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七


  凤天燐企图辩解,但他无法打开眼睛及嘴巴,只能急着、气着、怒着。

  凤天岚凑近他,寒意袭来,他笑得得意嚣张,“就算你听不见,我还是想告诉你,孟孟就是小六,她投胎转世了,虽然孟婆汤让她忘记过去,但没关系,我会让她重新爱上我。”

  六就是孟孟?!怎么会?凤天燐无法思考了,他的脑袋被轰成碎渣,组合不起。

  孟孟怎么会是小六?除了那双眼睛、除了处处包容他的脾气、除了千年不变的淡定、除了不喜争执的温柔、除了……是啊,他怎么没想过,孟孟就是小六的翻版?!

  一样的,她还是一样,希冀他开心、纵容他的蛮横霸道。

  她老说:“你啊,明明心软,为什么要让一张臭嘴坏了形象?”

  “猜猜我是怎么认出她的?孟孟比上辈子丑多了,不过我一眼就认出她,因为她耳垂上的两点红痣。你不知道的,対吧?她总是戴着耳环遮掩,可我看见了,在我侵犯她的那天。我一眼就爱上她的耳朵,我很高兴这件事只有我知道,这是专属我的秘密。”

  凤天岚满足地叹息,靠着床边坐下,轻佻地勾勾凤天燐的发,戳戳他的额,掐掐他的脖子,捏捏他的耳。

  活了一辈子,直到现在,凤天燐才能乖乖地任他欺负,这感觉……真好!

  “耍心计,你始终输我一筹。六说的对,在优渥环境下长大的你不需靠心机就能活得恣意,你不像我,在夹缝中求生存,得时时算计、刻刻陪小心,这样的我怎能不锻练出无比心机?凤天燐,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到这里完结吧,孟孟说的对,宁种善因,不结恶缘,我是真心感谢你把孟孟……不,把小六带回来。

  “打从你昏迷那天起,我便跟在你身边,我对自己发誓一定要拉你下地狱,如果双手沾满鲜血的我非得下地狱的话,身为好弟弟,你怎能不陪我同行?看着你的魂魄即将回归身体,我心有不甘。既然无法弄死你,我便不允许你完最后一刻,我拼尽全力抽走你的一魂一魄。”凤天风说着狠狠地拍了凤天燐一把。

  “那天是我第一次见识到小六的强焊,还以为与世无争的她性情柔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为恶,没想到为了护你,她拼着命不要,胆敢与我这个恶鬼相抗。咯咯咯,我还不知道她有这一面呢,原来她可以为你做这么多?这让我很生气!为什么不管是前世今生,她的眼里都只有你?

  “缺少魂魄,你将失去七情六欲,不会爱上任何人,不会在乎别人的想法,你会自私得令人憎恨。六并不晓得失去魂魄的后果,只以为你会不完整、不幸福。看她那样着急,我心中的恶念陡然升起,因为我不懂,为什么凡是与你有关的事,她就会失去淡定?我趁机与她做交易,让她和你打赌,若她能得到你的爱情,我便把魂魄归还于你;若无法让你爱上她,那么她的魂魄将归属于我!

  “这么大的事,她连考虑都不考虑便点头应下,只是与我讨价还价,说就算她输,我也得还你魂魄。你说说,小六是不是和前辈子一样傻气?交出魂魄,往后她将变成一个活死人,不言不语,只能睡觉哺息,这样子的她,你还会爱上吗?当然不会,你是高髙在上的男人,从来只取最好的,不肯将就次之,天底下的美女任你择取,你何必要一个没有灵魂的女子,对不?

  “我逼她和你打赌,希望她藉此看清楚你有多么自私现实、多么冷情恶毒,我乐观地想着,她将会对你失望,将会把爱情转移到我身上,可是……她没赢你,我也赢不了她,她真是固执到让人咬牙。”

  开了口,凤天岚叨叨絮絮说个不停,像在对失败者炫耀似的,也像在对自己的爱情做一番说明。他知道没有这个必要,但他就是想。

  想着答应过孟孟的事,他缓缓伸出手,把掌心贴在凤天燐额前,冰冷的掌心透出一丝暖意,接着,蓝色的光景浮现,慢慢地将凤天燐包围起,蓝光越来越盛、越来越盛,最终变得微弱、消失。

  他松开手,定定地看着凤天燐,“还你魂魄,孟孟归我,我们之间的恩怨纠缠到此为止,从此你我两清。”

  然而任谁也想不到,这一刻,凤天燐竟然张开眼睛。

  凤天岚没想到,凤天燐更没想到,只觉得像是有股外力支撑着自己似的。

  凤天岚以为凤天燐看不见自己,不料凤天燐的视线准确无误地与他对望。

  他有两分慌张、三分卑微,与过去每次面对凤天燐时一样,凤天燐的气热总是将他压得自鄙自卑。

  凤天燐开口了,缓慢而凝重,“我没有和小六幽会,更没有与她约定私奔,小六不愿我们为了她兄弟阋堉,不肯坏我名声。她说:“这辈子已无可挽回,纵然撕心裂肺,我仍会竭尽全力承担自己的责任。”她会扮演你的妻子,用几十年光阴还尽你一世情,而她与我约定来世再续情缘。她笑得凄凉,却道:“到时,我们要更珍惜彼此。”那次的见面,是我们对自己也是对彼此的交代。”

  凤天岚愣住,凤天燐说的与他听到的截然不同,怎么会如此?薛蕾明明说……不对,是凤天燐在骗他!

  他飘回床边,俯视凤天燐,冷笑不已,“你以为说几句谎话我就会放手?想都别想!那是我们之间的交易,她输了就要把灵魂交出来。”

  比起他,凤天燐笑得更冷,笑靥里带着浓烈鄙夷,“不敢相信自己被薛蕾愚弄?不敢面对真相事实?也对,谎言能让你替自己的错误判断找到合理的借口,让你为自己的野心权谋、失败落魄找到台阶。你就继续相信薛蕾的谎言吧,即使你心里比谁都清楚,我有多么骄傲,骄傲到宁可树敌也不屑说——”

  兄弟对视,凤天破不退让分毫。

  那年的事,他与小六都没错,凭什么要他们背着污名?

  两人的目光像是一场战争,渐渐地,凤天岚的脸从惨白转为青紫,表情从愤怒转为羞愧与怨慰。

  薛蕾……夺他一世幸福的不是凤天燐,竞是薛蕾?他理直气壮的报复,弄错了对象?是他的冲动害死小六,断却自己的一世安详?他的痛苦、他的失败,他人不人、鬼不鬼地在世间飘荡,全是……拜薛蕾所赐?

  薛蕾……薛蕾!

  倏地,凤天岚身上的黑气变得浓得化不开,四周空气转为压抑寒冽,阴气阵阵,魑魅魍魉叫嚣着,连屋外树上的夜枭也被这诡谲气息迫得扬翅远离……

  凤天岚消失后,凤天燐又回到无法动弹的状态,失去那股支撑力量,他的眼皮再度垂下,嘴巴再度关闭。

  黑白无常站在床边,表情沉重地望着凤天燐。

  原来这才是真相,原来他家小六对这家伙用情如此深,断却今世续定来生,不是月老从中做梗,是被小六遗忘的爱情拉着她一步步朝凤天燐靠近。

  这是天底下父亲最大的悲哀,不舍得女儿为情所苦,却无法阻止爱情让女儿受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