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她的动作很优雅、她的笑容很柔和,她的口气没有在车子上时挑衅,这明明是好现象,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她身上看见哀愁。

  他离开座位快步追上前,走到她旁边问:“你饿不饿,我请你吃麦当劳。”

  “我不饿,而且宋妈妈的麦当劳肯定比外面的好吃健康。”她偏过头对他灿烂一笑,这是这个晚上第一个发自真心的笑容。

  对上这样的笑靥,宋立杨的心情松快,他走在她身旁一面四处张望一面问:“你住在这里很久了?”

  “嗯,六年。”

  她低头数着自己的手指头,一二三四五六,六年,她可以从小一念到毕业,从儿童进入青春期,人生最多也不过十几个六年,她却花掉一整个六年来守候一段没有结局的初恋。

  “从大学时就开始住?”他看着她的头顶,猜测她突如其来的忧郁。

  “对,没搬离开过。”她深吸一口气,再抬头时脸上依然挂着笑。

  但宋立杨看得出来她的笑容里已然失却真意,并且添入播播哀戚。“对这里这么有感情?”

  “六年,又不是六个月,感情是一定有的。”

  “可是这里离MATCHLESS有点远,为什么不搬?”每天把大量时间耗在交通上,不划算。

  “离开的话,我会担心。”

  “担心什么?”

  “担心一个老朋友找不到我。”

  她以为他要回答,“你白痴哦,有电话、E-mall、Line,现在又不是中古世纪,脸书都可以把多年失联的朋友给联系起来,怕什么?”

  所以她又补上两句,“我怕他和你一样,忘记过去、忘记我……”

  他垂下眉头,说得既现实却也真实——

  “如果他已经记不得你,怎么还会记得这个地方,恐怕他不是遗忘而是放手。”

  在二世祖的陪伴下,媺华回到租屋处,关上门旋身,在灯火乍亮那刻,她有片刻怔忡。

  为什么不搬家?她用立杨的话自问。

  她已经离开学生时期遥远,他再不会突然出现,不会两手支着后脑杓躺在她的床上冲着她微笑,更不会坐在她身边一笔一笔替她画考试重点,不会轻轻把她拥在怀里说:“别担心,什么事都交给我,你只要当个无忧无虎的小公主就行。”

  这大概是她始终无法放手过去的原因,在她的记忆里只要有他的影子在,她便有受宠的甜蜜感。

  只要是女人就会想要当小公主,就会想窝在男人怀里,任外头天大的风雨也打不到自己,但不是每个女人都有足够的幸运,有个愿意为她承担责任的好男人。

  曾经,她有一个,但后来一不小心遗失了。

  她拚命找不断找,那段日子只要有无名男尸出现,她就会怀疑是不是她的男人,她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不知道为什么他的信誓旦旦会消失不见,她假设、猜想、怀疑,她甚至替他编造藉口,可是已经四年了……她还能够等多久?

  最近,这样的等待让她倍感心力交瘁,她害怕等不到尽头,害怕等来一个悲剧,她鼓舞自己坚持的女人会迈向成功路径,但是她也明白在爱情里面这并非正确定律。

  媺华揉揉发酸的肩膀,放下包包垂头丧气地走进浴室。

  水流哗啦哗啦,她闭上眼睛,感受水柱打在肌肤上的微刺,眼泪不知不觉滑下,今天晚上,她特别想念他……

  洗过澡,她坐到桌子前面打开电脑,打开雅虎信箱点入最熟悉的那个帐号,她盯住电脑萤幕下方的数字等待,等待十二点过后,日期更新,她在上头打下一串字。

  立勋,生日快乐。

  四年了,我没放弃过等待,我必须相信你会回来,否则生命就会变得灰白空洞……

  她经常给杜立勋写信,写心情、写工作、写烦恼也写快乐。

  自从他离开之后,电话不通、手机不通,只有E-mall能够传递,但它真的把她的心情传过去了吗?

  不知道,因为她不曾接到任何的回覆。

  而她也从一天一封信,变成一星期或者更久才写一封,字数也从动辄两三千字变成寥寥数语。

  因为得不到回应,让她觉得自己是在对空气喃喃自语。

  好几次,她恼怒地对自己破口大骂——不要写了,你以为自己是网路作家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