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待杨婶放下水,孟孟说道:“杨婶,时辰不早了,你先休息吧,我也要睡了,湿衣服明儿再处理。”

  “我知道,小姐今天肯定累坏了,早点歇下吧。”

  送走杨婶,孟孟快手快脚地在屏风后头换下衣服,打理好自己后,她走出来,拉起凤天燐的手说:“我有话要告诉你。”

  他一把将她拉进怀里,“好,你说。”要说可以,得用他想要的姿式说。

  “我知道你是谁了,你叫凤天燐,是当今圣上的第三子,你还没有死……”话说到一半,孟孟不讲了,因为他眼底的慈怜,因为他脸上淡淡的哀怨。

  她垂眉不语,再抬眸时,轻声问:“你已经知道了?”

  “对。”他不打算骗她。

  “昨天你跑去靖王府?”

  “嗯,我跟着阿檠到皇子府,看到了自己,便想起了所有的事。”

  “那你也知道,太医已经撂下话,说你再不清醒,便不会醒了。”

  “知道。”

  “所以……”她吸吸发酸的鼻子,刻意把笑容扯开,弄得好夸张,“所以你是不是该把这个好处,送给最要好的朋友?”她指指自己。

  凤天燐总是能够看透她的心思、她的委屈,所以他听出来了,在她指着自己说:“朋友”的时候,她心里是清楚的,如果他成为“三皇子”,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得断了。

  他是皇子、她是大夫,这样的身分之差让他们两人无法走在一起。隔开他们的不是距离,而是身分。

  她那么清楚,却还要演戏,偏偏又不晓得自己的演技有多槽。

  他轻易地从她的笑容里看见悲伤。

  “怎不说话?不肯喔?这么小气?!”她持续浮夸地笑着。

  她装可爱装得很失败,虽然张大眼睛玩着手指,假装自己很开心,可他就是……就是看得见她满肚子委屈。

  见他不语,孟孟又说话了,“你不知道,今儿个你不在,皇帝下圣旨给了赏赐,我不过救下一个得到瘟疫的病患,皇帝就给我黄金、白银,折合起来一万五千两,要是我救回一个太医东手无策的皇子……

  天呐、天呐!那不得拿个八万、十万两?到时我真要去把城南外那块地买下来,盖一大堆房子,从此当个收租的,这辈子都不愁吃穿了。”

  凤天燐翻白眼,胡扯,她根本就是对银钱不上心的女人。

  她说那么多,他却半句不应,害她只能一直笑着,嘴巴弯弯、眉毛弯弯,只是弯弯的眼睛里写着忧伤。

  不想把这些哀伤给他看,她垂下头环住他的腰,把自己塞进他怀里,“我的要求很过分吗?”

  见他还是不回答,孟孟暗骂道这个槽糕的男人,不晓得让一个女人自说自话是很没面子的事吗?

  她瓮声瓮气地继续努力着,“我知道感情不可以用金钱衡量,仗着你的友谊拿好处是有些过分,但与其便宜别人,不如便宜自己人,对不对?”

  他依旧不回应,真的、真的很过分。

  她气了,抬起头噘起嘴,“你半句话不吭,我怎么晓得你在想什么?”

  问题刚出炉,他的唇便落下来,然后她的脑袋空白了,所有的知觉中,只剩下他的气息。

  孟孟喜欢窝在他怀里,不喜欢离开,即使距离只有一点点也不乐意。

  他一向能够看透她,因此他知道她害怕。

  不只她害怕,他也害怕,害怕分离,害怕身边没有她,害怕看不见、听不见、碰不到她……这样的日子,他无法想象要怎么过。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不晓得明天会不会出太阳。

  蜷缩在他怀里,感受他的手环在腰际的幸福。

  她想,人不应该太贪心,能得这段奇遇,她该知足,所以……她现在要想的,是用什么方法说再见,最美。

  “回去并不困难,但是再见你,很难。”一句没头没脑、莫名其妙的话跳出来,她的思维跟不上他的。

  “什么意思?”从他怀里抬起头,她看见他布满忧伤的面容。

  “我不只见到阿檠,想起过去的自己,也见到一个人。”更正确的说法是一只鬼,只有官阶的鬼。

  “谁?”

  “一个穿着身长袍的黑脸判官,他告诉我,我的阳寿未尽,若在三天之内回去,就能继续当三皇子,否则……”

  “否则就再也回不去。”孟孟接下话。她知道的,这事纪芳说过。

  他点点头,“但我回去的话,会忘记当游魂时的所有遭遇。”

  孟孟心跳彷佛停了几下,紧接着怦怦怦怦地跳得乱七八槽。

  所有遭遇?他将忘记两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吗?忘记曾经许过的诺言,忘记曾经……喜欢她?

  她不想哭的,但她控制不住潸然泪下。她为自己很勇敢、很豁达,没想到此时此刻豁达失踪。

  感受到胸前小小的振动,凤天燐知道她在哭。

  遗忘,是让人重生的礼物还是惩罚?黑脸判官说:“当然是礼物,记得越少,阻止你向前冲的阻力越少,无知的人无畏。”

  这话并没有错,如果忘记孟孟,清醒后的他会顺从父皇、母妃的心意,结一门好亲,收下一个富庶的封地,从此不再觊觎皇位的凤天燐可以过得自在惬意,子子孙孙享受荣华尊贵。

  倘若记得呢?他会违逆父皇的心意,会抗争闹事,会让母妃痛苦不安,也许最后,母妃会发狠杀死孟孟让他生无可恋,一世痛苦,让他再不甘愿也必须低头妥协。

  生于皇家,长于皇家,皇权大过天,他比谁都清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