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八


  “民女侥幸巧瘟疫病患者,是皇上鸿福,太医院尽心尽力,才能及时阻止灾祸。”她不愿居功,对名利看得很淡。

  皇上捻须而笑,细看眼前纤细小巧的女子,她的长相不过清秀,但浑身上下散发出流水般的温柔淡然,尤其是那双眼睛,不惊不惧,没有对上位者的敬畏,唯有教人舒服的沉稳淡定。

  这样的一双眼睛像极了老贺的女儿,自己曾经允诺过,他为自己保住边关,自己会竭尽全力照顾他的女儿。

  可是……他失信了,他仰不愧于天,俯不作于人,唯有对老贺满心羞愧。

  云贵妃笑道:“瞧瞧,这张小嘴真甜,光凭这几句话,皇上就得好好赏赏。”

  皇帝笑问:“不知贺姑娘可曾订下婚约?”

  此话一出,云贵妃心下微悚,难道皇帝把那个臭道士的话给听进去了?

  不行,燐儿终于想通联姻的好处,除了薛家之外,她还盘算着郑家、吴家闺女,夏氏已灭,燐儿需要助力方能与太子相抗衡。

  一正妃、两侧妃、四个姨娘,每个位置她都要换到最好的东西,她必须仔细盘算方对得起自己。

  云贵妃脑子转得飞快,一口气接下话,“都说夫妻同心呢,皇上和本宫想到同一处去了。”她转头望向孟孟,扬声问:“不知贺姑娘可知道济善堂的于文谦?他与姑娘都在犁城瘟疫中立下大功,如今已是堂堂三品太医,日后前程不可限量,既然两人都是习医的,若能玉成好事,日后夫唱妇随定是一段佳话。”

  孟孟眉心微蹙,双手握拳,指甲陷入掌心间,只是脸上不见波澜。

  突然间,恶鬼的尖锐笑声扬起,咻地,他飘到孟孟身侧,对着她的耳朵说:“看清楚了吗?这就是生下凤天燐的女人,凤天燐的婚姻不只是婚姻,它还牵扯到无数的利益权势,有云贵妃在,你永远不可能嫁给凤天燐。怎样,想清楚了吗?还要继续为他犠牲?或者说……就让他像这般,一生一世当个不完整的男人?”

  寒意窜上,孟孟强忍着回头的欲望。

  孟孟刻意忽略,凤天燐却忽略不了,他倏地张眼,望向孟孟身后。

  那团阴影的颜色更深了,他感觉到阴寒的死亡气息,感觉周遭变得微冷,感觉孟孟又开始恐惧冒冷汗。

  他微眯起眼,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孟孟不回头,凤天燐则是看不清楚,其它人连感觉都没有,恶鬼被完全忽略,可是他没有生气,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定在孟孟身上。

  许久后,寒气收敛,他飞回梁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孟孟,看着她的耳垂处那两点朱砂似的红痣,笑了。

  皇帝板起脸,冷冷望向云贵妃。他知道她心中的算计,但这回他再不会任由他人挑拨,引得兄弟俩阋墙。

  这段日子凤天燐先是坠谷,后又病得莫名其妙,京城太医多不胜数,却各个束手无策,在所有人都揺头放弃时,京城出现一号人物。

  晁准——一个在四方游历的道士,说话风趣、见识渊博,所思所想撼动人心。皇帝是在出宫探望凤天燐病情时遇见晁准的,寥寥数语,他便吸引了皇帝的注意,邀他进宫,他亦不推拒。

  就这样,晁准在宫里住了将近半个月。

  有趣的是,身为道士,他不说经祈福,也不行道家法术,只论天下大道、朝堂局势,偶有泄露天机之语。

  一次、两次叫做碰巧,但接连三、五次,他预言之事尽皆发生,谁都要多想几分。皇帝有意封他为国师,晁准推拒了,只道他与皇帝只有十数日缘分。

  他说:“缘起,相遇;缘灭,相离,强行留下只会磨灭善缘。”

  那天晁准进御书房向皇帝辞行,恰逢卢太医进宫禀告凤天燐的病况。

  卢太医斩钉截铁地说道:“臣无能,至多三日,三皇子撑不过了。”他恭请皇上见三皇子最后一面。

  愁云惨雾的场景,晁准却笑容满面,说道:“三皇子命格清贵,只是尚未碰到有缘人,那人一到,包准药到病除。”

  此话引得卢太医严重抗议,直道他怪力乱神、行鬼祟之道。

  晁准不与他争辩,轻笑道:“您老说三日是吧?咱们约定,若三日内三皇子死去,老夫代您老受罚;若三皇子在三日之内清醒,您老每月义诊三日,为穷苦百姓看病。”

  倘若三皇子死去,身为主治大夫的卢太医自然躲不过责罚。他年事已高,几棍子下去……他早已存了必死之心,只求别殃及家人,这会儿有人跳出来代他受罚,他岂有不允之理,当下便与晁准击掌为誓。

  晁准的笃定让皇帝心底存了一丝希冀。

  就这样,原本要离开的晁准在宫里多待几日,直到昨天燐儿清醒,丢下一句,“看来这位姑娘就是三皇子的有缘人。”

  既然贺孟莙是燐儿的有缘人,为了燐儿着想,身为父亲,他该为儿子把人给留下,可是云贵妃竟在此刻提及于文谦,她心里在想什么?

  一个薛蕾不够,还需要几号“薛蕾”来凑?屋子里突然安静下来,没有人说话,就是想为孟孟和于文谦牵线的云贵妃也感到气氛不对,而凤天燐……他不舒服,胸口有什么东西频繁戳刺,一下一下的痛,痛得他皱眉头。

  他讨厌“于文谦”这三个字,讨厌母妃为贺孟莙做主,至于理由……他不清楚,只是呼吸渐沉,脸色不豫,脸庞透出些许苍白。

  孟孟抬头,平静回答,“民女感激娘娘好意,但舍弟年纪尚稚,仍需要民女倾力扶持,民女曾经答应过亡母,要照顾舍弟至成年再论婚嫁。”

  云贵妃看了一眼安静的皇帝与儿子,心底的不安渐渐扩大,两人都不说话,莫非父子有同样心思?

  想着这样不行,她问:“贺姑娘的弟弟多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