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七


  她挂起微笑,走向凤天燐,讨好地说:“对不住,今天拖了点时间,晚上我给爷做面?”

  他还是不应。

  这是……生气了?她垂眉,想了想又说:“今天我与于太医讨论几个大穴入针法——”

  他憋不住了,打断她,扬声道:“说谎!”

  冷冷的两个字,她像被北风刮过似的,全身起鸡皮疙瘩。

  凤天燐用寒气森森的口吻说:“若你喜欢于文谦,爷不介意赚这个谢媒金。”他知道了?于大哥确实提出了能令女人心动的提议,一生一世一双人,这是天底下女人渴求却不敢说出口的话,更别说他愿意为她扶持忆忆。

  只是,她怎么能够?

  孟孟认真回答,“我不会嫁给于大哥,于大哥不过是为了感激我把金针之术传给他,才想助我一臂之力。”

  承认是传技而非研讨医术了?凤天燐轻哼一声,她的坦白令他眉心略松。

  “为什么不?于家是传承三代的杏林世家,于文谦医术离超,前程似锦。”凤天燐别扭的嘴巴说着反话。

  “凡是家世好、前程光明的男人,我都该嫁?天地间这样的男人不少。”孟孟轻声反驳。

  “不嫁,是因为你心里有个喜欢的男人?”这点让他更生气。

  孟孟微愣,他怎么全知道?他到底听见多少?

  深吸口气,这次她不想说谎,“是的。”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和我赌?”

  “五万两银子。”她直接了当地回答。

  “你这么缺钱?”根本不缺吧,要不,她会对于文谦一出手就是一万两?

  “是缺呀,弟弟尚年幼,门庭需支持,银子这种东西嫌少不嫌多。”她不想就此事再讨论下去,连忙转移话题,“听说爷今晨已经开始练武?”

  凤天燐剑眉竖起,看来府中上下对她都喜欢得紧,连自己的行程都有人胆敢向她汇报。

  “不行吗?”

  孟孟不解他突如其来的怒气,只道:“如果爷的体力可以,想不想走一趟城南外?”

  “城南外?”他不懂她怎会忽然想到这个。

  “听说那里有一大片乏人问律的土地。”

  土地二字让他倏地瞠大双目,“做什么?”

  “如今迁往京城的人口一年比一年多,京城的房子早已不敷使用,我想把那块地买下来盖屋、建铺子,届时不管是卖或租,都能带来不少利润。”她侃侃而谈,每句都是凤天燐曾说过的话。

  她怎么知道这事?他会知道是因为户部里有人,所以了解全国人口移动的改变,近五年来,搬进京城落户的人口每年都增加将近一成,而定居京城的百姓很少往外迁移,因此人口越来越多,许多平民百姓将闲置的房间出租,往往一个户籍里面竟挂着两、三户人家。

  扩建京城是他的计划,本想找阿檠合作,没想到……一名女子竟也清楚这种事?谁告诉她的?这是不是意味着,有人也想抢这块大饼?

  他口气微凉,问道:“你怎会想到这个?”

  孟孟回望凤天燐,眼底带着淡淡的惆怅。

  不是她想到,而是他为她想、为她规划的,还逼着她立下誓言,一定要去完成的事。

  “一个曾经对我很好的人告诉我的。”

  只是现在那个人变得冷情寡淡,早已不记得那段曾经,但她却牢牢记住他的话,一意遵行。

  “谁?”

  “我心里那个男人,他生气我对金钱漫不经心,气我对未来没有算计,他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所以我决定听他的话好好规划自己,倘若爷有意愿的话,我可以跟爷合作。”

  “那个男人是谁?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他问得咄咄逼人。

  孟孟笑着揺头,“我会告诉爷的,等到……”

  “什么时候?”

  “爷喜欢上我的时候。”

  凤天怜翻白眼,轻哼,“这么有把据?”

  她没把握,可是……怎么样都不能认输示弱。

  孟孟强撑笑脸,说:“试试啰,怎样,爷愿意同我合作吗?”

  “你想怎么合作?”

  “我不懂营商,不过约莫是一人出资一半,然后……合作?”

  不懂正好!凤天燐轻扯唇角,透出两分邪气,既是合作就该由他主导,不是吗?

  他反问:“没有爷,你买得到那块土地?”

  “不能吗?先打听好地主是谁,再托人去探听地主有没有意愿出售土地,然后一谈、二谈,把地给谈下来?”她都是这样买地的,这些年陆续买了不少。“没有地主,那块地挂在衙门名下,想要用最少的钱买下大笔土地,需要一点身分背景。”意思就是以权压人,再加上些许人脉方能谈得成。

  孟孟问:“爷可以帮忙的,对吗?”

  “就算我肯帮忙,以最低廉的价钱买下土地,你能够找到人完善地规划出一座新城市?能说服官府将那块地纳入内城?你可知道隔着一道墙,城内、城外的房屋价格差多少?再说了,你能找到足够的工匠?你有本事让京城百姓愿意买屋?这一切……全都要我做,是不?”

  这么复杂又困难啊!孟孟点点头,“所以爷的意思是?”

  “你出银子,我出人脉,产权一人一半。”

  “那我要拿多少银子才够?”

  想着李新查出来的事,她和弟弟靠着父亲留下来的土地银子过生活,虽不窘迫,过得却也不富裕。她拿到两笔赏赐,合计十二万两左右,如果他全挖出来,于文谦那间医馆就没她的事了吧?

  突然间,他得意起来,勾起邪魅笑容,眉也不抬地回答,“十二万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