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两人一言一句搭来搭去,不过骂虽骂,不爽虽不爽,Zack确实有两把刷子,他认真起来每个角度都专业、每张笑脸都迷人,如果媺华没看走眼的话,PEUTEEY这季会卖到翻。

  在他愿意合作下,进度奇快,几套衣服一下就拍完,摄影师松口气喊收工时,小女模才真正敞怀笑开,和这种“神”工作肯定很累人。

  Zack去换衣服卸妆,媺华把小陈帮她买来的劲辣鸡腿堡餐里附的可乐交给小汪。

  “这个给Zack,我说过只请他一个人的。”

  放下可乐,任务完成。

  媺华一个俐落旋身离开摄影部,她没多少时间吃东西了,弄完手边的工作还得赶回家洗香香,换上老板规定的名牌制服,亲自上阵应付二世祖。

  她加快脚步,在心里盘算接下来要做的工作,有哪些可以带回家做、哪些必须在办公室里完成,哪些可以先搁一搁、哪些得事先预作准备。

  她想得很认真,低着头扳动手指,没注意迎面快步走来一个男人,两人都漫不经心,于是她撞进对方怀里。

  很浪漫唯美的场景,如果是偶像剧,眼前这位百分百是男主角。

  对方约莫三十岁出头,戴着一副金框眼镜,看起来很斯文,他的目光炯亮,不太高,和穿上高跟鞋的媺华差不多。

  媺华知道他,他叫做谢亦廷,是海归派代表、杂志社新聘的高阶管理。

  他冲着她微笑,说道:“这位小姐……很眼熟,我们认识吗?”

  她想也没想,话就从嘴边溜了出来。“先生,你觉得我眼熟是理所当然的,我们都是这间公司的员工,来来回回已经错身过几百次。”

  “既然这么有缘,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她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她的眼光不像Lily,有惊人的杀菌力,并且在她眼皮子底下,所有男人都是细菌。

  “需要考虑这么久吗?要不,留给我手机号码,晚一点我再打电话确定。”

  媺华笑着摇头,回答,“我一年大约会碰到五、六十个男人搭讪,平均一个月会有四到五次的艳遇,但你是我见过,搭讪技巧最烂的一个。”

  她刻意让口气听起来高高在上,把下巴仰得像只骄傲孔雀,损人的话不给人留余地。这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她已经快变成第二个Lily姐,不过,谢亦廷的搭讪技巧很烂,是真的。

  “所以代表我有改进空间,现在不行,也许以后会让你惊艳。”他没有被她的刻薄吓倒。

  “今天晚上我要代表公司去参加慈善义卖会,你觉得我有时间和你吃饭?”

  “这是藉口。”

  “这是事实,如果是藉口,我会说晚上我要和男朋友上床,没时间力气奉陪。”她直直望住他,用坚定的表情让他确定再确定他不是她的菜,并且她是个挑食的女人。

  谢亦廷点点头,他是个知道进退的男人,退开两步与她错身而过。

  媺华提着手上的麦当劳继续往前走,走进电梯关上电梯门,她将纸袋封口打开一些,麦当劳的薯条香气在电梯里充斥,让她想起人生第一次被搭讪……

  大一是人生中截然不同的阶段,突然从学校教室、补习班教室和房间三个小小的方格里跳脱出来,世界变得好宽阔。

  媺华无法抵抗这种自由空气,因此在多数同学赖床到第一堂课过一半才会姗姗来迟时,她却天天早起,买一份早餐坐在学校的小湖边欣赏美丽的大学校园。

  这天,媺华早上没课,她依然做着相同的事——坐在草坪上背靠在树干间,拿着从图书馆借的小说,一边吃早餐一边阅读,享受宁静的清晨。

  然后,生命中的第一次搭讪出现。

  ***

  第一次搭讪、第一次惊艳,第一次,她的生命被一个男生留下深深的刻痕。

  他走到她身边坐下,距离不太远不太近,既不让她感觉压迫也没让她觉得客气疏离,他推推近视眼镜,笑得自然纯粹,而她的视线落在他刚毅的下巴上,发现他是个很有男人味的男生。

  他说:“学妹,你有没有听说过,企管系三年级有位叫做杜立勋的学长?”

  她点点头,这个人的大名如雷灌耳,打从她进企管系的第一天就不断听到他的名字。

  听说大一时,他便开始参加校内校外大大小小的专案比赛,并且经常榜上有名,校长还为此颁奖给他,说他为校争光。

  听说大二时,他当上篮球队长,把系篮从最后一名带到前四强,那时开始有许多学姐、学妹想追求他,最辉煌的纪录是一天发出四张好人卡。

  听说他功课相当好,大一、大二两年都拿到书卷奖……

  这是个优秀的学校,也许他杰出,但并不是“最”杰出,或者“唯一”杰出,但是好人卡事件让他声名大噪,因此许多女孩子暗恋他却不敢表明态度。

  背地里传颂他事迹的人越来越多,所以直属学姐对她陈述完他的传奇事迹后,以过来人身分,好心好意地补充几句,“学妹,为了你好,别嫌学姐唠叨,千万别对立勋学长有什么额外想法,他不会接受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