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八


  白无常拍拍黑无常的肩膀,低声道:“还有一个月,如果凤天燐连这点委屈都受不了,他便没有资格爱我们家小六。”

  黑无常的脸黑得比平时厉害,他不满意这个女婿,只是女儿一颗心全数托付,他又能说什么?

  他苦笑揺头,对白无常说:“闭上眼睛。”

  “啥?”白无常没弄懂好友的意思。

  “我要搞小动作。”黑无常说得光明正大、理直气壮。

  “啥?”

  这次黑无常连回答都省了,弯下身轻轻地在凤天燐额头上吹气。

  冷冷的气体在凤天燐额头盘踞,像是在炎热的夏天泡进冰桶里,沁心的凉,清晰了他的心,通了他的七窍。

  凤天燐说不清楚是痛苦还是欢喜,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被沉淀了、安抚了、透澈了。

  “走吧。”黑无常说。

  屋子里重新安静下来,凤天燐虽然无法动作,却依旧听得清清楚楚。

  那是谁?一个月是什么意思?他们与小六是什么关系?他对自己做了什么?

  疑问一个接着一个堆积间,他的情绪也一点一点回笼。

  有了,出来了!暌违已久的心痛出现,他酸楚苦涩,心脏被狠狠地拉扯着、撕裂着,小六死亡时的哀痛重回到心中。

  疼痛一下一下敲击着他的神经,太多的情绪一股脑地往他的胸口强塞进去。

  脑袋里,小六、孟孟、于文谦、凤天岚……不断出现,陈年往事回到眼前,喜怒哀乐轮番上阵,好似地牛翻身,瓶瓶罐罐坠地,糖盐醋酱和成一片,他形容不清那神滋味,心底被太多的东西、太多的情绪压着。

  凤天燐呼吸急促,心跳如鼓鸣,恐慌像乌云狠狠地罩住头顶。

  他快承受不住了,彷佛身陷洞穴,纷纷落下的巨石压着他,教他无法动弹、无法尖叫,无能为力的恐惧压迫着他。

  冷汗淋漓,他像经历一场大病似的。

  这时,屋外东升的明月悄悄地洒落一片光华,光影温柔地照着他的身体,他无法睁开眼睛,却能感应月光的安抚。月光像孟孟那淡定的眼神,一寸寸抚平他的焦虑,舒口气,凤天燐渐渐缓了气息,然后……

  “你喝一口,我就喝。”

  “上面有规定,孟婆不能随便喝客人的汤,会被客诉的。”六号孟婆满脸委屈。

  “是我叫你试味道的,我会客诉你?你有没有脑啊?”他大翻白眼。

  她问,“你知道自己的身分、住处,或者亲人吗?”

  他闷声回答,“都不记得。”

  “那你知道要往哪里去吗?”

  他恨恨咬牙,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不、知、道!”

  孟孟怜悯的目光对上他的视线,片刻后叹气说:“你跟着我吧,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帮到你。”

  “你跟着我吧”这句话听起来满悦耳的,他笑了,笑得分外妖娆。

  接着场景转换,画面来到另一个地方——

  孟孟眉开眼笑,“你今天渡化这么多恶鬼,肯定会有福报。”

  他才不在乎渡不渡化,他在乎的是她鲜嫩可口的唇。

  手横过,他将她揽到自己胸前,低声在她耳畔轻道:“你就是我的福报。”

  “我不回去。”他说。

  “你要回去。”她说。

  两个人同时发声,同时震撼,也同时……

  她看着他,发愣的表情傻得很可爱。

  他仰头大笑,怎么搞的,一个又傻又笨又丑的女人,怎会让他越看越喜欢、越顺眼?

  “我不回去当三皇子,我要守在你身边一辈子……因为我不想忘记你。”

  他对她大喊,“我不想当皇子,听到没?我不想!”

  “我是在认识你之后才晓得什么叫做幸福。”

  “我不想离开你不是错误,你不可以这样对待我!”

  “你好残忍,你怎么可以因为我爱你就惩罚我?”

  这些场景一幕追过一幕,他想起来了,想起凤三与孟孟的爱情,想起他们的不离不弃,想起他们的约定,想起……他们说好要一辈子在一起……

  月华跌跌撞撞地冲进凤天燐的院子里,她泪流满面,哭个不停。

  “你干什么?一大早的,不怕惹恼主子爷?”李强一把将她拉开,低声警告。

  昨儿个夜里,贺姑娘出来的时候脸色不对,好像哭过似的。贺姑娘这样,主子爷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瞧,爷到现在还没起床,他们敢去打扰爷吗?

  月华急道:“我要自首,我要跟爷说实话,你放我进去吧,求求你!”

  她吓坏了,给爷下药的丫头碧玉昨夜投井自尽了。

  不该是这样的呀,碧玉前天才兴高釆烈对她说,薛姑娘允诺,等嫁进府里,要提她做一等丫头,她这么开心,怎么可能跑去投井?是杀人灭口吗?肯定是杀人灭口!

  碧玉死掉,接下来就轮到她了,她死去,此事便死无对证,她是做了亏心事,可她不想死啊!

  不行,她要求爷,要在被灭口之前把一切说清楚,让自己失去被灭口的必要性。

  魏总管踏进院子里,就见李强和月华拉拉扯扯,不成体统。

  他管不到李强,那是自家主子爷的人,但月华还是归他管的,因此他怒斥,“做什么?吵吵闹闹的,还有没有规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