背,媺华猛然回首,心底、口里的纷乱飙上眼底,她不想哭,她怕黑泪吓死新Boss,但是她抑制不住酸意在鼻眼间成形——

  立杨又喝咖啡了,为了赶报告、月考、打工、照顾杜阿姨,他可以连续一个星期只睡两个钟头,但他是人不是神,强打起来的精神需要靠咖啡来维持。

  看着他桌上的咖啡空瓶,她有些生气和很多的担心,她趴到他背上抢走他手上的咖啡,仰头喝个精光,她的脸贴在他脸上,他未刮的胡须刺剌的,摩擦着她嫩嫩的脸庞。

  她说:“咖啡是好东西,少饮有益心脏,但多飲对身体有害,你不想六十岁就得骨质疏松症在轮椅上渡过漫长一生,那就少喝一点吧。”

  他一把将她拉到腿间,低声说:“可是没有咖啡因来相挺,我熬不完这一天。”

  那是心理作用,她这样想,但这话肯定说服不了他,因此她挤眉弄眼,摇摇空瓶子,挑衅说:“没办法,咖啡被你最爱的女人喝光了。”

  他低头想了想,说:“你嘴里还剩下一些。”

  她还来不及反应,他已经捧起她的脸,给了她一个令人头晕目眩的法式热吻,那个吻太烫,像刚煮开的热咖啡,醇厚的香浓在他们嘴里漫开,浓冽了她的心、他的眉眼……

  媺华定定地望向宋立杨的眉眼,她不知道自己企图寻找些什么,只知道自己的心像被机器给扭绞过,疼得不知所措。

  他笑着回望她,拿起桌上的照片,笑嘻嘻地问:“这个男的,是你那个迷路的老朋友?”

  ***

  从会议室出来,媺华的视线被宋立杨的背影黏住了,她的脑子里重复问着同样一句——那是他吗?还是他被别的灵魂占据躯体?

  过去两个礼拜,他们从早到晚做着同样的事情,开会、拜访客户,开会、再拜访客户。

  拜访客户时,他很能装,装绅士、装温文、装厉害,在假装这个区块里,她对他没有任何质疑,所以他得到多数客户的支持,她完全能够理解,她比谁都清楚,他这种人适合走演艺圈。

  至于开会时,他通常不说话,以倾听为主,偶尔提出几个问题让大家集思广议,这种没有伤害性且刺激不大的会议,自然开得皆大欢喜。

  基层员工认为这位新总编脾气不错,亲切、乐于和底下人沟通,中级员工相信只要依过去的方式行事就不至于有大问题,高阶员工想得比较多、比较复杂,不过终究是松了口气——空降部队毕竟太菜鸟,日后要倚重他们的地方还很多,就算他是老板的儿子,若是敢太过分,辞呈一递、闹到二十七楼,就会有人下来安抚。

  到时候菜鸟难看、老鸟昂声,底下的人自己会明了,重要决策得听谁的。

  没想到……没想到今天的宋立杨像小丑鱼套上大盔甲,拿起金箍棒刷刷刷的把一群老鸟吓得说不出半句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