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三


  “这些事让我深信,你的灵魂在外游荡时遇见孟孟,并且两人之间交情匪浅。”上官檠做出结论。

  “她转述了我出事的过程?”凤天燐问。

  清醒之后,他尚未对任何人说起这段过程,因为太过匪夷所思,因为连自己都解释不清楚,他无法理解,明明是摔下山谷,明明觉得自己已经粉身碎骨,为什么到最后却会在官道旁被薛蕾救起。

  他想不明白,解释不通,只好选择忽略。

  “对,她还把晁准那四句预言诗背了出来。晁准的预言是在我们被凤天岚的人打下山谷之前得到的,我记得清清楚楚,想必你也忘不了,当时你对这四句预言深感怀疑,可后来证明事情都实现了,对不?

  “就孟孟的眼光动作,我敢保证当时的你就坐在她身边,握住她的手牢牢不放,深情款款地望着她,我相信……你和她之间,感情深厚……”

  上官檠的“相信”,顿时让凤天燐陷入沉默。

  由于时间过去已久,上官檠不解孟孟怎么还没来,出声询问方得知原因。

  纪芳又气坏了。

  夭寿凤三竟不分青红皂白就杖责孟孟,孟孟是会耍手段的女人吗?

  如果她想嫁给凤三,在马车上她大可以直接把两个人的感情交代清楚,站在好友的立场,他们能不帮她?

  人家根本就没有这个心思,自知身分相差太远,连奢想都不愿。这样的人会为了想当小妾手段用尽?与其如此,她更相信这是薛蕾弄出来的事情。

  不行,她绝对要挖出真相,还孟孟一个清白!

  前往凤天燐院子的路上,孟孟走得有点久,因为怕碰到伤口,她只能在月霜、月华的搀扶下小心翼翼地走进去。

  月华细心地在椅子上铺一层厚厚的被子,才扶她坐好。

  受了委屈,这人依旧云淡风轻?面对出卖自己的侍女,她没有半分嫌弃?凤天燐无法理解她。

  纪芳更不能理解,不过她在看见孟孟那刻,焦躁的心情被压下。

  这就是孟孟的魅力,分明年纪轻轻,却像经历过千秋万代似的,风吹不动,那双淡然的眼睛不只让身边的人,也让周遭的空气都变得柔和淡定。

  孟孟细细为纪芳号过脉后,问道:“世子妃是不是常常觉得头晕乏力,嗜睡的情况特别严重,还老是心慌意乱、呼吸不顺、双腿浮肿?”

  上官檠接话,“没错,就是这样,她嗜睡却睡不安稳,经常从梦中惊醒、心悸,然后睁眼坐到天明。”

  孟孟笑着点点头,対上官檠的焦虑感到窝心。

  怀胎生产始终是女子的事,男人非但不管,身为贤良的妻子还得考虑妊娠期间丈夫的需求,心再疼、再不愿也得为男人安排小妾,她知道为这种天经地义的事喊不公平定会被批善妒,但她真的认为不对。

  夫妻既是同林鸟,在碰到这样的事时,不是更应该齐心?若男人只为自己考虑,怎能嫌弃妻子,在大难来时独自飞?“我容易恐慌,性子变得急躁,什么事都看不顺眼,随时都想找人打架。”

  纪芳知道是自己的问题,但就是控制不住情绪,殷茵都快被她烦死了,沐儿更是有多远躲多远,再这样下去,恐怕她脸上就要贴一张“生人勿近”的符了。

  等不及孟孟回答,纪芳又问:“我生病了吗?”

  她是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知道妊娠期间会有太多疼病发生,妊娠髙血压、妊娠糖尿病、妊娠羞血症、子癫前症……古代医学无法检查出来,所以生孩子往往是在鬼门关前徘徊的苦差事。

  孟孟揺头,轻浅一笑,纪芳的心顿时定下来。

  “世子妃别慌,上回脉象太弱,我不敢确定,但现在能确定了,这次世子妃怀的是双生子,妊娠的症状当然会比旁人严重,别太担心。是药三分毒,我会开药,若症状不太严重,还是尽量别吃,能够的话就多运动、多吃点好东西,放松心情,十个月很快就会过去。”

  “是双生子?!”上官檠激动地抱住纪芳肩膀。

  纪芳问:“是男还是女?”

  “我不敢完全确定,但很有可能是龙凤胎。”

  上官檠懵了,想着自己就要有个小闺女了,开心得一个拳头往凤天燐身上捶去,不管不顾的兴奋大笑,“听见没,我有儿有女了!”

  凤天燐眉心一紧,嫌弃地看着好友。

  有这么开心?他又不是第一次当爹。

  扶起纪芳,上官梁忙道:“我们先回去,孟孟姑娘,往后还得麻烦你。”

  凤天燐没应声,上官檠已经扶起妻子,一颗心全奔到龙凤胎身上了。

  孟孟道:“世子妃请留步。”

  上官檠微愕,回头问:“孟孟姑娘,还有事?”

  “嗯,有点事想私下同世子妃聊聊,世子和爷可否先行避开?”说话的时候,她的目光始终躲着凤天燐。

  那天过后,他们再没见过面。

  凤天燐趁着为纪芳号脉的时机刻意把人叫到跟前,意外的是孟孟没有局促不安,她依旧态度坦然,只不过那双淡定的眸子始终回避自己,她……恨他?

  上官檠认定孟孟想私下交代纪芳关于孕期该注意的私事,既然孟孟不方便挪位子,自然是他们避开。

  他一把拽住凤天燐,春风满面地把人往外带。

  门关起,孟孟让月霜、月华守在门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