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二


  凤天燐是天之骄子,岂能忍受她当众指责?就连大皇兄多安慰自己两句他都看不下去。

  扬手,凤天燐想打人,她却把背挺得直直的,正面迎上。

  她说:“你可以打,但要想清楚,脸上的伤痕三两天就会消除,但心底的伤会留一辈子。”

  这话说得多好啊!

  众兄弟中,凤天燐待他最好,云贵妃对他也不差,在吃穿用度上头,他从未匮乏,但那些人理直气壮的话语中,往往会无意间透出鄙夷,教他受伤。

  伤痕一次次加深、加大,凤天破口口声声说他是亲兄弟,他却无法……无法不拿凤天燐当敌人。

  是凤天燐的错,不是他心狠!

  他爱她,她却喜欢蛮横骄纵的凤天燐。

  在父皇赐婚那天,天晓得他有多快乐、多幸福,他甚至想着,有她,他便什么都不要,如果她让自己放弃与凤天燐争位,他也愿意,可是……她死了,她恨他恨到投湖。

  她说:“但愿来生来世再不见你。”

  他那样爱她,她却如此恨他……

  都是凤天燐的错,世上没有这人就好了!

  他花了整整七年的时间终于成功把凤天燐弄死,让支持凤天燐的势力转而支持自己。

  他立誓当上皇帝的第一天,就要下令全国押罗所有与贺小六相似的女子,即使只有形似,他都要让十个、百个、千个“贺小六”爱上自己。

  差一点他就能坐上皇位,差一点凤天燐就死了,为什么他的人生永远差那么一点点?随着黑影的怒气升起,屋子里变得寒冷,孟孟被这股寒意惊醒,猛然坐起,在看见坐在床头的他时,把身子缩进靠墙处。

  “这么怕我?”他口气中带着怨恨,却无法不看着她。

  “你要做什么?”孟孟试图淡定,但恐惧不经意流出,她怕他,不仅因为他身上的阴气,还因为……因为她的直觉预告,他会伤害她。

  “我能做什么?亲你?抱你?或把你变成我的女人?我很想啊,可惜我什么都做不了。”他坐到床上,手轻轻滑过她脸庞。

  孟孟和小六都有双一模一样的眼睛,让他着迷的眼睛……

  对于他的触摸,孟孟没有感觉,只是觉得寒意迫人。“我们的赌约还没到期。”

  “呵呵。”他轻笑两声,“你真的觉得自己会赢?”

  “还没有到最后一天,我不会放弃。”孟孟说着违心之论。

  他不是想看好戏吗?她便拉着他这份心思,替自己多争取些时日。

  “还不死心呐?”无论如何都不对凤天燐死心吗?

  他立下交易,是想让她看清楚凤天燐有多冷血,从此死心塌地跟着自己,没想到……好吧,她的固执与前世如出一辙,他得多给予几分耐心。

  “还有二十一天。”她坚持。

  “凤天燐拿走你所有钱财,还刻意做出那番举止让薛蕾恨上你,你说,一个男人不肯护你,只想害你,心底对你是有情还是无情?”

  天晓得凤天燐吻她的时候,他有多愤怒,而激起他的愤怒,从来不是什么好事。

  “他没拿走我的钱,我们是合伙。”

  “凤天燐是哪号人物?你。为你成了傻子,他还会乖乖照着契书走?”

  “他会,我相信他。”她知道凤天燐有一颗良善的心,他嘴里说那些鬼魂不关他的事情,他口口声声说自己只想讨她欢喜,但她很清楚……他为那些鬼魂的故事动容。

  “你脑子坏了吗?”

  唉,这就是最槽的部分,就算脑子坏了,她还是想和凤天燐在一起。

  “还有二十一天。”她继续坚持。

  “固执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想自己有个交代。”

  又来了,又是这句话!对自己的交代?交代有这么重要吗?如果不是想对自己交代,怎会发生后来那些事……

  黑影十分不耐烦,“交代什么?他是天、你是地,就算再给你们三辈子时间,你们也不会走到一起。放弃吧,跟我走,我马上还他魂魄。”

  孟孟不说话了,她知道的,他讲的是真话,但是……舍不下啊,舍不下凤天燐、舍不下忆忆,舍不下她的人生。

  她以为自己还可以活很久,还可以救很多人,渡化很多灵魂。

  她相信行善会得善缘,相信灵魂轮回间自有天道,她这样认真地相信着,谁知……眼底带着淡淡的哀愁,孟孟望着他,低声问:“为什么非要带走我?我与你素不相识,难道真是为了让凤天燐难受?可他不会难受的,他已经忘记我了。你与凤天燐之间,不管是缘、是福、是孽,都已经结束了,放下吧,去过下一个人生,下辈子的你会有新的幸福、新的人生。”

  他定眼望着她,片刻后,喃喃问:“没有你,我怎么能够幸福?”

  身影渐渐淡去,他消失在空气里。

  是的,她不知道,失去她……他怎还能幸福?

  §第十四章 传言四起 被人算计

  性格对人类的行为,有相当大的影响。

  在短暂的激动与不理智之后,孟孟抛却怨恨,恢复本心。她一再强调善恶天知,时刻自我提醒不怨、不恨、不妒,她要倾全力将恶因结出善果,所以她想尽办法避开薛蕾。

  薛蕾猜测着凤天燐对旧事是否知情,她必须确定凤天燐的态度,才能做出正确的应对,因此经常进出三皇子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