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试用恶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鞠躬弯腰,频频道歉。“对不起,Lily姐,你要的Hermes那款Un Jardin sur le Nil香水我找很久才找到,回去后一定马上检讨,下次绝不会发生同样的事。”

  Lily没应声,她播播地看着对方,看得对方上了妆的脸还能慢慢透出粉红光彩,她现在羞愧得很想死。

  Lily的眼光,她懂,媺华也懂,那叫质疑,质疑既然东西都有建挡,怎么还会找不到?只见对方汗水大颗小颗沿着额头滑入颈间,再顺势汇聚于胸前……

  媺华望望Lily、再看看送衣服过来的吴小姐,犹豫着想帮她讲两句话,又怕炸到地雷会腿断魂飞,幸好Lily的时间很宝贵,拿来生气太浪费,没多久她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在对方薄薄的衬衫湿掉一大片后,挥挥手让她“平安”下楼。

  Lily挂掉电话看一眼腕表,说:“把东西拿去吧,白色那两袋是宋公子的,黑色那三袋是你的,包包、鞋子都搭配好了,这套衣服可以在脖子上搭一条丝巾,上次给你的那条GUCCI还不错。”

  “我知道了。”

  “摄影组刚打电话上来求救,你亲自到楼下盯一盯。”

  求救?她也想求救啊,Zack那种人就是专门用来制造别人的万般无奈、头痛欲裂啊,擞华叹气,她实在不乐意去应付,她试图再为自己努力一次。“Lily姐,只有你能收服得了Zack,是不是……”

  “总裁后天下午出发,你以为我有闲时间去应付一个讨人厌的男模?何况……”

  她从要给媺华的纸袋里拿出那瓶Hermes的Un Jardin sur le Nil香水,意思是,没有让媺华做白工,她对她,可是慷慨大气得很。

  这点,媺华无法否认,总裁的指令是让Lily每个月帮她挑几套衣服鞋子,可没让她连香水、丝巾、化妆品都挑齐了,所以总裁对她好、Lily对她也不赖,要知道女孩子每个月光花在这上面的消费就足以吓死人,有公司的接济,不管是不是二手货她都很满意。

  她曾经为此特地买蛋糕来感谢Lily,她看一眼蛋糕,怪叫一声,“反式脂肪!你这是恩将仇报还是在诅咒我完美的乳房?”据说反氏脂肪是造成乳癌的重要原因。

  当时媺华乖乖地把蛋糕收进茶水间的冰箱里,不能荼毒Lily的乳房,她只好带回去荼毒自己,反正……她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胸口,也没有多少东西可以毒害。

  Lily瞥了一眼又不知神游去哪的媺华,轻飘飘地丢过来两句,“你不必谢我,反正化妆品放太久也会过期,丢在垃圾桶不如丢在你脸上。”

  呵呵,原来她的脸和垃圾桶是异音同义词?

  媺华又看一眼Un Jardin sur le Nil香水,认命地叹口气,说:“知道了。”

  ***

  媺华一踏进摄影部,助理小陈就快步向她走来,她憋住气在媺华耳边低语,“该死的Zack,我们已经把花、伞、灯光、桌子……能换的东西全换光了,他还是不满意,这是不让人活嘛。”话说完,又用一句重重的叹息声作结束。

  摄影师的白眼已经翻到快看不见黑眼球,一把艺术胡子飞翘,他忿忿咬牙切齿对媺华说:“妈的,他喝水要喝CHATELDON,巧克力要吃Noka Dark,空气要不要吸阿尔卑斯山的?阳光要不要晒喜玛拉雅山的?”

  短短几句话,媺华确定摄影师已经被惹得不是普通毛,她拍拍对方的肩膀,无奈笑道:“你千万不要做这种提议,否则他真的会要求你办到,他不是普通人。”“对,他不是人,他是魔鬼!”

  淡然一笑,她转头寻找凶手。

  今天要拍摄的是一系列Peuterey的男性衬衫,今年的秋冬新款。

  Zack悠闲地斜靠在沙发上,一边喝着他的助理小汪递过去的CHATELDON气泡水,一边抓着桌上的玫瑰花凑在鼻间嗅闻。而和他一起入镜的小女模满脸委屈地站在旁边,只差没跪地打扇,高喊几句万岁万岁万万岁。

  媺华不确定自己有本事搞定Zack,但确定Zack有欲望征服自己,因为她是内部女员工中少数不被他那张帅脸迷得头晕目眩的,而他强烈的自我感觉良好,谁不被他迷倒,他就像捜集游戏卡少一张般心情超不爽。

  发现媺华,Zack把水递给了小汪,并朝着她展开双手,笑眯了那双桃花眼。

  “原来你闹东闹西,只是为了把我从二十七楼给闹下来。”媺华的笑容里面,带着隐性狰狞。

  “我哪有闹东闹西,不就是拍摄不顺利嘛。”

  发现媺华对他展开的双臂没有反应,他呐呐地把手收回来,在胸口前交叉,配合纤细优美的身形就是一幅养眼画面。

  他帅得天妒人怨,可惜不是媺华的菜,他的脂粉气息太重,而她喜欢刚毅的男人味。

  她指指已经全数换过一遍的布景问:“好吧,Z大牌,请问哪里让你感到不顺。”如果是月经问题,她包包里有四物玫瑰飲。

  “不就是搭挡嘛,半点经验都没有,做出来的表情像死鱼,公司不知道在想什么,怎会派这种人和我合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