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六


  恶鬼飘到孟孟身前时,一个狩笑,头歪倒,伤口越裂越大,倏地,头颅掉下,咕噜噜地在地上翻滚着、叫嚣着,尖锐的笑声令人心惊胆颤。

  凑厉骇人的场面让孟孟再也无法淡定,她捂起眼睛,紧紧咬住嘴唇,打死不肯尖叫。

  虽没了头,恶鬼的手却仍准确无误地抓住孟孟颈子。

  顿时间像是有千针万针刺进她的身子里似的,痛得她脸色铁青。

  凤天燐看不见断头的鬼魂,他只看见那团黑色的阴气猛然向自己射来,孟孟那一挡,挡住对方,却挡不住它传来的寒气。

  就在孟孟汗水湿透衣襟,寒意阵阵上窜时,他松手了,地上的头颅重新回到身上,闷闷丢下一句话,“怎么不叫呢?无趣!”他飞身回到屋梁上。

  阳气大伤,孟孟虚弱转身,目光与凤天燐相接。

  她的脸色苍白,四肢无力,随时都会倒下似的,但凤天燐没有怜香惜玉,也没有半分同情,只声音冷冽地问:“那是什么东西?”

  他看得见?孟孟错愕,不应该啊,他已经不是魂魄……张口结舌,她无法回应。

  “说。”

  孟孟用力咬唇,在上头留下一排齿印,别过脸回答,“没有任何东西。”

  “没有东西你会吓得脸色苍白?没有东西你会掩面不敢看?没有东西你会变成这副鬼样子?”

  他每句话都戳中靶心,可她怎么能说?

  见她无法回答,恶鬼的笑声更加张扬,刺耳的声音传入耳膜,她的耳朵痛得厉害。

  “赌约、赌约、赌约……”他不断重复这两个字,提醒她快点与凤天燐立下赌约。

  只是她要怎么提?

  正在僵持间,魏总管带着月霜进屋,发现凤天燐精神奕奕,而孟孟又像昨天一样,虚弱得让人心疼。

  又给主子爷施针了吗?唉,这个金针之术得先伤己才能救人?想到这里,他对孟孟的感激之情更深了。

  “姑娘要不要回房先歇歇?等皇上到了再让人去请姑娘,行不?”

  孟孟感激魏总管解围,迅速点头,不等凤天燐反应,急忙扶着月霜的手离开。

  §第十章 云贵妃野心不息

  坐在凤天燐床边,云贵妃脸上有着说不出的激动。

  她以为自己完了,这辈子再无翻身的可能,没有儿子依仗,自己永远甭想成为最尊贵的女人。

  这些日子她无助颓丧,她想,就这样了,梦想成灰,人生无望,怎么都没想到会否极泰来,燐儿竟能熬过这一关,这是否代表老天爷终于愿意站在她这边?

  昨天燐儿清醒的梢息传来,她就想出宫。她想私底下对儿子说:“不怕,母妃还有不少暗力可以助你走上髙位。”

  可惜皇后不准,那个和她作对一辈子的贱人!

  没关系,流几滴慈母泪皇上便心软,愿意竟带她走这一趟。

  出宫时,她想到皇后那张阴晴不定的脸就忍不住想笑。

  她相信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未盖棺,岂能论定她是失败的那一方?!

  想到这里,云贵妃笑容更盛,紧握住儿子的手,眼底充满不服输的倔强。

  她没发现凤天燐的笑凝在嘴角,像是嘲讽似的。

  死过一回,所有事他都看清也看淡了,母妃的野心未熄,只不过他再也不是那个会受摆布的儿子了。

  皇帝轻拍凤天燐的肩膀。

  燐儿是自己所有儿子当中样貌最好、天分也最髙的,他早慧、敏锐,三岁稚龄就能把三字经倒背如流,当时太傅们都看好他。

  只是燐儿不适合当皇帝,他太重感情,太容易受身边的人支配,否则以他的聪明才智,怎会看不出那些亲人们对他有所图?

  可最终他仍然选择相信,愿意配合他们,这样的人必会受情所困。

  若是个平凡人倒也无妨,喜欢的便亲近,不喜的便远离,即使利益被侵占也无所谓,反正以他的聪明才智,大可以从别处挣来更多利益,问题是……

  身为帝君,这样的特质不被允许。

  皇帝心里有国无家、有民无亲,不能有私心、不能太偏颇,看待大臣不能有个人情绪,一切必须以国家及百姓为出发点。

  就像李世民与魏征,尽管魏征曾经建议李建成早点杀掉李世民,尽管魏征直言上谏,经常触怒龙颜,可若非李世民抛弃个人喜恶,愿以魏征为镜正己身,怎能成就后来的贞观之治?

  他可以想见,若将那位置传给燐儿,朝堂早晚会被夏氏把持。

  这些年仗着云贵妃受宠,夏氏骄恣嚣张,把自己当成民间皇帝,无限制扩权,不管是哪个部门都伸手掌控,到处安插自己人。

  皇帝闷不吭声,对云贵妃更宠爱,对夏氏更多封赏、更看重,他用捧杀令夏氏落马。

  他这样做的同时,也担心燐儿会中箭下马,这不是他想要的,他希望燐儿能成为祁儿的左右臂膀,兄弟齐心,为天凤开创盛世太平。

  他曾经历过朝政动荡、百姓流离的痛苦日子,不愿意旧事重演,所以他细细布局,企图在祁儿上位之前一一拔除奸佞,让祁儿顺利接位。

  他想着自己正值春秋鼎盛,夺嫡尚早,没想到夏氏等不及,岚儿更等不及。

  岚儿……他以为这个平庸无才的儿子只能当枚棋子,事后平平安安、庸庸碌碌地抱着富贵走完一生,没想到岚儿野心之大,竟想当那个掌棋人,背叛真心待他的燐儿,逼得燐儿与上官檠坠崖,长达一年之久。

  想起那一年,皇帝心力交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