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四


  纪芳沉不住气,抢着问:“先告诉我薛蕾是怎么回事?”

  孟孟向来不愿坏人好事,相信姻缘天定,认为天下事都该顺其自然,但事关薛蕾,她对万事万物的豁达卡了关。

  她轻声道:“世子妃相信我吗?”

  “比起薛蕾,我更相信你。”纪芳有现代灵魂,知道犯案的动机是重点中的重点,而孟孟没有动机。

  孟孟笑开,“真好,谢谢你。”

  “不过是相信你,有这么开心?难道凤三他……”

  “对,爷不信。”孟孟揺头,一丝苦涩流泻,她极力掩饰心情却不成功。

  “说!从头到尾说清楚。”纪芳又火了,这个凤三怎么这么讨人厌!

  孟孟开始娓娓道来,从五年前的恩怨到再见面的惊惧无助,她试图躲开,没想到薛蕾对她的怨恨依旧,该来的终究会来。

  “为什么你让月华继续跟在身边?不怕有一就有二,不怕她诬赖你一次,就敢再对你动第二次手?”

  “月华有她的为难,何况我马上要离开,薛蕾就算想动手,也不会再用同样的人。”

  “离开?甘心吗?”纪芳试探。

  “为什么不甘心?”孟孟反问。

  “别想瞒我,我都知道的,你和凤三之间的感情不是说说而已。”

  “过去了,灵魂童返那刻,爷已经遗忘所有经历。”

  他们的感情早已化成灰烬,再不余留半点痕迹。

  “为什么会这样?”

  孟孟揺头,“不知道,许是天地间循环的道理吧。”

  纪芳暗骂自己,在想什么呢?孟孟不过是个通灵少女,可不是灵界达人,能够把阴阳两界的规则摸得透澈。

  “真的想放弃,不愿再为彼此尽力?如果你点头,我可以帮你揭穿薛蕾的假面具。”

  孟孟抬头,时间不站在她这边,她已经失去机会。

  “爷的身分不同一般,婚姻大权不在他的掌握中,就算他愿意相信我,接纳我,但爷这样的人肯定是要三妻四妾的,这种夫妻关系我不想要。生活可以穷困贫苦,只要夫妻一心,必定可以开创新局,但与三妻四妾的男人如何齐心?婚姻不能光靠女人的努力,我想要的婚姻关系,是像我爹娘那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即便死亡也不忍抛下。”

  此话深得纪芳认同。

  她和上官檠成亲不久,皇后就为了把上官檠和凤天祁绑在一起,异想天开地想把娘家侄女嫁给上官檠以巩固两家人的关系。

  之后皇后把纪芳宣进宫里“晓以大义”,纪芳满口应下,转头就把事情对上官檠说了。

  她不表态也不宜泄情绪,只等着上官檠自己做出决定,因为她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只要他点头,她便带着沐儿离开,反正她能一个人把他生下,就能一个人将他带大。

  幸好上官檠不买账。

  他进宫向太子递辞呈,说道:“比起仕途光明,臣更想要家庭和乐,若两者不能兼顾,臣情愿放弃前者。”

  这话表明他的态度,却让皇后大发雌威,送一把戒尺和一本《女诫》到靖王府,藉此警告纪芳。

  说到底,怎能怪纪芳性子跩?怀胎已经够难受了,还要面对这些讨人厌的事。

  上官檠怒气冲冲地把戒尺和《女诫》送到皇帝跟前,咬牙道:“多谢娘娘教诲,但臣妻温顺乖巧,实在用不着这样的赏赐。”话撂下,他二度辞官。

  事后听说皇帝对皇后发了顿脾气,又封沐儿一个郡王当,太子妃也到靖王府对纪芳多有安慰,此事才算掲过。

  连“远房亲戚”都如此,身为皇子,可以作主婚姻的空间肯定更小。何况凤天燐那个人早早摆明,身为男子就该三妻四妾,才不会委屈自己,这种男人条件再好,纪芳也只当他是烂苹果。

  孟孟叹口气,缓言道:“我想请世子妃助我离开。”

  “凤三不让你走?”

  孟孟点头,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因为惩罚不够?还是为着……她想不通的理由?

  “你知不知道于文谦托人到皇帝跟前请求,让你离开皇子府?”

  “于大哥?”

  “对,但是皇帝没有同意。”

  “为什么?”孟孟迷糊了,凤天燐的反对已经够奇怪了,连皇上也……皇家人的想法真让人无法理解。

  “有小道消息说,皇帝有意让你当凤三的侧妃。”

  “怎么可能!”

  “你把我问倒了,我只能说,想要光明正大地把你带走,绝对不可能,但如果你坚持离开,我那里有几个人。”

  孟孟想了想,反手握住纪芳,说道:“请世子妃助我一臂之力。”

  “你得想清楚,凤三手下的人不少,他的势力比我家阿檠大,若你决定离开,就必须放弃过去的生活隐姓埋名,否则以他的能耐,想把你挖出来轻而易举。”孟孟苦笑,“不必的。”

  “为什么不必?你别小看他的能耐。”

  因为等他找到她时,她已经……不可能成为他的什么人。“只要世子妃把我送回柳叶村,剩下的我会处理。”

  纪芳与她对视,孟孟清澈干净的眼底有着笃定。

  她点点头,“知道了,准备好之后,我会给你消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