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不爱啊?就别说啰,人嘛,总有个七情六欲,喜欢不喜欢不见得需要道理。

  就在孟孟正转着脑袋瓜努力寻找新话题时,一个年轻男子朝她走近。

  他穿着一身白色尽衫,不算矮,但比起身边的凤三要矮上大半颗头。他好看的不是眉眼鼻唇,而是那双眼睛,沉静得如同一潭湖水,让人备感安全。

  他走到孟孟前方十尺处,不再挪动脚步。

  就这样,一个颀长的身影临风而立,他看透世事的清润眼眸中,带着淡淡的悲怜。

  人会在遇见同类人时不自觉地相互吸引,直觉告诉孟孟,也告诉这男人,他们是同类人。

  这男人一出现,孟孟的注意力就被全盘转移,让凤三非常不满意。

  他怒目相视,表情狰狞,若人类能看见他的表情,肯定会吓得噤声不语、退避三舍,以保生命财产安全。

  可惜,对方看不见。

  孟孟起身,笑问:“你是于文谦?”

  “孟孟姑娘?”他也笑问。

  “嗯,我是贺孟莙。”

  “你怎么认出我的?”

  “你和于叔长得很像。”

  “你……真的能看见我大哥?”在听见祖父母的转述时,他还半信半疑,可孟孟一句话就将他的怀疑全数推翻。

  “你应该看看我的字,我的字是于叔手把手教会的,神韵和于叔有八成像。”

  于文谦沉默,眉心深锁,苦笑道:“这些年我始终存着一丝侥幸,以为大哥没有死,只是躲在某个地方研究医术,等我有足够的能力维护他的安全,他便会回家,没想到……”

  “你以为于叔没死,是因为于文和带回去的是骨灰,对吗?”

  “嗯。”他点点头。

  “于文和下的毒让于叔的尸身在两天之内变成黑色,于家一门习医的人那么多,怎会看不出于叔并非死于疾病?所以他必须把尸体化成灰。”

  “是,我懂。”

  “你别难受,于叔常说你比他聪明,一定可以将他这手金针之术发扬光大。”

  于文彬的师父年轻时很固执,死守着这个本事,直到又老又病了才后悔自己的自私,想着此技若能多传给几个人,定能够救活更多命不该绝的病患。

  幸而他遇到于文彬,于文彬用一身功力为他续命,他便收于文彬为徒,将此技传予于文彬。若非于文和的自私,如今这门密技必定有更多人得以传承。

  于文谦点点头,“这段时间要麻烦孟孟姑娘了。”

  “好说。”孟孟笑道:“随我来。”

  两人一前一后往贺家宅院走去。

  凤三不满地看着两人的背影。

  就这样走了?半声招呼都没打就走了?带陌生男子回家,把他留在这里?他气炸了,心道她怎么可以无视自己?怎么可以有了“新欢”就丢下“旧爱”?

  可孟孟也委屈啊,当着于文谦的面,她总不能对着空气说:“走吧,凤三,我们一起回家。”然后伸出手任由他拉着吧?

  她要真这么做,结果于文谦被活活吓死,宁可不要密技也不与鬼魂共舞怎么办?于文谦不怕她跟于叔,不代表他不怕她跟别的鬼相处啊。

  这不是孟孟要的,所以……无视是最简单的作法。

  换了于文彬,肯定能够体贴孟孟,可惜凤三不是于文彬,他是个不体贴、不会替别人着想的坏鬼,所以……

  看孟孟挨着于文谦指导金针之术,他气疯了。

  看于文谦把册子拿到她眼前,指着里头的句子要求解释,他气疯了。

  看着两人肩并肩对一个假人指指点点,他气疯了。

  看于文谦时不时偷瞄孟孟,而孟孟对于文谦笑得温柔,他气疯了。

  看着两人坐在同一张书桌边,各自认真,他气疯了。

  接连一整天,他们之间的每个动作都让他气、疯、了!

  终于到了夜深,终于等到于文谦不再跟在她身边,终于又只剩凤三和孟孟两个人。

  他摆着臭脸,很臭很臭,臭到会让人害怕的脸。

  孟孟心里清楚得很,关上门,什么话都不说、什么事都不做,转身就往他怀里飞奔,紧紧抱住他、贴着他。

  她急巴巴地对他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对,你一定气坏了,可我只就是想快点把他教会,让他快点回于家,快点……从早到晚和你在一起。”

  怒气瞬间蒸发,他的臭脸倏地变成笑脸。

  逆鳞被抚顺,凤三捧起她的脸吻到天荒地老,吻她光洁的额头、小巧的鼻子、柔嫩的红唇以及数着“红宝石”的耳垂。

  他需要很多个吻来证明,孟孟不会被“人”抢走。

  她被他吻得气息不定,却不愿意就此喊停,任由他作为、任由自己的心沉伦。

  他躺在她床边,手指轻轻戳着她艳丽的耳垂,用惑人心神的声音问:“说说,做错事要怎么罚?”

  “罚……禁足?”反正她就在屋子里教于文谦,不出门也不打紧。

  “行,就罚禁足。”

  “罚多久?三天、五天还是十天?”她巧笑倩兮,趴在床上,手指碰触他的脸。

  真的难以理解啊,明明只是一缕魂魄,可她的手指却有真真确确的触感,孟孟解释不来为什么会这样,只觉得啊……觉得喜欢……

  他一把抓住她调皮的手指头,撂下狠话,“罚到你五十岁。”

  噗嗤一声,她笑弯眉毛,往他身上趴去,柔声说:“不如罚我一辈子不嫁,永远陪在你身旁,可好?”

  这个罚,罚弯了他的眉毛。

  他环住她的腰,心满意足地回答,“好,等你这辈子走完,我们一起过奈何桥,一起喝孟婆汤,一起重入轮回。”

  “如果孟婆汤让我们忘记彼此怎么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