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他在国外念书的时候很荒唐,但他在我身边的时候我管不了,他不在身边,我又能怎样?我既担心又害怕,那段日子我经常埋怨自己,这一辈子我到底做过什么好事情?”

  “我没有上班工作,家事有阿姨帮忙,我没有经济压力,没有婆媳问题,我大概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但是这么轻松悠闲的我连丈夫的心都没办法拢络,连儿子的品性都没办法教好,我有什么立场批评立杨荒唐?”

  曾经她满心怨恨,丈夫风流外遇、儿子不听话,她就算穿金戴银、用名牌伪装自己也隐藏不了自己满腹苦水,她恨、她抱怨,她宁愿和丈夫吵吵架,可惜祺军只会用一脸不屑鄙夷的目光望她,让她倍感挫折。

  “后来朋友拉我去做义工,我参加慈济听师父开释,渐渐明白一些道理,心灵有了归依,所有的负面情绪慢慢被导正,我帮需要帮忙的孩子,我成为他们的贵人,然后打心底相信总有一天在我的儿子需要时也会有个贵人拉他一把,宗教信仰让我收敛脾气,让我想通许多事……”

  她明白自己和丈夫之间的距离不是一天造就的,而是一月月、一年年累积出来,当年她理直气壮做出的决定,恰恰是分裂夫妻感情的最大原因,她以为不提不说,裂痕终将被光阴冲淡,殊不知冷漠淡然只会让彼此的心渐行渐远。

  然而说到底,祺军终究是有情有义的,那么多年过去他始终没提过离婚,他尽职地提供一个优渥环境让她能够做想做的事,也让她的娘家父母兄弟不因为她而担心。

  他没有企图改变她的身分、没在外人面前轻贱过她,她还有什么不满意?虽然……凭心而论,她的确远远不如他身边的那些女人呀。

  何况别人不知道她岂会不懂,祺军娶她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她父亲是个土财主,父亲疼爱她,乐意为女婿卖掉大笔土地,替他筹出一笔创业基金。

  多年过去,祺军不但还清当年那笔借贷还提携了她娘家哥哥弟弟,梁家之所以能够发迹,和祺军有着绝大的关系,因此梁家上下对祺军心怀感激,光是这笔恩惠她就偿还不清。

  年轻的时候,算命先生说她会嫁个好丈夫、会福荫丈夫,她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给祺军带来好运,但她至少学会了不埋怨。

  “那场车祸改变立杨,虽然他不记得我和他爸爸,虽然他刚回家时像在抗争什么似地脾气又冲又拗,经常板着脸不理人。但师父的话我牢牢记着,我不求回报,一心一意对他好,因为师父常常对我说,人心是肉做的。所以我常待在床边给立杨说话,说师父的话、说我的心情,说他不快乐我会心疼,起初他听不进去,满脸的不耐烦,偶尔还会顶上几句,可是我知道他有在听。”

  “我给他做饭,他不爱吃,我就重做、重做、再重做,做到他满意,一天天、一点点,他有了些许改变,然后我带他一起去做义工,让他看看世界上有多少可怜人,有一天他突然对他爸爸说‘你给我找老师上课吧,我想进公司’。”

  “媺华,你能够想像吗?当我听到那个话时心里有多激动。他对我越来越好,事事替我着想,有时候还会为我和他贫贫杠上,你也知道的,你们家总裁长得好,气度潇洒、风度翩翩,加上世面广、人脉阔,外头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欣赏他,难免会……传出一些事情。立杨曾经为这种事同他爸爸吵过,所以才会对你说那么过分的话。毕竟总裁和秘书……”

  容易引人遐想?媺华连忙摇头,“那是宋公子没见过总裁工作时候的态度,总裁一进公司就像机器人,半点差错都不允许,我们每天上班都神经紧绷,分分秒秒到不行,不会有宋公子想的那种事。”

  “我知道。”过去几年她走出贵妇圏、走进社会,看得人多,怎么会不明白眼前的女孩是什么人,何况她还是祺军刻意带在身边培养两年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什么锅配什么盖,你是怎样的女孩子,宋妈妈一清二楚,你不必担心也不需要解释。”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什么锅配什么盖?

  如果这是正确定律的话……总裁那种人就应该配Lily姐?型号A和型号B机器?

  顿时,媺华想像Lily赖在总裁身上撒娇的画面,想像Lily说:“阿那答,人家喜欢那个Cartier豹头手镯,你给人家买嘛……”

  媺华忍不住从头顶到脚底冒出鸡皮疙瘩,像受到严重惊吓似地连连摇头,把那个想像画面给摇出脑袋。

  如果让Lily知道她想像过这种事,肯定会从她的Calvin Klein金色压纹真皮波士顿包里拿出一把镶钻的手枪,砰地向她额头正中央开枪。

  而当她的脑浆四溢,在长毛地毯上四处蔓延时,她会不屑地冷冷一笑说:“我果然没猜错,脑浆稀少、成分不佳,难怪想的全是些没用的东西。”

  “媺华,我替立扬向你说声对不起。”

  “没事的,我不会放在心里。”梁语屏的道歉拉回她的思绪,她端起盘子,笑着转移话题问:“宋妈妈,我可以再来一份吗?”

  “你喜欢我做的派?”

  “喜欢极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