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这是场意外,打乱了她的计划,事情无法照她所料进行,她不得不改弦易辙。

  本想着安安静静地待在他身边,待满一个月便带着豁达的笑容转身,可是……还能吗?她不知道。

  “贺姑娘,宫人回去禀报皇上了,魏总管说等下了朝,皇上会往咱们府里来。既然姑娘已经清醒,不如我给姑娘张罗热水,洗洗澡、换上衣服,说不定皇上会想见见姑娘。”月霜道。

  孟孟点点头,下床洗澡更衣。

  月霜准备了一套月白色长衫,料子很好,穿在身上软得像云似的。

  孟孟从首饰匣里挑出一支翠玉簪,没有戴耳环,但耳垂那两点鲜红,艳丽了她的姿容。

  看着镜中的自己,孟孟失笑,再见她,他会不会又嫌弃她长得丑?

  来到凤天燐的房间,往他床边走,每个步伐孟孟都走得异常沉重。

  清醒后的他与过去很不同,眉眼间没有轻佻邪气,只有她不熟悉的冷酷。

  对于不认识的人,他都是这样的态度?

  他的五官依旧妖娆得不似男子,那双丹凤仍然媚惑人心,但清冷淡漠的目光让人难受。她不晓得该用什么态度对待凤天燐。

  回望孟孟,凤天燐蹙起浓眉,不理解她眼底浓烈的哀愁从何而来,是医者的仁慈?因为他……活不久?

  “是你把我救醒的?”贺孟莙,他在心底把这个名字念了两次,有着说不出的熟悉。

  她是个淡定女子,她的笑容恬然可亲,她会不自觉地散发出温柔的力量,她长得不美丽,他却无法别开眼睛。

  凤天燐的眉头更紧,心里渗入了些……他不明白的东西,这种渗透让他感觉很槽,他习惯掌握状况,痛恨“不明白”,于是脸色更冷几分。

  孟孟的感觉敏锐,他不过是嘴角往下撇,她便接收了他的厌恶。

  敛起笑意,她提醒自己,他已经不是她的凤三。

  正起神色,她回答,“是的,是我把爷救醒的。”

  “女大夫?”他的声音没有高低起伏,但听得出些微鄙夷。

  他陌生的目光中毫不隐藏轻蔑,她没有反驳顶嘴,只是垮了肩,深感挫折。

  把过脉,她将他的手放回棉被上,静静回望他,不确定接下来该怎么做。

  真要依照他安排的,把那段时间里发生的事一件件全告诉他?真要带他去看看森林里树干上的刻字?真要转述他讲过的童年秘事?

  不,她不敢轻易尝试。

  回想方才进房门前,许多人都过来同她说上两句,她接收到不少善意。

  月霜提醒,“主子爷脾气不好,他说什么,姑娘听着、应着,千万别反驳。”

  魏总管见她面上不安,低声安慰,“姑娘别担心,主子爷嘴巴不好,心却是再好不过,主子爷很感激姑娘的救命之恩。”

  侍卫李新在她经过时,低声道:“与主子爷相处,姑娘尽管放大胆量,顺着毛摸就会没事。”

  只是……顺着他的毛摸?她不晓得他的毛往哪个方向长。

  放弃开门见山速敁速决,她决定急事缓办。

  “三皇子身上可还有哪里不适?”既然她是“大夫”,便做好大夫该做的。

  “我什么时候可以下床?”

  “三皇子身体仍虚,我会开些调理的药物,喝上几天药就会慢慢恢复。”孟孟拉开被子,卷起他的裤管,露出两条腿,因卧床太久,双脚气血不通,有些萎缩。

  凤天燐皱眉,身子虚?活了这么久第一次有人这样对他说。

  轻哼一声,他没打算把她的话听进去。

  孟孟从怀里拿出金针,取出一根在火上炙烤过,才要下针,突地,他抓住她的手腕,问道:“你用什么法子治好我的?”

  他不相信一个年纪轻轻的丫头会比太医院那些老家伙还厉害,可事实证明,自己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确实是她。

  孟孟皱眉,她不想说谎,只好沉默。

  忽然间,背脊一凉,孟孟眉睫微抬,那个恶鬼又出现了……

  恶鬼的视线落在凤天燐身上,眼底依旧阴戾,嘴角噙着邪恶的笑意。

  孟孟颤抖着,从小到大她见过的鬼没有上千也有数百,她被鬼吓过无数回,早已修练成功,不会轻易害怕,只是这个恶鬼身上带着强烈的怨念,让她不由自主地毛骨悚然。

  见她面容瞬间惨白,毫无道理的发抖着,凤天鳞只觉得奇怪,自己有那么吓人?

  他发现孟孟并非看着自己,顺着她的目光朝屋梁上望去,那里有……

  凤天燐眯起眼睛,是他看错了吗?

  不对,他揉两下眼睛,再细看一遍,屏气凝神,运起内力,把注意力放在那个地方。

  他没看错,那里确实有一团黑色气体,不是肮脏,而是让人心生不快的……阴郁?

  发现凤天燐的视线对着自己,那恶鬼笑了,目光渐渐变得恐怖狰狞。

  他张扬的怒气令孟孟起鸡皮疙瘩,寒气一阵阵往她骨头里钻。

  那恶鬼嘴角往两侧拉开,越笑越让人头皮发麻,孟孟害怕,却下意识挡在凤天燐身前。她带着警戒目光,紧盯着对方。

  直到如今,她还是想保护凤天燐?实在太伤人心!如里她不是这样,他岂会恨极、怨极,岂会失去理智伤了她?又岂会引发后来的悲剧?

  这一切一切全是凤天燐的错!

  恶鬼猛然从屋顶往下窜,一寸寸靠近,脸色由惨白变成铁青,再转成紫色、黑色。

  随着每次的颜色改变,屋里的温度下降几分,到最后,孟孟甚至能够听到阴风阵阵咆哮,听到魅魅魍魉的尖笑。

  她抖得更厉害了,却不允许自己离开,伸开双臂挡在凤天燐身前。

  突地,恶鬼的颈间被划出一道伤口,伤口处不断渗出鲜血,血越流越多、越流越多,转眼间,血染红他全身,染红了地板,染上她的鞋尖,血腥味不断冲进她的鼻息,令人作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