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


  他不止种一排,而是种了很多排,在每个院子里、每间屋外。

  种下桂花树那天,他满心期待着小六成为他的新娘,但小六死了,他无法在到处都是桂花树的家里生活,所以经年累月往外跑,任桂花年年开、年年落,一年一年独自芬芳。

  孟孟在屋外站了好久,看着那排桂花树,不知在想什么。

  李强想催催她,被李新阻止了。半晌,孟孟一笑,问李强,“这桂花可以采吗?”

  “姑娘想要?”

  “我想做桂花酒和桂花酿。”

  “行!明儿个我发动府里的人给姑娘摘桂花,姑娘需要多少?”

  “你们想吃多少便摘多少。”孟孟回答,心里想着自己也该传个口信给杨婶,让她多做一点桂花酿,那是忆忆的最爱。

  “要给我们吃的?”李强搔搔头,笑得憨厚。

  孟孟姑娘人真好,连这个都想到他们,决定了,除主子爷屋外这一排之外,明天让人把府里的桂花全摘下。

  孟孟进屋时,凤天燐觉得桂花香好像变得更浓烈了。

  甜甜的香和她身上恬淡的气质,让人心情轻松,她是个能让人感到舒服的女子。

  孟孟走到床边,对凤天燐说:“请三皇子伸手,让我为您号脉。”

  他不是个合作的病人,她分明让他在床上多待几天,可她早上才说,他下午就离床,屋里、屋外到处乱逛。

  魏总管一颗心惴惴不安,偷偷跑来问她,“主子爷这样做,打不打紧?”

  身子是他的,他说不打紧,谁敢把他拘在床上?

  凤天燐伸出手,搁在桌面上。孟孟拉开椅子,坐在他身侧,又细又修长的白皙指头搭在他的腕间。

  她专注,他无语,一阵风从窗外吹进来,带起她的发丝轻扬,桂花香再度浓郁。

  凤天燐注视她微翘的眼睫毛,细细长长的柳眉,小巧的鼻子和粉嫩的樱唇,她不美却耐看,鲜少有女人靠得这么近,他还能够容忍。

  片刻后,她松开手说:“恭喜三皇子,您恢复得很快。”

  凤天燐撇撇嘴,没有回答。

  他不说话,她怎么顺势开口?而那恶鬼又蹲在屋梁,等着看好戏。

  不能让恶鬼走掉,她只能……

  孟孟深吸气,用力咬唇,贝齿在下唇留下一排印子。

  豁出去了,她咬牙道:“三皇子想不想报答小女子的救命之恩?”

  凤天燐挑眉,突然间起了兴致。

  她这是在要求他“涌泉相报”?他抬髙下巴,露出略带邪气的笑容,语气中带着嘲讽,“我以为宫里的赏赐已经够多了。”

  “那是旁人的感激,三皇子的呢?您才是主角。”话一出口,她就恨得想咬舌,这话说得真槽。

  贪心不足?好啊,他倒要看看她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所以呢?你要什么?”

  “我想……想与爷打个赌。”

  “打赌?”

  “我赌未来一个月,您会爱上我。”这话之于一个女子多么难以启口?但她不顾廉耻地说了。

  孟孟说完,脸瞬间炸红,视线定在他脸上,猜测凤天燐的反应。

  他会暴怒,命人把自己拉下去打板子吗?会轻蔑一笑,讥笑她不知廉耻?还是冷冷地问她“凭什么”?

  心在胸口鼓噪着,她不安惶恐,惊惧在骨血中蔓延,她几乎要喘不过气了。

  凤天燐漂亮的丹凤眼扬起,她要赌,他会爱上她……吗?这个贺孟莙真有意思,比他想象中更有意思。

  敢不敢赌?当然,她都敢了,他有什么好怕?

  漾开一抹冷酷笑意,凤天燐回答,“行,赌注是什么?”

  “如果我输,我把宫里的赏赐留下,若您输……”

  “我纳你为侧妃?”他接话。

  凤天燐的回答让孟孟愣住,她没想过自己会赢,向他要求赌注不过是为了留下那个恶鬼,她……

  “怎么,吓着了?有种与我对赌,却没种拿彩头?”凤天燐轻蔑地笑着。

  她回神,忙说:“若是我赢,您再赏赐五万两纹银。”

  她有这么贪财?不过用五万两来玩一场必赢的游戏……

  带着恶意,他道:“行,不过如果你输了,我不只要你的钱,还要你绞发遁入空门。”

  孟孟表情凝住,像被人点穴似的,她没想到他会提出这种提议,不过……有差吗?如果她输了的话。

  点点头,她坚定地道:“我赌!”

  §第十一章 努力巴结讨欢心

  孟孟下厨,亲自擀面,用自家娘亲教的方法,一遍一遍又一遍。

  娘的面里头擀进了满满的思念,而她的面里,擀进的是甜甜的回忆。

  曾经有个男人坐在桌前,光是吸香气就会饱,他一面吸着,一面说:“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面。”

  汤是用鱼头熬的,熬出让人垂涎欲滴的乳白色汤汁,面里头打进碎碎的新鲜鱼肉,大大的碗里只有汤和面、两只剥了壳的大虾子,再加上切碎的香菜,面上桌,鲜味满溢。

  “试试。”她把筷子摆在凤天燐面前。

  两人面对面坐着,前头各摆一碗面,他接过筷子夹了一口面,味道……他曾吃过吗?为什么有熟悉感?

  看见他舒展的眉毛,孟孟笑了,“这面是我爹最喜欢吃的。”

  “你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