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八十一


  她不快乐,自从跟在他身边之后。

  他用尽最大的力气想带给她快乐,她是个温柔随和的女子,知道他很努力,也努力让自己表现出快乐,只是她的快乐入不了心,她的笑进不了眼底。

  如果那年贺小六嫁给自己,情况也会是这样子的,对吧?

  她尽心尽力,却把心情演得一塌糊涂。

  凤天岚突然间觉得索然无味,好像抢来一个不好玩的玩具,想丢,却舍不得自己曾经花费那么多心力得来;想留,却又觉得无趣。

  原来强扭的瓜真的不甜,咬进嘴里,苦在心里。

  不喊苦,只是因为他还骄傲地端着,是因为……不敢说出口的罪恶感在心中酝酿。

  没错,他确实对凤天燐感到罪恶。

  长久以来,他认定凤天燐对不起自己,把小时候的嫉妒合理化,一边扮演凤天燐的好哥哥,却一面算计他。

  他当然知道凤天燐虽然骄傲得人憎狗厌,却再重感情不过,所以他利用这一点争取所有对自己有益之事,利用这一点悄悄地掠夺凤天燐的势力,也利用这点害得凤天燐差点失去性命。

  他恩将仇报,还觉得自己有理,谁让凤天燐害死他的贺小六。

  可事实揭穿,他被当头棒喝。

  原来害自己失去幸福的不是凤天燐,而是他严重的自卑与妒忌心。薛蕾的谎言不过是导火线,倘若他不自卑,倘若他有几分自信,那么理智就会做出分析,分析出小六和凤天燐不会背叛自己。

  他错了,因此对凤天燐感到歉意。

  “想回去吗?”凤天岚问。

  孟孟揺头,她从不奢望不该想的事。“我输了交易便该如此。”

  凤天岚哈哈大笑,这就对了,他都变成鬼了,她还不愿意背叛誓言,那当年的她怎么会为了爱情背叛自己?

  错了,大错特错,是他亲手断却手足之情、断却夫妻恩义,是他斩断自己的幸福,怎能怨恨旁人?

  他长叹一声,转头面对孟孟,“小六,再陪我几天你就回去吧,你的阳寿未尽,我这样做有违天道。”

  孟孟诧异,他想通了?“那你呢?”

  “你担心我?”

  孟孟下意识点点头。

  她的点头带给他莫大安慰,她还是当年那个善良的、肯为自己挺身的小女孩。

  “我在人世间已经飘荡太久,疲倦了,我想重新开始,也许新的人生会有值得我等待的女人。”

  孟孟不再淡定,她笑开,握住他的手说:“对不起。”

  他揺头苦笑,明明对不起的人是自己,没想到却被她抢先说出这一句。

  “谢谢你让我放下仇恨,你说的对,善因远远比恶缘好,往后好好和三弟过日子,珍惜得来不易的幸福。”

  孟孟点头,柔声回答,“我会的!”

  远方,正在为孟孟擦手的凤天燐忽然停下动作,片刻后傻笑不已,“孟孟,我没看错,你笑了,对不对?”

  “再一会就好,不怕,我在这边,哪里都不去”凤天燐抱着孟孟,为她擦着额头汗水,只是他看起来比她更紧张。

  孟孟笑着拍拍凤天燐的手臂,安慰道:“别担心,都第三胎了,没事的。”

  “可前两胎是儿子,这个是女儿啊!”

  凤天燐的汗水流得比产妇还多,看得纪芳忍无可忍,挥着手说:“出去、出去,帮不了忙就别在这里捣乱。”

  “哼!你丈夫可以陪你生孩子,我不能陪?什么道理?只许州官放火?”

  直到现在凤天燐还是深感怀疑,当年自己是哪条神经出错,怎会看上纪芳这种女强人?

  纪芳没好气地瞪他一眼,端起微温的参茶对孟孟说:“喝一点,保持体力。”

  凤天燐顺手接过,喂孟孟喝掉半盏后,把剩下的喝掉了。

  “参茶很贵的,你是产妇吗?”纪芳很不满,那人参是她送的!

  凤天燐不以为意,笑着亲亲孟孟的额头。

  他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孩子一起生,有参茶一起喝。

  这时,产婆扬声喊,“出来了,快出来了,夫人,再用把劲!”

  孟孟在下一波阵痛间咬牙使力,孩子从产道顺利滑出,不必等人打屁股,响亮的哭声传来,让两夫妻同时松了口气。

  剪掉脐带,产婆知道凤天破心急,用最利落的手法把孩子洗干净,放到孟孟身边。

  凤天燐看着女儿,看得眼睛都直了。

  他的女儿,他有女儿了!他终于能够理解当年上官檠初次见到女儿时那欣喜若狂、疯疯癫癫的心情了。

  纪芳看着女娃儿,笑道:“真漂亮啊,孟孟,咱们来定个娃娃亲,把她许给我家小三行不?”

  她家的龙凤胎,姊姊先出来,弟弟殿后,于是好端端的一个男娃儿成了小三。无妨啦,凤天燐当了那么多年的“小三”,也没看他真的变成小三过。

  “不行,她是我的。”凤天燐把女儿抱在怀里,怕被人抢走似的,叨叨絮絮道:“爹教你,天底下的男人一般黑,你得张大眼睛仔细瞧,千万别给骗了,不过不怕,有爹帮你把关呢,哪个不长眼的敢亲自送到你跟前,爹就揍得他后悔当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