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


  “怕了?敢与爷打赌,却没勇气见人?”凤天燐起身步步向孟孟进逼,故意伸手环住她的腰,然后……碰到了!他碰到那团黑影,一股透骨的寒意从手背传入心底,如果眼睛会出差错,那么再加上触感来证明,是不是就可以确定那里确实有东西?

  “我!”她猛地抬头,清澈大眼对上他的。

  他似笑非笑,故意继续往前走。

  孟孟被逼得不得不后退,那团阴影没有跟着后退,而是穿过孟孟的身子飞到屋梁上。

  在被穿过的那刻,孟孟的脸色惨白,牙关轻颤。

  凤天燐不动声色地问:“干么用这种表情看我?是你起的赌约,若我当真喜欢上你,自然要把你留下,看在你救我一命分上,定会允你一个侧妃当当,不过……放心,那五万两,爷掏得心甘情愿。”

  他看不到、听不到,却能感觉到那团黑影正在笑,可以收到那黑影的恶意,那是针对他的恶意,为什么?

  更有趣的是,那黑影在屋梁上,他越靠近孟孟,那黑影的恶意就越严重,外头是灿烂的阳光,犀里却冷得冻骨。

  所以那黑影不喜欢他与孟孟靠近?是这样吗?

  凤天燐扬起邪魅的笑靥,勾起孟孟的下巴,在她还没搞清楚状况时,他刻意当着“他”的面封住她的唇。

  一碰上那甜甜、软软的唇,像是瞬间启动什么似的,无数画面涌入脑海,他试图看清楚,却来不及。

  忽然间,门打开,魏总管领着薛蕾走进屋子。

  两人都没想到会看到这幕,双双一愣,定在原地。

  怎么回事?贺姑娘不是和于太医……云贵妃想为他们赐婚,这事满府上下都知道,若贺姑娘没这个心思,怎会让于太医进府,还每天到他居子里说话?他们带着玉成好事的心思看待此事,即使觉得此举不妥,但云贵妃都放话了,自然是……

  可现在又是什么状况?难道贺姑娘骑驴找马,勾搭于太医之后,又觉得主子爷更合适?这样的话……不行,主子爷怎么能要这等品性的女子。

  魏总管的脸倏地拉下,对孟孟的观感大翻转,刻意轻咳两声。

  凤天燐侧眼,看见薛蕾扶着墙一脸痛不欲生的模样。

  他们才见过几面,需要搞得这么楚楚可怜,好像他们已经花前月下、山盟海誓,约定好三生三世,他却背约似的。

  哼!凤天燐看不惯薛蕾这副样子,装可怜也得男人肯看才有用,否则就是烦!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薛蕾的印象糟透了,不过……

  看看还没反应过来的孟孟,他微眯起漂亮的丹凤眼,似笑非笑地等待她下一步的表现。

  她没错,错的是那个不要脸的贱女人!薛蕾死命咬唇,扶起墙壁,逼自己上前,这一步,让她看清楚孟孟的脸。

  霍地,狂风暴雨、惊涛骇浪涌上,两人对视,她们认出彼此。

  是她!恶寒在心底攀升,薛蕾几乎疯狂,她怎么没死?她怎么可以不死?她早该死了,掉入深谷,没摔死也会被饿狼咬死,她、该、死!

  薛蕾掐紧拳头,无数诅咒在心头翻腾,若自己的眼光能够杀人,那么她要将这女人千刀万剐、凌迟至死。

  孟孟不善掩饰,恐惧浮在脸上,她的身子抖得厉害,阵阵寒意袭来,冷得她骨头冻僵。

  陈年旧事重返,过往的记忆转为鲜明,阴暗的、龌龊的、肮脏的事一幕幕跳出来,像腐蚀的溶液般侵蚀了她的平静。

  孟孟知道当年那个小女孩身分尊贵,绝对不是普通人,但她从没想过两人会再见面。

  她想起坠崖的事,想起自己被挂在树梢,在一阵惊心动魄的揺晃后继续往下掉,接着“喀嚓”一声,她听见自己小腿折断的声音,疼痛像支飞箭狠狠插入她的心。

  再次清醒,天已经全黑,夜枭起,野兽低鸣,她害怕得放声大哭,不断喊着数命,喊得嗓子都哑了也无人响应,她以为自己将要死去,幸好赵姨找来于叔,于叔心疼,却逼着她为自己乔正腿骨。

  可以想象吗?她手抖得厉害,力气不足,一次、两次乔不正,于叔急得大骂,又逼着她不能昏过去,反复折腾……至今,那幕依旧常让她自梦中惊醒。

  也是那次失踪让母亲操碎了心,身子败坏得更迅疾,没多久就再也支撑不住,留下她和忆忆与世长辞。

  她恨死那个小女孩了,但于叔告诉她,善恶自有天判,她的恨只会让自己痛苦,她的痛苦会感染身边的人,会让她的心变得阴沉。

  她不允许自己成为那样的人,只能逼自己释怀,她也以为自己终将释怀的,但偏偏教她再次遇见那小女孩,是命运作弄人?

  薛蕾?那小女孩竟是那个救凤天燐一命、娘娘想要赐婚的薛蕾?上天怎么可以这样安排!

  她深爱的男人、她即将用魂魄换他成为一个完整的男人,日后要与薛蕾成双成対,幸福一生?

  孟孟深深觉得不甘心,她的豁达早慧、她的恬淡平静在此刻被炸毁。

  她不想这样疼痛,可是心一阵阵绞着,她也想要波澜不兴,可是心中波涛汹涌几乎将她淹没。

  手足无措,无法面对,孟孟直觉地退开一步、两步,退到凤天燐身后。比起孟孟,薛蕾的恐慌不会少。

  一个早该死透了的女人,却活生生地站在面前,更别说这人与凤天燐之间……已不只是暖眛,若她才是自己货真价实的对手,那么她只要把当年的事翻出来,自己哪还有希望?

  怨恨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薛蕾怨天怨地,怨上苍对自己不公平,怨恨孟孟的幸运。

  凭什么那些恶心的恶匪在她身上逞兽欲的时候,这女人可以逃过?凭什么同样被掳,她要受那样的苦,这女人却能全身而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