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四


  一屋子都是人,除了服侍的下人外,还有府里的魏总管、宫里的太监、太医,再加上上官檠和纪芳,不小的房间显得逼仄。

  子不语怪力乱神,孟孟总不能对人说自己是来安魂的,只好说自己有一手金针之术,也许可以救回三皇子的性命。

  当然,这点是上官檠特别提醒的,皇家最忌这种事情,若真相拆穿,到时孟孟无功,说不定还得担过。

  万一哪个心怀不轨的非要说三皇子的魂被她招走,她百口莫辩。

  于是上官檠主动开口,“所有人都到外头去等吧,贺姑娘这手医术没有师父同意,不能外传。”

  太医们纷纷下去了,魏总管和太监却不肯走。

  他们可是身受皇命要好好看顾三皇子的,万一这个小姑娘弄出点什么事来,他们的人头还要不要?

  更何况太医说了三天,万一在这紧要时分……他们连想都不敢想。

  孟孟说:“行金针之术需要十分专注,你们在这里,万一害我分心……到时即便在金銮殿上血溅三尺,我也会把你们一个个拉出来。”

  她是个温柔之人,怎会说出这种话?没错,就是凤天燐在她耳边一句一句教着说的。

  旁人不知,上官檠却清楚得很,如果他对鬼魂之说原本还有一点点的不确定,那么现在他百分百肯定凤天燐就在这个房间里,因为那话分明是凤天燐的口气。

  上官檠接话道:“贺姑娘尽管施针,这些人,本世子帮你一个个记下。”

  话都说成这样了,谁还敢留下?

  为了做表率,上官檠与纪芳跟着大家一起离开房间,但是没人敢走远,一个个像木头桩子似的杵在门后,就怕里头传出什么动静,自己却没发现。

  等门关起,孟孟再次投入凤天燐的怀抱。

  他亲亲她的额、她的唇,他要享受这最后一分温存。

  “我清醒后,要第一个看到你。”他不放心。

  “好,我发过誓的,一定会做到!”

  “你要用尽所有的办法唤回我的记忆。”

  “我会。”

  “如果我太固执、太愚蠢,你就带我回森林里,指着树上的刻痕、指着那些小石子排成的图案,助我记起。”

  他霸道,却也讲道理,有这么多的证据,他肯定会相信。

  “我知道,你讲过很多谝,别再唠叨了,快点回去。”

  他一面点头,一面叮咛再叮咛,“如果我还是不信,就把我讲的那些话一一翻出来告诉我,我没对任何人说过那些事,只要你说,我就会信。”

  “知道知道,你再不快点,门外那些人要冲进来了。”

  在孟孟催促下,凤天燐往自己身子上躺去,可这时,一个黑色的、阴冷的影子从窗外飞快窜入,以极快的速度从孟孟身上穿过,她顿时感到一阵刺骨的寒意……

  孟孟在里头待的时候比想象中还久,一身冷汗湿透背脊,整个人几乎站不住。

  门打开那刻,她踉跄地往前扑倒,上官檠眼捷手快急忙将她接住,间道:“怎么了?不顺利吗?凤三没醒过来?”

  孟孟抬眼,所有人发现她眼睛四周发黑,脸色惨白,嘴唇颜色尽失,额头浮起淡青色。

  太医七、中暗付,施行金针之术如此耗费心力?长期如此,会否短寿?

  孟孟勉强挤出笑容,“三皇子……醒了……”话说完,她往后仰倒,陷入昏迷之中。

  这一觉,孟孟足足睡了一天。清醒时,她脸色已恢复正常。

  见床边有丫头服侍着,她安起身子问:“三皇子情况还好吗?”

  府中的丫鬟月霜应话,“是,三皇子已经清醒,还吃下不少东西,贺姑娘,这样是不是代表主子爷没事了?”

  “别担心,再调养一段时日就会没事。”

  月霜轻拍胸口,合起双掌感激老天。

  这几个月,整座府邸死气沉沉,大家都害怕啊,怕三皇子一死,满府上下全要给三皇子陪葬。听说魏总管连遗书都写好了,家里子侄来过几趟,陆续把他这些年积攒下来的财物带出府。

  见魏总管这样,谁的心情好得起来?

  这些日子天天都有人求到魏总管跟前,想回去见家人最后一面。

  魏总管允了,让大家轮流回去交代遗言,他们是绑在同一条绳子上的蚱蜢,谁也逃不了。

  可是靖王世子和世子妃带贺姑娘来了。

  当时大家满怀期待地等人到来,可是一见到贺姑娘,心里鼓起的那一点点希望全熄了。

  这样年轻的女子,能有什么了不起的医术?就算打娘胎出来就开始习医,也比不过太医院里的老太医啊,多少老太医进府都没法子,她能有什么办法?

  只是连年高德劭的老太医都判断三皇子熬不过了,除了把死马当活马医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没想到所有人都把脖子给洗干净,等着宫里赐下七尺白绫时,老天开了眼,贺姑娘把主子爷救回来了,主子爷能活,他们全都能活!

  这一天中,不时有人进屋,想偷偷瞧清楚自己的救命恩人长什么模样,贺姑娘熟睡着,可不晓得已经受过多少个磕头。

  “一段时日是多久?”

  孟孟沉吟道:“我会留一个月,看看状况。”

  一个月,是她与凤三的约定,也是……与“他”的约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