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八


  李新没想错,凤天燐被李强的话气到想吐血。

  他们以为他没看见李新递银子给行刑之人?他都已经睁一眼闭一眼了,李强还如此明目张胆!

  他气呼呼地走出屋外,想加重刑罚。

  李强听见脚步声,急忙道:“快点打完,主子爷出来了。”

  他这一嗓子把替孟孟行刑的人给喊僵了,啪啪啪,最后三下随随便便敷衍了事。

  凤天燐站到院子里时,李强、李新乖乖趴在凳子上继续挨打,于文谦已经冲上前将孟孟打横抱起。

  凤天岚站在于文谦身旁,怒目望向凤天燐,“看清楚,这就是你喜欢的男人,看清楚,你的牺牲换到什么?!”

  孟孟听见了,胡乱点头。

  是啊,这就是她喜欢的男人。如果每个交换都能换到等值的东西,多好?做交易总是有亏有赚,她无法确保好运一直站在自己这边。

  虽然已经杖下留情,孟孟还是疼得冷汗淋漓,汗水湿透背脊,缕缕青丝贴在颊旁,脸色惨白得像个鬼,柔弱地靠在于文谦怀里,像小猫似的。

  凤天燐接收到于文谦的怒目,也感受到黑影的凌厉视线。

  他看得更清楚了,那团人形黑影比于文谦略高,身穿明黄色长袍,可这颜色的衣服岂是人人都能穿得起?

  他听见那黑影在对孟孟说话,只是声音太模糊,滋滋的杂音太多,他无法听清楚黑影在说什么?

  于文嫌满脸愤慨,抱着孟孟上前跨一步,怒声道:“孟孟年轻,无意触犯府中规矩,既已受到惩罚,便当两清,在下代孟孟向三皇子告辞,就此离去。”

  他这话比李强那没脑袋的话更加觫怒凤天燐。

  凤天燐抬高下巴,冷笑道:“于太医想走请自便,至于孟孟……两清?谁给你的标准?依爷看来,还没够呢。”

  “你!”于文谦气得脸色苍白,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被凤天燐几句话挤对得说不下去,只道:“孟孟没有欠你。”

  “欠不欠,怎会是于太医说了算?”凤天燐痞笑问。

  一旁的李新听在耳里,只觉得丢脸,自家主子爷未免太、太……太无赖。

  “你到底想要怎样?”于文谦口气不善。

  “不怎样。”他懒得与于文谦多说废话,伸手拂过去。

  于文谦只觉得双手顿时失去支撑力气,软软地往下掉。

  眼见孟孟就要摔落在地,他惊叫一声,凤天燐却不疾不徐地顺势接下孟孟。

  把人抱进怀里,凤天燐嘲讽道:“既然手无缚鸡之力,于太医就别逞英雄了吧。”

  “凤天燐,这天底下还是有王法的,就算你身分尊贵,睥睨天下,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凤天燐失笑,问得轻佻,“是吗?那你要不要去试试,看看律法和王子,谁高谁下?”

  倏地,他变脸,“来人,送客!”

  命令下达,刚挨完打的李新立刻跳起来,抓着于文谦急急将人往外推。

  这会儿不能再让于太医说话,他讲得越多,贺姑娘会越惨,他们家主子爷正在气头上,这会儿谁杠上,谁就死得冤枉。

  凤天燐抱着孟孟回房,看见她满头大汗,似乎痛得厉害,经过行刑之人身边时,他站定,转身似笑非笑地问:“不是收了李新的银子,怎么还把人打成这样?”

  两人心一惊,急忙跪地求饶,磕头间心里想着,得把李新的银子加倍还回去,否则主子爷……

  苦呐,他们没弄懂自己哪里不对,到底是错在收银子,还是错在……打得太重?

  不理会还在磕头的两个人,凤天燐加快脚步抱孟孟回房。

  凤天燐不断提醒自己,他没喜欢上她,他只是在生气,生气那么多男人为她说话,生气连男鬼都护着她,她有什么好啊?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罪该万死!

  罪该万死……既是如此,为什么他舍不得她死?

  对,他没有舍不得她死,他只是、只是尚未报恩,只是想看她还能使出什么更离谱的手段,只是……她的呻吟让他心疼得厉害……

  步迈开,这时蠢到无法理解的李强又凑上来,低声道:“爷,不如让于太医留下来吧,贺姑娘需要大夫治伤。”

  凤天燐快气炸了,他没有回身,只是右脚往后一踹,准确无误地端在李强的小腿骨上。他懒得回答李强,只对行刑的家丁说:“把李强拉下去,再打二十大板,狠狠的打往死里打。”

  此话一出,正在和于文谦推搡的李新揺头气苦,暗道李强这家伙的脑袋一定是装饰用的!

  凤天燐越走越生气,见男鬼始终跟在自己身边,他知道男鬼也处于盛怒中,因为周身的寒意越来越深,冻得他的骨头僵硬,得晈牙相忍。

  如果有一点点可能,这鬼肯定要将自己踢飞。

  他想知道男鬼到底是何方人物,低头想询问,却发现孟孟闭上眼睛,陷入昏迷。

  将孟孟抱进房里,却发觉屋里半个人都没有,他扬声怒喊,“人都死到哪里去了?”

  一个二等小丫头听到声音,急忙凑上前问安。

  “月霜呢?”

  她呐呐回话,“月霜姊姊去寻人求药,怕姑娘回来要用。

  怒气略平,凤天燐把孟孟放在床上,吩咐道:“去打一盆温水过来。”

  “是。”小丫头转身,飞快往外跑。凤天燐走到外面小厅倒茶水,却发现壶里空空如也,转身回内室时,正巧听见孟孟无奈地道——

  “凤天岚,够了,你这么生气,想把我冻死吗?”

  “如果你会死掉,绝对是被打死,不是被冻死的。”凤天岚气恨她,他没见过这么没出息的女人,都被打成这样了,还……

  他难得大发善心愿意收回交易,这么好的时机,她居然傻得不肯放弃交易。她疯了吗?就让他带走凤天燐的魂魄,她有什么损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