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柳叶村上下全知道这事,她很幸运,若这件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或许会被当成巫术,远观却不敢亲近,幸好在这项能力公诸于世之前,怒放的桂花、耳垂上的红痣、她无师自诵的神奇医术,以及惠致禅师所言,把她的“身世”定了调,所有人把她和神佛归成一类,而非把她当成邪祟。

  说到这个,她分外想念自家爹爹,爹的先见之明替她的能力开了条康庄大道。

  纪芳又问:“那天你形容的那个……是人还是鬼?”

  孟孟屏气凝神,所以是那天她没把话说好,让纪芳误解?所以纪芳果然认识凤三,他的直觉无错?

  她点头,轻轻回答,“是鬼。”

  孟孟的回答让纪芳既惊又喜,她连忙从袖子里掏出一张图,递到孟孟跟前。

  不是水墨画,是纪芳最擅长的素描,和官府缉捕犯人的图像天差地别,这张图画得太像了,凡是见过凤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

  “是他吗?”纪芳望着她的脸,连眨眼都不敢。

  孟孟又点头,“是他!”

  “太好了,他在这里吗?”纪芳起身,飞快在厅里绕两圈,呼喊着,“凤三?你看得见我吗?阿檠因为你的病快愁死了,你怎么不快点回去?”

  凤三?他真的叫做凤三?他的病……难道他还没死?他还不算亡灵?难怪他身上没有阴寒之气,难怪她不畏惧与他亲昵,原来是……

  “可以请教世子妃,凤三是谁吗?”

  “他是三皇子,名叫凤天燐,因排行老三,所以许多人喊他凤三。他是皇帝最疼爱的儿子,云贵妃所出,是世子爷最好的朋友,他没告诉你吗?”

  孟孟揺头,怎么说啊?他全都记不得了。

  凤三……她还以为是骄傲的凤凰,还拿他当贺家三号亲人,谁知他竞是高高在上的三皇子,果然是凤凰啊,在枝头顶端张扬的凤凰。

  不过,确实啊,那一身贵气与霸气掩也掩不住,当人的时候所有人都要听他的,当鬼,鬼自然要怕他。

  见纪芳说得激动,孟孟柔声相劝,“凤三不在这里,世子妃还是小心为上。”

  心为上?什么意思?意思是凤三对她心怀怨很,想寻机会修理自己吗?

  不会吧,他的心眼有这么小?不就是她喜欢阿檠,不喜欢他吗,感情这种事哪能勉强。

  纪芳问:“姑娘可否把话说得清楚些?”

  孟孟微诧,她不知道?还是自己弄错了?

  她直接抓手号脉,片刻后,确定了,“世子妃有孕,难道您不知道?”

  “我有孕?!”纪芳瞠目结舌,指着自己,不敢置信地望着孟孟,“你说我?”

  果真不晓得?靖王府里伺候的下人未免太漫不经心,这么重要的事……

  “已经两、三个月了。”孟孟说。

  纪芳揺头,这个身体、这块田未免太肥沃、太好耕,几年前的“新婚夜”,上官檠假戏真做,让她怀上沐儿,如今……两个月以上,莫非又是新婚夜里的成品?

  怀沐儿时,肚子都大了,她还怀疑自己长肿瘤,现在又……若不是孟孟提醒,会不会又搞到五、六个月才发现,再搞一次乌龙?

  “我身子没有不适。”纪芳苦笑。

  “不是吧,世子妃近日应该特别容易上火,解便不顺,嘴巴里有溃疡症状。”

  “我以为是……因为凤三。”

  纪芳看不得上官檠受委屈,看不得他为凤天燐的事责怪自己,为了遍寻天下名医,该使的力、该出的招,她全用了,可是神医、名医来过一批又一批,没有一个能有好办法。

  孟孟将菊花茶推到她面前,柔声劝道:“喝一点吧,对世子妃有帮助。”

  “多谢。”纪芳目光落在孟孟身上,这姑娘的医术确实不简单,竞能一眼瞧出她的状况,难怪能早早就发现瘟疫。“我们先谈谈凤三的事好吗?你是什么时候遇见凤三的?”

  “我是在济善堂遇见他的,两个多月前。”

  “他常来吗?”

  “昨天之前他一直都在。请教世子妃,凤三还没死吗?发生什么事了?”明明已经从纪芳的话中听出端倪,明明直觉告诉她此事无误,孟孟还是想从纪芳嘴里再次得到证实。

  纪芳叹口气,娓娓道来“……他在我们成亲当日失踪,消息传来的时候,我和阿檠还以为他闹脾气,出走个几天,想明白之后就会回来,没想到……”上官檠不断责怪自己,连皇帝也对他不悦,若非瘟疫一事处理得当,他至今仍不得皇帝待见。

  纪芳说得并不完全清楚,孟孟却听明白了,为什么拜把兄弟的婚礼凤三没有同庆,反而闹脾气?是因为喜欢上好兄弟的妻子吧!那样骄傲的一个人呐,肯定把此事看成重大挫折。

  凝视着纪芳姣美的脸庞,孟孟理解凤天燐的喜欢。

  纪芳眉眼如画,肤如凝脂,唇红齿白,这样的美丽,便是女子也会心动,更何况她老早就听说过纪芳的能耐与本事,面前这人并非泛泛女子,有眼光的男人都会爱上。

  可怎么办呢?纪芳已经是世子妃了,朋友妻不可戏,凤三心底肯定憋闷。

  “没想到隔天凤三昏迷不醒的消息便传来,皇帝命太医驻守,务必将他救回,阿檠天天探望,可凤三的病情始终不见进展,前两天太医甚至预言,他再不醒来,恐怕永远都不会醒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