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然而更多的时候,她写完信,默默潸然泪下。

  她问过自己千百遍,为什么他要这样对待她?他可以不喜欢她,他有权利对她提议分手,但他不可以莫名其妙消失啊,害得她时时问自己,到底她是哪里做错?

  突地,一个赌气,她把上面三行字删除,然后飞快敲打键盘。

  她告诉杜立勋自己今天做了什么,她钜细靡遗地形容了二世祖,她甚至夸大他的俊美、他的温柔和体贴,她打字打得飞快,有许多感觉根本来不及体会便已经化成字体出现在电脑萤幕上。

  接着她没再多看一遍,咬牙,把信寄出去、关机!

  然,在萤幕出现一片漆黑后,她盯住反射出自己五官的黑暗萤幕,咚!豆大泪水落在键盘上。

  她咬牙,暗骂自己一声白痴!

  对,就是白痴,否则她怎么会以为用一个陌生男人就能激得了立勋出现,怎么会以为四年不见面的男人,还会为她心生嫉妒?

  她是白痴,真真切切、童叟无欺的白痴。

  推开椅子,媺华躺到床上,沐浴乳播播的香气传进鼻间,疲惫地闭上眼睛,她告诉自己——会的,等她写信的间隔从一星期变成一个月、半年、一年……她的心再不会受他控制,她将要见异思迁,到时,她的爱情也会跟着时过境迁。

  ***

  都已经说过要见异思迁、时过境迁的,媺华还是忍不住在上班途中,在85度C买了个六寸蛋糕摆进茶水间的冰箱里。

  因为今天是杜立勋的生日。

  杜立勋是个确立目标后便会排除万难,使命必达的男人,所以不管他有没有钱,企管系的学长姐学弟妹们都相信他将来会变成大富翁,他不会赚22K,他会在三十岁之前成为主管,五十岁变身为企业大老。

  媺华插上蜡烛,看着跳跃的烛火,他已经二十八岁了,还有两年时间完成大家眼中困难重重的任务。

  拔掉蜡烛,她没切蛋糕,而是拿着叉子一口一口把六寸蛋糕给塞进肚子。

  那年他过生日,她买蛋糕在租屋处等他,他忙得乱七八糟,出现时已经凌晨一点钟,他敲开她家大门,看见她嘴边沾满奶油,他侧身歪过头,发现桌上的六寸蛋糕剩下没几口。

  不是她的错,是他爽约,她心底知道不应该抱怨为生存而忙碌的男人,但是身为女朋友如果连为这种事耍点小脾气的权利都没有,那女朋友这三个字未免有些可悲。

  他进屋接过她手中的叉子,笑着把剩下的蛋糕吃光光,然后捧起她的脸说:“谢谢你为我过生日。”

  “我本来想把蛋糕丢掉的。”她重申一句,彰显自己的怒气。

  他却揉揉她的头发,笑得眉眼眯眯地说:“我很高兴你是吃掉不是丢掉,勤俭持家的好女人很难找,却让我选到了,我敢预测我们以后一定会存很多钱,让我们的儿子当富二代。”

  他俯下身舔去她嘴边的奶油,然后吻了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身上的薄荷味,他的吻很干净、很清新,有黑人牙膏的味道,即使他们嘴里还拌着鲜奶油……她喜欢他的吻,一如喜欢他这个人,她乐意接受他的吻也很乐意回吻。

  然后,一笑抿恩仇,她忘记对他发火。

  直到激情褪去,她看见桌上的蛋糕空盒,才闷闷地丢出一句,“以后你再这样,我就要一个人把蛋糕吃光光。”

  他大笑,因为她的脾气太好打发,他用额头抵住她的,轻声说:“放心,我发誓再不会出现这种状况。”

  他说谎!

  从他离去那年算起,她已经独自一个人嗑掉四个六寸的鲜奶油蛋糕。

  任何女人都会想要惩罚这种不守信用的男人,她想过一千种办法企图惩罚他,但到后来才发现原来她能够惩罚的,只有自己。

  Lily眼睛底下有浓浓的黑眼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