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九


  因为会心痛难受?因为还是爱凤天燐爱得无法自拔?

  笨女人、蠢女人,傻到无以复加的呆女人!他怎么就喜欢上了?他也一样蠢呆傻笨?

  “我没事,睡一觉就好了,你出去绕绕吧,我现在受不得阴气。”她无力地挥挥手。

  “受不得也得受!”嘴巴这样说,他还是乖乖地往梁上飘去,拉开与孟孟的距离。

  凤天燐听不见男鬼说了什么,但听得见孟孟说的。

  她说:“凤天岚”,难道那黑影是二皇兄?在龙椅上自刎的二哥?他怎么会在?他怎会认识孟孟?他们两人……

  没有人点住凤天燐的穴道,他却动弹不得。

  天亮,孟孟醒来,发现背后一片清凉,想着莫非是上过药了?

  她侧头,发现坐在床边打瞌睡的月霜,淡淡一笑,轻推月霜两下。

  月霜揉揉眼睛,看见孟孟醒了,急忙道:“姑娘要喝水吗?”

  孟孟抬头,“整晚没睡是吗?去休息一下,我没事的。”

  月霜点点头,却迟疑着不肯离去,犹豫半晌,突地双膝跪在床前,对孟孟磕头,语带哽咽说:“请姑娘原谅月华,她也是迫不得已。”

  迫不得已吗?孟孟松口气,心想着那就好,不是她做错事招人嫌弃。

  趴在床上,孟孟轻拉月霜,缓缓道:“我明白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迫不得已,转告月华,事情已经过去,别搁在心上。”

  月霜讶异,姑娘什么都不问就原谅月华?

  孟孟不想问,月霜却不能不说。

  她缓了口气,解释道:“月华的哥哥被钱庄的人押走,他迷上赌博,手中有钱就往赌坊跑,想要翻本却越陷越深,连家里两亩薄田都卖掉了,偿还不起债务。钱庄的人恐吓,若是再不还钱,就要断他一手一脚。

  “他是月华家里唯一的男丁,爹娘还指望着他送终,知道此事,月华的娘又急又气,病得下不了床,月华担心得不得了,到处借钱想帮她哥哥还债。薛姑娘无意间知道此事,便助月华一暂之力,条件是……要月华在爷面前指认姑娘。”

  原来如此,难怪前一天月华神色慌张,当差当得不尽心。

  “没事的。”孟孟又拍拍月霜的手背,“回去歇一下吧,熬过一夜,眼圈都黑了。”

  月霜愣愣地看孟孟几眼,心中五味杂陈。

  她知错了,姑娘这样的人品怎会做出传言中那些事?薛姑娘都能设计下药了,那些话言怕也是……

  念头改变,月霜为自己的错误感到羞愧。

  她没有多说其它,孟孟却是理解,笑着反握她的手,再次郑重说:“月霜,我是认真的,没有半点矫情,我说没关系便是没关系,我没放在心上,你也别放在心上,快下去休息一会儿吧。”

  月霜满怀感激,点点头,走出屋子。

  屋里没了人,孟孟看一眼坐在梁上的凤天岚,淡淡笑开,“你也不必守在这里,我没事的。”

  “薛蕾未必是“无意间”知道此事。”他冷冷提点。

  “我明白。”

  整件事必定是薛蕾一手策划,但皇子府毕竟不是薛蕾的地盘,从谣言四起,所有人对她产生不好印象,再到事情发生的经过……事件能够如此环环相扣、毫无破绽,背后肯定花了不少心思。

  “赐婚的圣旨已经下达,薛蕾和凤天燐的婚事巳是板上钉钉。”

  “我知道。”心还是酸得厉害,但她脸上不显。

  说过很多遍了,凤天燐嘴巴坏,心肠却再良善不过,他既然认定自己毁去薛蕾的清白,自然会想办法弥补。

  “他不会娶你,除非你肯做小。”

  不管她做大做小,只要凤天燐爱上孟孟,她便赢了睹约,而他……输了交易。

  对于这场交易,凤天岚原本十拿九稳,信心满满,因为失去一缕魂魄之人,心中无情爱,会自私刻薄得让所有人厌恨。

  孟孟不知此事,只晓得魂魄不完整,凤天燐的人生将没有幸福可言。

  她怕凤天燐不幸,所以与他进行交易,他恐吓她与凤天燐立下赌约,希望她因为凤天燐的自私冷情,放弃对他的爱情。

  可是凤天燐的表现让他越来越没把握了,因为凤天燐对孟孟……似乎有情?

  “我知道。”嫁给凤天燐为妻?这样的念头太奢侈,她从未想过。

  “你继续留下也没用。”

  “我知道。”

  “他留住你,不过是想令你感到屈辱。”

  “我知道。”他一句句挑拨,她照单全收,回话时不见喜怒。

  凤天岚火大,却不敢飘下来,深怕阴气伤了她。

  他指着孟孟发出刺耳喊叫,这就是当鬼最槽糕的地方,每次火大,发出来的声音就尖锐得教人害怕。

  “你不要口口声声知道,重点是你要怎么做?”

  孟孟轻叹,“等我能下床便求去。”

  “凤天燐岂肯放人?”凤天风怒道。

  那家伙再霸道不过,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事情没少做过。

  昨天孟孟昏睡,凤天燐在床边坐了大半个时辰,还纡尊绛贵亲自为她擦拭身子,这些举动让他担心。

  凤天燐少了魂魄,注定缺少七情六欲,他绝不可能爱上孟孟,算准这点他才敢和孟孟立下赌约,但凤天燐昨晚的举动……身为男子,他再明白不过,若非心中有意,天之骄子怎会屈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