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六


  这药是纪芳给的,她不知道药效如何,更不晓得看起来已进入昏迷的凤天燐还能听见外界声音,她只想珍惜最后一刻,把所有想说却不能出口的话吐尽,“说实话,爷当人比当鬼好看,我充分理解为什么薛蕾见到爷,会在第一时间决定对我动手,她必须确保每个环节都不出错,方能安稳顺利地成为爷的新娘。

  “教养我长大的,是变成鬼魂的于叔和陆爷爷,在他们身上,我学会因果论、学会事事随缘,所以我不恨怨任何人,再愤怒艰难,我也只当是因果炼中的一环,试着淡然处之。

  但我恨薛蕾,不只因为那年她对我的逼迫追杀,害我无法立即回家,让娘的身子衰败得更快,更因为她为了嫁给你,设计陷害我,破坏我在你心里的样貌。我是那样认真地想在你面前当个好人啊!

  “当然,我知道这种想法并不好。这些天,我试着对她释怀,试着劝说自己,凡走过必留下痕迹,终有一天她会承受自己该得的果报,我不需要因为她破坏自己的修养,所以我不要生她气,但我无法不心疼爷,心疼爷得娶薛蕾为妻,得与她周旋到底。

  “不过,放心,你会没事的,因为你已经不记得了,我却记得清清楚楚,你曾渡化过一百多个在人世间流连不去的灵魂,这是笔大功劳,老天全看着、记着呢,他会让你平安喜乐,会化解你的劫数,所以你一定会没事。”

  浅浅一笑,她放大胆子弯下腰,轻轻地吻了他的唇。他的唇和那个时候……一样美好。

  这个吻触动了些什么,有什么东西在凤天燐的脑海中翻转一圈,忽地开启某个不知名的系统。

  孟孟握住凤天燐的手,轻声说:“我离开后别找我,我相信缘起缘灭强求不得。我们很幸运能够共同拥有一段曾经,尽管我心底有些不平,但美好已经过去,未来我们该认真地各走各的路。放心,我没有对你生气,我但愿你幸福平安,一世顺利。”

  她把玩着他修长的手指,像过去那样,真真实实的触感比过去更美好。

  “我给你留了一封信,在枕头底下。指挥千人军队的芙蓉玉牌不必找了,它已经被你二皇兄毁掉,至于那把青锋……挖出来吧,还给你父皇,把事实告诉他。这般劝你不是为着太子爷的名誉,而是舍不得爷带着罪恶感过一辈子,那样很辛苦。”

  凤天燐心头震颤不已,她怎么知道青锋?怎么会知道芙蓉玉牌?难道阿檠是对的,他与她感情匪浅?!

  凤天燐心潮澎湃,无比激动,可惜他无法表现出来,用力再用力,他使尽全力想要响喊、想要拉住她、想要把事情问清楚,可惜他连动一根小指头都办不到。

  “孟孟,该走了,人家已经在后面等待。”

  凤天岚的声音出现,这次不是模糊的低喃声,也没有夹着滋滋杂音,凤天燐听得清清楚楚,那是他的二皇兄。

  他又开始使劲了,可再拼命,他都无法撑开两片薄薄的眼皮。

  “你答应我要归还他的魂魄。”孟孟放下他的手,迎上凤天岚。

  凤天岚轻哼一声,看不得孟孟对凤天燐的在意。“我有说不还吗?留着他的魂魄能卖钱吗?放心,我说到做到。”

  孟孟松口气,点头问:“你还对他生气吗?”

  “为什么不?我生气他的出身比我好,生气他有母妃和外祖父替他撑腰,生气父皇偏爱他,生气他从小就长得比我好、比我聪明,我气死了。”

  “可这些通通不是他的错。”孟孟抗议。

  “所以你想劝我们兄弟和解?”

  “结一世善缘,总比结下恶因来得好。”

  哼!他轻嗤,“孟孟,你真是个滥好人。”

  “我是为你们好。”她认真道。

  他不耐烦地挥挥手,“知道了、知道了,我会和他和解。你快去,别让人家等太久。”

  “那你……”她不放心地多看凤天燐两眼。

  “要我发誓你才会相信我会把他的魂魄还给他?你再不走,我要改变主意了。”孟孟对凤天燐的恋恋不舍让凤天岚气得心窝子疼,凤天燐到底比他好在哪里?

  “知道了,别催。”孟孟从颈间画出白玉观音为凤天燐戴上。

  这是惠致禅师给……不对,是父亲给的。过去,它代表父亲对她的疼爱,现在,它代表她对凤天燐的疼爱。她的人无法留下,只能把爱留下。

  孟孟在他耳畔轻声说道:“以后你要好好的、开开心心的,知道吗?”

  握握他的手,回顾再三,她终于离开。

  门开、门关,凤天风站到床边,看着他的弟弟,这个他恨过一辈子的兄弟。

  带着凉薄口气,凤天岚说:“凤天燐,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嫉妒你?为什么天底下最好的东西都归你?我也是皇子,出生得比你更早,本该享有比你更多的尊荣,难道因为我投生在贱婢的肚子里,便注定我一世抑郁?你可以拿走所有的东西,但为什么连小六都要带走?小六是我的,父皇已经为我们赐婚,你为什么还要和她在一起?

  “你知不知道,当薛蕾告诉我你和小六在清风亭幽会、你们决定私奔时,我有多愤怒?你已经得到那么多了,为什么还贪得无厌?小六是我的妻子啊!你不是口口声声爱护我这个哥哥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対我?如果不是你的自私,我不会气得强要她的贞洁,不会让她无地自容,逼得她投湖自尽,这些全是你的错!”他深吸口气,冷冷地看着凤天确,像在回忆什么。

  “从那天起我便日夜算计,要夺走你的位置、夺走你的性命,终有一天,你必须用拥有的一切来补偿我的痛苦,我将要取代你成为天凤王朝的皇帝。可惜老天不肯帮我,让我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多不甘心呐,龙椅还没坐热,却先被鲜血焐热。凤天燐,你一定无法了解我有多恨你,不过没关系,最终……小六还是我的。”他咯咯咯地笑着,声音尖锐而刺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