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一


  她点点头,想起敦厚温文的爹爹,她知道自己很幸运,能够拥有一个专心为家的爹爹。

  “也是个大夫?”

  孟孟笑容一滞,回答道:“我五岁那年,他就过世了,在那之前,他跟着商队到处做生意,赚得的钱让我们一家在村子里成了首富。跟着商队做生意,利润虽高,却也危险,有大半年的时间不在家里,娘必须一个人支撑门户,若是性子不够强轫,很难撑下去。”

  “可即使性子再坚轫,娘还是会想念、会孤独,会盼着不要再过这种日子。每次想爹了,娘就在厨房里耗上大半天,做出这样一碗面。我问娘,花这么多时间擀面,手不酸吗?娘说:“面团放在桌上揉来揉去,好像胸口里头的那颗心,也被人捏来捏去似的,有面团可以折腾,总强过折腾自己。”直到长大我才明白,原来女人会为了喜欢的男人折腾自己。”

  她口气温文,像杯温水,却让人越喝越见滋味。

  凤天燐很少与女子说话聊天,但这会儿他有了聊天的欲望,“你娘呢?”

  孟孟望着他,心想着这是个很好的开始,对吧?至少她的言语不让他觉得乏善可陈。

  “爹的死讯传来,娘承受不住打击,生下弟弟之后坏了身子。她为我们姊弟强撑五年后便跟着爹离开了,但我不伤心,我知道爹娘会在一起,把在人世间时,来不及享的福气享齐。”她笑着说:“快吃吧,面凉了就不好吃了。”

  夹起一筷子面,他问:“那个时候你几岁?”

  她微微一笑,把嘴里的面吞下去,回答道:“十岁。”

  十岁的女孩带着五岁的弟弟,是怎么走过来的?

  她曾对母妃说,她允诺过亡母,要为弟弟支起门户,照顾他到成年。

  凤天燐看着她小小的肩膀,怀疑她怎么承担得起重任。他道:“谈谈你弟弟。”

  谈到忆忆,那是孟孟最喜欢的话题,她骄傲极了,扬起笑颜,“我的弟弟叫做贺忆莙,他长得和我爹很像,可更像的是不服输的性子。他懂事又努力,急着想要出人头地,在娘死后,我们姊弟俩相依为命,他经常抱着我说:“姊姊不怕,我是家里的男人,我会保护你。”手小小的、身子小小的,他就想要保护姊姊了呢。

  “忆忆今年考上了秀才,我很清楚他不是天才,他只是比所有人都努力,别人在抓鱼、打架时,他就懂得刻苦早起,锻练身子、勤背经书,他说他绝对不会让爹娘失望。”

  “你很骄傲。”

  孟孟用力点头,“有这样的弟弟,我确实很骄傲。”

  她想清楚了,就算竭尽全力,自己也无法赢得这场博奕,所以她必须把最槽的状况考虎进去。

  她开始安排、策划,并且绞尽脑汁为忆忆留下后路。

  过去在银钱上她有些懒散,总想着父亲留下的银钱田产足够他们姊弟省吃俭用一辈子,再加上于家给的、皇上赏的,够用了,若非必要,她不会在银钱上动脑筋。

  如今她却打算在上头费心,因为她答应过凤天燐要买下城南外的地,也因为假使忆忆当上大官,就不能省吃检用,得有足够的产业出息供他花费,所以她必须寻找个合伙人。

  看着凤天燐,她想,没有人比他更妥当的了。

  “你的医术是谁教的?”

  “于文彬。”

  “他和于文谦是什么关系?”

  “他们都是济善堂二房的子孙,讲到这个,能让于大哥搬进来吗?我住的院子里还有几间空房。”

  凤天燐沉了脸,他毫无理由地排斥于文谦,“理由?”

  “有些医术上的事必须讨论。”除了安排忆忆的未来之外,她也必须加快速度,把金针之术传给于大哥,“可以吗?”

  “如果我说不行呢?”

  他没见过于文谦,却听过这个名字,听说于文谦的医术非凡,尽得于老爷子真传,是于家新一代当中医术最好的,外人对于文谦的所有评语都是正面的,可……他讨厌于文谦!为什么?鬼才知道!

  孟孟柔声道:“我能够理解,府里有府里的规矩,没关系,于府离这里不算太远。”

  意思是,她非要和于文谦讨论,非要和他见面?

  莫名其妙地,凤天燐对于文谦的厌恶感更甚。

  依他的心思,最好是别让于文谦进府,但面对讨厌的人与事,他宁可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也不让人有机会背着自己乱搞。

  不过他现在不开心,暂时不打算松口。

  他转回原话题,问道:“我们的赌约呢?”

  “当然要进行,我很缺银子。”

  胡扯!他才不相信。

  “银子?你认定自己会赢?”凤天燐嗤笑一声,不晓得她哪里来的自信。

  “我会尽力不让自己输。”她抬头,不想输在气势上。

  “还没有人在我面前赢过。”他再压她一头。

  唉,她这不是死马当活马医吗?就算是既定的输家,也得假装自己有机会赢,否则……这场战事哪有看头?

  她悄悄地朝屋梁处觑一眼,那里有个等着看好戏的。

  不作答,孟孟低头吃口面。

  “说话!”他不允许她沉默。

  说话?说什么啊?思忖片刻,孟孟笑着抬头,嘴硬道:“我想,不需要太久,爷就能认识输的感觉。”

  她说完,银铃般的笑声随之传出,很欠扁的话,却让凤天燐冷冷的脸庞冰雪融化。

  他低头吃面,心想着,这味道真的不差。

  守在外头的李强倒抽气,低声问李新,“我有没有听错,里头有人在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