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他们都是经过多年训练的人才,目前有数十人成为我的暗卫,近百人为我营商,剩下的人仍待在南山谷里务农为生。我打算依着他们的能力,慢慢安排他们进工部、户部,慢慢转换身分。能够召集他们的,除了我,还有一枚芙蓉玉牌。”

  “玉牌在哪里?”

  “外祖父收着,外祖家遭祸后,我去找过几次,却都没找到。”

  “有机会还是得将玉牌寻回,免得被不肖之人利用。”

  “我知道。”

  孟孟轻叹,当皇子没有想象中那样光鲜亮丽,她心疼地抱着他,在心底轻声说着。

  以后每一天、每一刻都要过得幸福……

  “小姐,靖王府的马车在外面等着。”妞妞的声音自门外响起。

  这么早就到了?昨儿个阿孝哥在城门快关时才进城,靖王世子怕是着急了一整晚。

  孟孟转头看凤天燐,说道:“我想,上官檠很在乎你。”

  “对,他是唯一对我别无所图的朋友。”

  他的朋友很少,因为他的性格不好。阿檠说他这种人最吃亏,明明心软,嘴巴却贱到遭人恨。

  他反省过,纪芳选择阿檠的原因,是不是因为阿檠嘴不贱?

  谁知阿檠说:“不对,那是因为我对她真心。”

  他不以为然,难道只有阿檠真心,他就是假意?他知道纪芳爱做生意,在她身上投资了多少?他的真心从来都不只是嘴巴上说说。

  但他现在明白了,讨好不代表真心,爱情不是为求得某种目的而存在。

  “所以你很幸运。”尽管生长在皇家。

  “对,我很幸运,因为有阿檠、因为有你。”他的硬嘴不知不觉间变软了。孟孟伸出手,深吸一口气,对他说:“我们走吧!”

  他据上她的手,看着她的脸,细细念着她的名字,他要牢牢将她记在心里,不忘记。

  打开房门,金色光芒跃入眼帘。

  她要亲自送他回去当三皇子,重新接续他的人生。

  侧过脸,她看着他,阳光把他的脸照出一片美丽光晕……今天,天气晴朗。

  走出房间,沐浴在阳光下,他们的眼睛只看得见对方,因此没有发现,在花丛后的阴影处,有一双阴森森的眼睛凌厉地望着他们。

  马车很宽大,上官檠和纪芳并肩坐着。

  靖王世子是个斯文俊朗的男子,一双温润眼眸中,满满地只装着纪芳。孟孟想,能被男人这样专心疼爱,纪芳肯定很幸福。

  纪芳看着一脸恬然的孟孟,问:“他……我指凤三,他在这里吗?”

  孟孟转头望一眼,点点头,“他在。”

  顺着孟孟的目光转向,纪芳盯着空无一人的位置说:“我很好奇,可不可以帮我问问他,为什么好端端的他会躺在官道旁?被人袭击吗?”

  孟孟认真听着凤天燐的回答,片刻后转述,“那天他在街上与百姓一起观看你们的婚礼队伍,却发现曾经为他和世子爷算过命的一个算命术士。”

  “晁准?”纪芳也被他算过命,当时只觉得浪费三十文钱很不值得,可一路遭遇下来,方觉得他是个活神仙。

  孟孟回答,“对,他追着晁准往城外奔去,因为晁准曾经给他四句预言——“情爱最是伤人,权势不过镜花水月,不如归去,清风伴明月。”他想问为什么,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子,为什么人生不能得偿所愿?”

  她淡定的目光里泄露几分甜蜜,因为凤天燐在这些话之后,又接着说——

  “我现在明白了,就是要死过这一遭,我才遇得见孟孟,我再也不害怕情爱伤人,我不在乎权势是否镜花水月。记住,是你亲手送我归去,日后我生命中的每个清风明月,你都要在场。”

  孟孟没有转述这些话,只是听在耳里,甜在心底。

  那样的眼光,上官檠很熟悉,因为纪芳也常常这样看着自己,所以贺孟莙和凤三……

  “然后呢?”纪芳追问。

  “他追着晁准跑,可晁准突然大喊一声“你看”,一个转头,大道变成山谷,他根本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就……”

  “就变成一缕孤魂?他为什么不肯早点回去?为什么宁可在外面游荡?他知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他担心?”纪芳恨恨地瞪凤天燐一眼,即使那里只有空气。

  孟孟心疼地看凤天燐一眼,柔声解释,“别怪他,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却不知道为什么无法进入轮回,这些日子他过得很辛苦。”

  话才落,凤天燐立刻对孟孟道:“胡扯,这些日子明明是我最幸福的时候。”

  在硬硬的“胡扯”之后,是软软的甜言蜜语,一波波的软话袭击,让她的心情既酸又甜,她何其幸运,可以遇见这样的男人。

  纪芳认真听着孟孟的话,上官檠却细心地观察孟孟的操作表情,他发现孟孟右手摆放的姿势很奇怪,是……握着某个人?

  如果凤三真的坐在那里,那么她是握着凤三的手?

  凤三有洁癖,从不允许女人靠得太近,为什么会握住贺孟莙?因为……

  上官檠笑了,淡淡的笑容也在凤天燐嘴角扬起,他与好友之间,有着相同的默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