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二


  主子爷病着呢,不生病的时候都喜怒无常,病了哪还能让人好过?

  贺姑娘这是……被主子爷逼疯了?

  “不然呢?鬼在笑?”李新叹,情况确实不寻常。

  “没有女人敢在主子爷面前乱笑的呀。”

  他们家主子爷对女人极不耐烦,多少人暗地里猜铡主子爷是个断袖,没想到……

  李强压低音量重凑到李新耳边问:“待会儿贺姑娘会不会被横着抬出来。”

  李新翻白眼,幸好主子爷没听见,否则李强那身皮,又得被熬得再厚三分。

  李强抓耳挠腮,像有虱子在啃似的,几度想推开门,却又不敢。

  片刻后,他忍不住了,抓住李新的手臂说:“贺姑娘是咱们的救命恩人,不能眼睁睁看她被主子爷——”

  一个粟爆弹上,李新道:“你的脑子很便宜,不必省着用,多使使,不吃亏的!”

  “哪里没使,我这不是关心吗?好吧好吧,你说,我哪里错了。”

  李新问:“里头除了爷和贺姑娘,还有第三个人吗?抬出来?谁抬?主子爷抬?想都别想。”

  李强松口气,不得不承认,李新比自己聪明。“所以贺姑娘没事?”

  李新摇摇头,“不是‘抬’,是‘丢’,我猜,等一下贺姑娘会直接被爷丢出来。”

  “那怎么办?”

  “能怎么办?转身面对房门。”

  李新一个口令一个动作,在就定位时暗暗运起内力,准备在千钧一发时出手“接人”。

  李强弹指,没错,这样就对了。

  他屋子里还有济善堂的伤药,如果撞出瘀青刚好可以使用。

  他跟着退后,站在李新身边,弯下腰,预备好动作。

  魏总管走进院门时,看到两个护卫撅着屁股的奇怪举止,一头雾水。

  孟孟的赌约只为满足恶鬼,但既然与凤天燐立约,她便得试着赢。

  因此她很用力地讨他欢心,说着过去讲过的话语,复习过去的美好话题,她想,过去能够讨好他的事情,现在一定也能得到他的欢喜。

  孟孟不是可爱活泼的女人,但为着巴结他、讨他开心,她把所有的可爱活泼都用上了。

  虽然有点辛苦,但更多的是快乐。

  她很高兴自己的方向正确,他面对她的反应没有无奈敷衍,且对她选择的话题愿意搭上几句。

  尽管只有几句,却带给她莫大的成就感。

  当然,有时候她说得起劲,他却沉默无语,但他没有不耐,这样子的他鼓励着她,可以再进一步。

  她终于明白,只要下定决心,没有什么做不成的事。

  孟孟厨艺普通,能拿得出手的只有面,但食谱知道不少。

  曾经有个喝酒过量意外死亡的酒楼大厨托她向家人传话,大厨把靠墙处的床脚挖空,里头藏着两百两银票,他让孟孟交给妻子,并叮嘱她告诉妻子后院的梅树下他埋了十坛女儿红,女儿出嫁时,一定要记得挖出来宴客,那是他对独生女儿尽的最后一分心意。

  孟孟认为他是个很好的父亲,但他对妻女有深深的愧疼感,因为酗洒往往让他失去理性。

  厨讲了不少食谱让孟孟录下,她没有藏私,多誊写一份送给大厨的家人。那些食谱至少能换得几百两银子,不过不是自己的东西,孟孟不贪心。

  因为食谱,她和皇子府里的厨子建立好交情,也把凤天燐那张奇刁无比的嘴巴伺候得服服帖帖。

  凤天燐满意时,两道锐利的剑眉会变得柔和,丹凤眼会焕发出魅惑的色彩,那样子的他充满吸引力,让孟孟无法转移注意。

  有时候她也会奢望,如果能天天这样看着他,不知道有多好。

  在皇子府里,孟孟得到很多“善意”,她每天必须在“很难伺候”的主子爷跟前待着,因此许多人逮到机会就会叮嘱她几句。

  “在主子爷跟前,多做事、少说话。”月霜千叮咛万嘱咐。

  “千万别盯着主子爷发呆,主子爷痛恨女人喜欢他。”月华一说再说。

  “主子爷很挑剔,要是他骂你,你只能求饶,不能解释。”李强紧张兮兮。

  “姑娘聪明,但别试着忖度主子爷的心,免得聪明反被聪明误。”李新语重心长。

  同样的话,她从不同的人身上听到,总结下来,凤天燐是个反复不定、脾气急躁,性之所至、心之所至的古怪家伙。他任性得令人头痛,对亲人、好友却无比纵容,他把自己人和外人分得清清楚楚……

  就是这样的护短,才会在发现亲人背叛时受伤这么重?才会性格阴晴不定,复杂得让人难以捉摸,对吧?

  如果一开始她认识的是这样的凤天燐,她肯定有多远躲多远,但她先遇见的是、茫然无措、有点小别扭、嘴巴很坏,但心……很良善的凤三。

  然后她知道他的身分,听过他的故事,她想,在那样环境下长大的人,很难不古怪。

  “为什么?”

  凤天燐常问这句话,孟孟已经习惯耐心解答,“因为今天书院放假,我想陷忆忆去挑一套文居四宝。”

  家里不穷,但忆忆节省惯了,同侪有好笔墨,他虽羡慕却从不开口讨要,甚至会反过来安慰她,“只要勤于练习,就算笔墨不好也能写出好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