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六


  “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是薛蕾做的。”她与他对视,口气平静,没有慌乱焦急。

  薛蕾谋杀了孟孟的良善,那年她从谷底跑上来,母亲因为忧思而亡,她花好大功夫才逼得自己不怨恨。而今她办不到了,再也无法宽恕谋杀她的母亲又谋杀她的爱情的薛蕾。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五年前,我与薛蕾曾遭歹徒掳走,薛蕾贞洁被毁,她忧心我将此事透露出去,决定杀人灭口,薛家人找到我们时,命人将我丢入山谷。我的腿折断却大难不死,在皇子府中,薛蕾看见我、认出我,惊吓不已,约莫是怕我将昔日旧事翻出,才再次动作。”

  给皇子下药是死罪吧?假凤天燐之手收拾她的性命,确实是好算计,不只除枝叶,连根都斩尽。

  “证据?”

  “没有,爷愿意相信,就是证据。”

  “信口雌黄的事,让爷相信?你以为我这么蠢?好,你拿不出证据,她拿得出!”

  不假手他人,凤天燐亲自走进内室取来昨日床单,往地上一丢,“薛蕾失去贞洁?这种谎话你也说得出口,我该佩服你吗?”

  孟孟打开床单,干涸的血迹说明了两人昨天发生什么事。

  她愣怔,心痛的感觉在四肢百骸中扩散蔓延。

  薛蕾和凤天燐有了夫妻之实,那么没猜错的话,赐婚圣旨很快就会下来吧?

  竟然连这种细节都算得如此清楚,孟孟凄凉一笑,怎么斗啊?凭她这种心计,有什么资格在薛蕾面前谈输赢?

  “无话可说?”

  “我说什么,爷会相信吗?爷认定春药是我所下,我所言所语皆为冤枉薛蕾,在爷眼里我已是那十恶、不赦之人……我说的每句话,在爷眼里都成了狡辩,对吧?”深吸口气,她第一次因为委屈,难过得想哭。

  怎么会这么傻啊?为了多留几天,连未来都搭进去;为求他的灵魂完整,她放弃灵知聪慧,可到头来,他连信任都给不起。

  像是有一只大手狠狠掐着她的心脏,像是千针万针戳刺着她每一寸神经,她冤枉、她委屈,她想尖叫、想任性大哭,却发现……发现自己好弱喔,连嘶吼都没有能力。

  她真的是输得太彻底了,输给薛蕾、输给凤天燐、输给爱情……她输得无颜见江东父老,输得连自己都无法面对。

  她错了,她认。

  凤天燐冷笑,“如果你拿不出的证据,我还有很多。”他扬声大喊,“把月华带进来!”

  转眼功夫,月华被带进屋,看见凤天燐,急急忙忙、慌慌张张地跪在地上接连磕头,把头皮磕出一片触目惊心的红肿青紫。

  她哭得声音嘶哑,“真的不关奴婢的事啊,贺姑娘天天在屋里捣弄药材,奴婢早习以为常,真的不知道那包药会是春药,爷饶命,求爷饶命。”

  粗使婆子将她架起,凤天燐把一包药往地上丢去,问道:“她加进去茶汤里的,可是这药?”

  月华打开,看一眼,慌张中失手,药粉洒满地。

  她斩钌截铁地回答,“就是、就是这个。”

  孟孟不敢置信地望向月华,不懂月华为什么要说谎,她明明没有对不起月华,待她真心真意,还为月华治疗寒症,为什么月华会这般对待她?她哪里做错了?

  恶因恶果她认,但结下善缘,怎会换来污蔑?

  突地,她想起凤天燐的沮丧,那时他们谈到凤天岚,他说——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她终于明白了,这是就真心换绝情的哀愁?

  没有愤怒,只有浅浅的悲哀,孟孟望着月华,清澈干净的目光里有着了然。

  月华生出胆怯,良心被罪恶啃噬,她低头,不敢同孟孟对望。

  孟孟没有丝毫言语。

  也罢,他已经认定她的罪,她没有证据,反驳再多都是多此一举,结论不过是令他加深偏见。

  算了,不说了,他想怎样便怎样吧!

  她安静地看着凤天燐,沉默着、微笑着,不想让自己看起来更悲惨哀怜。

  “还需要更多的证据吗?”凤天怜寒声问。

  “不需要。”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她知道自己逃不过。

  “很好,来人,拖下去打二十大板!”

  一旁的李强闻言倒抽口气,暗道二十大板会打死人的!就算贺姑娘一时胡涂,可、可主子爷也没损失不是?

  两名家丁进屋,一人一手架起孟孟,正准备把人往外拉时,凤天燐伸手阻止,冷声道——

  “最后一次机会,说实话。”

  孟孟回眼望他,这就是实话啊,只不过他不信,实话成谎言,虚言成真。

  两人之间没有信任,薛蕾一个简单的计划便能蒙住他的眼,所以……说得再多都只是徒劳伤神,既然如此,何必多费唇舌?

  她不喊冤,安静地望着凤天燐,眼底千言万语,却一句都出不了口。

  明白了,今日不是第七天,是最后一天,他和她在此时此刻彻底断却缘分。

  其实死在他手下,情况不会比较差,至少比起与凤天岚的交易……或许她还占了些许便宜,这样也好。

  只是心很酸呢,泪水有冲破闸门的冲动。

  她下意识还存着一丝侥幸,心想着当鬼的时候凤天燐那么容易就爱上自己,也许当了人,他也会爱上她,爱得无以复加。即使身分背景让他们无法在一起,但是只要喜欢她就够了。

  说到底,还是她痴心妄想了,妄想不可能的爱情,妄想不属于她的男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