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七


  幸好祁儿够坚强,顶着风风雨雨走了过来。那一年中,夏氏灭了、岚儿死了、云贵妃病了,而祁儿用能力证明他足以担当起朝堂大任。

  幸而奇迹似的,上官檠和燐儿被找到。

  他曾经因为燐儿的生死不明而震怒,然而事后他却又庆幸万分,因为燐儿和上官檠的失踪,让他们顺利从逼宫之祸中脱身。

  他乐于见到祁儿和燐儿修补关系,乐于见他和上官檠成为祁儿的助力,但凡当皇帝的,谁不想自己的江山千秋万代?!

  没想到才过几天安稳日子,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燐儿昏迷在官道上,太医束手无策,他只能派人贴出榜文广召天下名医。

  三个月……他以为自己就要失去这个儿子,太医院传来的消息从没有好过,哪知一个刚及笄的女子,竟能将燐儿从鬼门关前给拉回来。

  但愿燐儿走过了风风雨雨,将来万里无云。

  皇帝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燐儿往后定能顺利安康。”

  凤天燐点头,懂得父皇的言下之意。

  时候他只将父皇当成皇帝,可以讨好、可以高捧,却不可以放入真心,因此他无视父皇对自己的慈爱,只在乎母妃对自己的殷殷期盼。

  他谨记天家无情,唯有利益相许,将太子当成假想敌、二皇兄当成亲兄弟,结果证明他蠢得可以。

  他曾经因为被背叛而难受,曾经对母妃失望,然而不知是不是死过一回,那些感觉……全淡了,他不再哀愁愤怒,对于喜怒京乐、对于感情所系,他淡得无法感受,彷佛连暴躁都变得幼稚可笑。

  云贵妃接下话,“皇上金口,从此以后燐儿必定一帆风顺。”

  “这回可把你母妃给吓坏了,往后别乱跑,留在京城里多陪伴你母妃。”

  “是。”凤天燐朝母亲望去,望见她脸上的欲望,叹道还不歇手吗?

  他眉心紧蹙,眼睫微垂。

  凤天燐的回答让皇帝讶异,还以为他会竭力反对,这孩子性子跳脱,在京城哪待得住?

  这话不过是安慰云贵妃,没想到他竟毫不犹豫地应下。

  “好孩子,总算是想清楚了。”云贵妃深感安慰。

  过去她老要燐儿待在京城讨他父皇欢心,他反驳说男儿志在四方,若无多方历练,怎承担得起社稷江山?

  这冠冕堂皇的话让她无法拒绝,如今莫非是遭遇生死才想得透澈?那么他是不是愿意再次努力,为将来拼搏一回?

  存着试探心思,云贵妃忙问:“既然如此,就趁着人在京城挑门好亲事,让母妃也享享含颐弄孙之乐?”

  “这话有理,燐儿年岁不小,朕在你这年纪时,身边都有好几个儿女了,成家立业是身为男子的责任。”

  “是。”凤天燐不带表情地应下。

  “燐儿有没有看上哪家闺女?说说,父皇会为你作主。”

  哪家闺女?纪芳?他在脑海里搜寻曾经见过的名门淑媛,突地,那张惨白的面容在脑海间一闪而过。

  贺孟莙,将他从阎王殿里拉回来的女人。

  他想起她为自己号脉的白晳手指,想起她眼底的淡定,稳定的心跳忽然快了些许,这是……中意?

  不会!女人抛头露面已是不该,又是个女大夫,那样的身分怎配得上自己?

  把孟孟从脑海里剔除,凤天燐回答,“没有。”

  云贵妃笑道:“燐儿觉得薛尚书的嫡女薛蕾如何?她琴棋书画样样通,是个博学多闻的才女,母妃见过她,风姿绰约,髙贵典雅,家世、样貌般般都配得上,更别说这回是她在官道上发现你的,若不是缘分,哪有这么巧合的事。”

  薛尚书?凤天燐心底一阵冷笑,他才刚清醒呢,母妃就这么迫不及待地为自己张罗势力,果真是不死心。

  无妨,他倒要瞧瞧一个小小的薛家能翻出什么大风浪。

  凤天燐勾起唇角,抿出一脸讥笑,“父皇、母妃作主便是。”

  云贵妃喜出望外,过去她数度想以联姻为儿子巩固势力,但燐儿什么都好谈,唯独在这件事倩上头始终不肯松口。

  她以为儿子还惦记着贺小六,不敢逼迫,没想到……是生死一遭,儿子想得透澈?他知道夏氏已灭,自己需要更多的助力,方能成就大业?

  凤天燐的点头让云贵妃满意极了,却让皇帝深感意外。

  这孩子对婚姻无比固执,没想到……

  薛家?看一眼云贵妃,皇帝神色不豫。

  他对凤天燐说道:“此事先不急,还是等你身子痊愈再谈赐婚。”

  立在一旁魏总管接话,“皇上、娘娘,可想见贺姑娘一面?主子爷能救回来,贺姑娘功不可没。”

  皇帝与云贵妃对视一眼,点点头,“宣。”

  那日孙公公命人进宫传话,说贺孟莙为救三皇子,险些掉了半条命,方才入府,孙公公还特地上前递话,说贺孟莙整整昏睡一天,一醒来便又进屋为燐儿施针。

  魏总管转身,让侍卫李强将孟孟请来。

  孟孟跪在皇帝跟前,态度依然淡定,不因喜而喜,不因悲而悲,整个人淡得像一汪湖水,清静、干净得令人心喜。

  “抬起头来。”云贵妃说道。

  孟孟抬头,清妍的五官讨人喜欢。

  看着救回儿子的恩人,云贵妃满面笑意,“贺姑娘长得真好,快过来让本宫瞧瞧。”

  待宫女扶着孟孟走到云贵妃跟前,她褪下腕间的滴翠玉镯套在孟孟手上,“这次的事让姑娘费神了,这是本宫的一点心意。”

  孟孟朝云贵妃望去一眼,这算……银货两讫?

  她轻浅一笑,退开两步,轻声道:“多谢娘娘赏赐。”

  见她行止有度,皇帝点头,问道:“之前的犁城瘟疫,是你发现的?”“回皇上,是。”

  “若非你发现得早,这场瘟疫不晓得要折多少人进去。”皇帝感叹,三十年前那场瘟疫,直至今日依旧让人胆颤心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