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一


  在这女人喂她喝水的时候,她恨,在孟孟为她擦拭身子的时候,她恨,在孟孟捣烂药草为她敷伤口的时候,她恨!

  因为这女人澄澈干净的大眼睛彰显了贞洁,因为那满脸的同情怜悯让她觉得自己污秽无比,她宁可被伤害的是这女人,宁可自己来为这女人做这些事情。

  倘若角色对调,她不会命人杀死这女人,而是会同情她、帮助她,用同样的怜悯対待她,可是……受伤的偏偏不是她!

  薛蕾对孟孟的恨,直到亲眼见她摔下山谷那刻才得到平息。

  可是这女人又出现了,出现在她和三皇子之间,为什么?为什么总要让这女人看见自己的狼狈?

  孟孟垂头,强忍着不甘与愤怒,薛蕾十指扭绞,神色慌私。两人的表情很奇怪,但没有人觉得怪。

  魏总管和凤天燐有相同解读,一个是现行犯被抓包,无地自容,一个是满怀期待,却遇见令人心碎的场景。

  凤天燐看好戏似的看着两个女人,而魏总管……

  他第一个回神,轻咳两声,对方才的画面视而不见。“主子爷,薛姑娘带两株老山参来探病,都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薛姑娘真是有心。”

  他转头对薛蕾说:“这位是贺姑娘,一手了得医术,是她把爷给救醒的。”说完觉得不够,连忙再补上两句,“再过几日,等爷身子痊愈,贺姑娘就会回柳叶村。”

  这话欲盖弥彰,魏总管苦着脸,暗道这不是他的问题啊,而是……主子爷身边没有过女人,从来不曾发生的事,让他怎么应变?看看薛姑娘那张美得让人心疼的小脸这般伤心,他能不说几句教人安心的话?

  发现自己的可怜委屈凤天燐并未放在心底,薛蕾只好收敛,哽咽地说了句,“蕾儿代家父拜见三爷。”

  她不该来这趟的,毕竟是未婚男女,不过虽然赐婚圣旨未下,但云贵妃几度暗示要她过府与凤天燐培养感情,又见这些时日不少人家送帖子进皇子府……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哪个不是盼着三皇子这门亲事?更甭说云贵妃确实在替凤天燐挑选侧妃。

  前两日听说连徐丞相都进了皇子府,徐家有个嫡长女徐藤清,十六岁,与她并列京城才女,徐家除了一个丞相之外,还有好几个大大小小的官,比起家里只有爹爹一个尚书郎,势力大得太多,若云贵妃反悔,把正妃之位给了徐藤清,她能怎么办?

  比背景,徐家狠赢薛家一截,她能取胜之处不过是容貌,这点徐藤清远远不及自己。她本以为今日一见,定能教凤天燐惊艳,眼底再也容不下其它女人,正妃之位手到擒来,没想到……

  “坐吧!”凤天燐对薛蕾说,却直接拉起孟孟的手走向桌边。

  牵手是给“男鬼”下马威,也是让薛蕾看清情势,就算成为皇子妃,这个府里还是他说了算,至于孟孟……她能主导的只有赌约,胜负掐在他手里。

  只是他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动作让他脑袋里又跳出画面,他看不清楚场景与人物,却晓得那些画面一个个温馨甜蜜,让人舍不得不停留。

  孟孟是彻底傻了,她厘不清胸中的是恐惧、不甘还是怨恨,心底重复浮现的全是薛蕾充满恨意的眼神,因此她根本没发现自己的手被攥在凤天燐的掌心里。

  牵手的动作薛蕾和魏总管都看见了。

  薛蕾的勉强明摆在脸上,魏总管的鄙夷放在心中。

  他怎么都没想到贺姑娘会是这种女人,过去是她太会演戏,连他这只狐狸都被迷了眼?

  “不知三爷的身子可好些了?”薛蕾想着,既然柔弱可怜没人欣赏,她索性摆出一脸豁达大方,像个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让所有人分辨她与孟孟间的云泥之别。

  他故意叫得亲眤,“有孟孟在,爷怎会有事?”凤天燐眼睛盯着薛蕾,注意力却飘至她身后的黑影上。这黑影……对薛蕾感兴趣?莫非是个急色鬼?

  一句话,让薛蕾有无数联想。

  三年前凤天燐拒婚,三年后只因为她把他从官道带回便同意赐婚?

  他不是个好说话的男人,怎会轻易应允?她原是年纪到了,皇上施压,如今一看,莫非……是替贺孟莙作嫁?

  贺孟莙再有功,也就是个平头百姓,云贵妃怎会满意这种媳妇,所以凤天燐退而求其次,先娶进正妃,再顺势给贺孟莙身分?

  她怎能让此事成真?他们太小看她了。

  那年的事贺孟莙一清二楚,若贺孟莙在她成亲前揭露,她多年经营的名声将全毁,到时就算父亲不发话,她也只能拿条绳子上吊。

  若贺孟莙拿自己当过墙梯,藉由恐吓顺利嫁给凤天燐,再披露此事……到时枕头风吹几阵,她这辈子就算毁了。

  她花那么多的力气一步步走到今天,怎能毁在贺孟莙手中!

  薛蕾线定在两人交握的手上,脸上透出算计与阴狠。

  她不知道有个恶鬼在身边,把她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

  他冷笑,薛蕾和当年一样狠呢!当年她可以暗害小六一把,这回手段肯定更惊人,她会怎么做呢?没有自己这个中间人,凤天燐要怎么阻止?

  突然间,他大乐,咻地越墙穿出,孟孟看见了,凤天燐也看见了。

  只是孟孟的颤栗未休,握在凤天燐掌中的手抖得更凶,她的害怕精准地传进凤天燐心底。

  莫非她害怕的不仅仅是那黑影?

  凤天燐的目光落在薛蕾身上,凉薄的笑意让薛蕾冒出一身冷汗。

  他知道什么了吗?薛蕾的惊惶失措不输孟孟。

  看着熟睡的孟孟,一直骚扰她的那团黑影那冷戾的目光变得柔和。

  他从不觉得自己做错什么,也不认为自己对不起任何人,唯独对她……心有抱歉。

  他喜欢她,所有围在她身边的皇子个个都喜欢她,她性子温柔、待人体贴,和公主、贵女们大不相同,最重要的是她有一双恬然清澈的眼睛,让人光是看着就会心平气定。

  他不敢和别人抢,从小他只能默默地躲在凤天燐身后,奉承讨好,竭力巴结,好为自己争取生存机会。

  那次他为撒泼胡闹的凤天燐脱罪,却承受了太傅十下手板。

  是她挺身站出,不怒、不激昂,只是温温柔柔地问凤天燐一句,“你希望自己如此被对待吗?如果不希望,怎能这样待人?他是你二哥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