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五


  §第十七章 坦白一切 真相大白

  “我要吃面。”凤天燐说。

  孟孟望着他的脸,半晌后回答,“好。”

  她进厨房花大把功夫做好一碗面,端到他面前,随着这碗面上桌的还是一壶八宝茶。凤天燐把面吃掉后,静静地看着她。

  孟孟脸上波澜不兴,但心里不如面上此般淡定,因为她收到纪芳的消息了,就在今晚,她将离去。

  “你在生气?”凤天燐直指她的心思。

  孟孟抬头,莞尔道:“我没有生气。”

  “我命人打你,你不生气?”他不相信。

  “也许立场互换,我会做出相同的决定,毕竟遭人背叛不是愉快的经验。”

  “你背叛过我吗?”

  视线相交接,两人眼里都有着千言万语,只是他说不出,而她无法表明。

  须臾,她郑重揺头,“没有。”

  “确定?”

  “我没有说谎的必要。”

  那天,纪芳离去时对凤天燐撂话,“你要证据是吗?可以,我会把真相摊在你眼前。”

  她说得那样笃定,笃定到……动摇了他的认定。

  难道真的是他错怪孟孟?真是他脑袋坏到分不清真假?

  点点头,凤天燐说道:“一个月后,我将迎娶薛蕾。”

  不管是不是薛蕾使的计,等把人娶进门后再来秋后算账亦不迟,纪芳说的孟孟的公道总有人得还。

  孟孟听完后并没有说话。

  纪芳都说得那么清楚了,他还是要迎娶薛蕾?换言之,他依旧相信薛蕾?

  算了,她能说什么?对他而言,她和薛蕾都是陌生女子,只不过薛蕾的品性有京城名声做为保证,而她不过是个乡野女子,怎么能相提并论?

  无所谓,她已经尽力了。往好处想,他是男子,将来若后悔,总比女人多了几分余地。

  “恭喜。”

  “我可以娶你为侧妃,即使你输了赌约。”

  “我知道爷可以,但是我不愿意。”他说得认真,她也回答得认真。

  “你还是坚持一生一世一双人?”

  “我可以坚持的事情不多,在婚姻上头,我不愿意让步。”

  “你知不知道,不管你怎样坚持,我想做的事都不会改变。”他也不愿让步,她乐意与否,都注定是他的人。

  “请教爷为什么这般坚持?既然心中无爱,为什么非要留下我?”

  这个问题同样困扰着凤天燐,他问过自己千百次,知道自己确实不爱她,没有非要她不可的执念。

  对她,他不会脸红心跳,不会思念成灾,更不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的心淡淡的,不像阿檠那样,换了人便失了心。

  可是他就是想要将她留下,原因不明,理由不清,他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

  没有答案,他只好胡说,“是你救了我的命。”

  这话让孟孟想起他说过的——如果讲讲故事、说说话,两分讨好、三点巴结就能让我爱上,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对我做相同的事?那我得娶多少女人?

  她盗了他的话,回答道:“如果救人性命后,两分坚持、三点固执就能让我留下,爷知不知道我对多少男人做过相同的事?那我得嫁多少人?”

  凤天燐脸庞板起,面容转为严肃,“你在生气。”

  孟孟揺头,再度重申,“我没有生气。”

  “如果没生气,就不会拒绝这么好的事。”这是多少女人求都求不来的好机会。

  “彼之蜜糖,吾之砒霜,爷觉得好的,我未必觉得好。爷听过一句话吗?”

  “什么话?”

  “开心喜乐这种事,别人给的不算,要自己觉得好才是好,比如说肚子饿,别人给了枕头,你不会感激,只会嫌弃对方多事,所以……如果爷是我的幸福,我自然会极力争取,不需要爷汲汲营营。”

  这话惹毛了凤天燐,他漂亮的丹凤眼翻起白眼,却更魅惑人心。“你哪知眼睛看见我汲汲营营?不要给你三分颜色,就开起染房。”

  孟孟微哂,“爷说错了,有三分颜色,我连布庄都可以开张,染房算什么?爷还是把颜色收妥,免得被我滥用。”她倒了一杯八宝茶,将杯子递到他面前,眼底带着挑衅,似笑非笑。

  他接过茶水,问道:“这是你“争取”的手段?”

  “是,爷敢喝吗?”目光对望,此刻,孟孟无惧。

  这丫头不怕,他反倒怕了?笑话!“有何不敢?”

  她敢再下药,他就办了她,到时什么蜜糖砒霜,她都得如数吞下。

  但他不相信她有那个胆,更不认为她会蠢到做两次相同的事。

  凤天燐信心满满地仰头把八宝茶一口气喝掉,他冲着她笑,而她也回他温柔的微笑。

  但是不到半刻钟,凤天燐脸色骤变,直觉不对劲,他垂眉看着自己不利落的双手,感受着逐渐变得沉重的身子,恍然大悟,她的胆子果然很大。

  他手一发软,眼皮往下坠,身子像是失去支撑点似的东揺西晃。

  孟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连拉带背,冒出一身汗才将凤天燐送到床上。

  她为他拉上薄被,把他的手脚摆好,想着与纪芳约定的时辰尚早,她坐到床边。

  看着他昏昏沉沉的脸,她在笑,笑容里没有得意,只有淡淡的哀伤。“对不起,我要走了,不当你的妾也不当你的枕边人。爷别怪我大,从小我就有这样想法,贫贱夫妻不是百事哀,真正的悲哀是夫妻不齐心,倘若我决定嫁给一个男人,就会把心牢牢地绑在他身上,把他的快乐看得比自己更重要。

  “我知道爷忘记了,可我曾经告诉过爷,我娘便是这样对待我爹的,所以对不起,谢谢爷的好意,正妃、侧妃我都不要,我想当男人一辈子唯一的妻。”

  凤天燐的眼皮黏在一起,身体无法挪动,眼睛看不见孟孟,但他的神智清晰无比,听觉、触感比平时更加敏锐,他把孟孟说的每句话都听得很清楚。

  孟孟叹口气,轻抚凤天燐拧起的眉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