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一遍又一遍地看着他,越看越是喜欢,不光因为他有张讨人喜欢的脸。她喜欢全部的他,闹别扭的他、耍刻薄的他、坏脾气的他、嘴贱的他……

  以前这样的男人她肯定会讨厌,可现在……

  孟孟明白,什么锅会配上什么盖,再奇怪的锅,也会有奇怪的盖子来配。换句话说,与其说他奇怪,不如说她更怪。

  握住她的手,凤三放慢脚步,不是不自觉的,而是担心她跟不上、担心她累、担心她摔了。

  不曾关心过别人的他,第一次懂得体贴别人,并且发觉,这样的体贴很有趣,他很……喜欢。

  喜欢啊,那么简单的两个字,可是在心底深处却有着复杂的感受,复杂得无法形容。他转头看她,并说:“你很丑!”

  换上别的女人,听见这话肯定要生气,可孟孟不,她反而笑出声。

  就说吧,她是个很奇怪的盖子。

  见她笑,他又说:“不过很顺眼。”

  “顺了你的眼吗?”

  “嗯。”轻轻点头,他突然站定,转过身勾起她的下巴,“闭上眼睛。”

  “为什么?”很奇怪的羔子问。

  “我要亲你。”很奇怪的锅回答。

  “被亲的女人一定要闭上眼睛吗?这是你的经验?”盖子问,这话真酸,酸得连盖子自己都发现了。

  “我没亲过女人。”锅子撇撇嘴,闷闷回答。

  自古以来,没有女人经验的男人都会觉得自己很没面子。

  “你不是忘记以前的事了,怎么晓得自己没亲过女人?”盖子的酸气蒸发,带出两分少糖微甜。

  “感觉。”锅子笃定的口吻让盖子的甜度继续往上增添。

  凤三感觉自己没亲过女人,感觉自己是个坏脾气男人,感觉自己不曾体贴过别人。他自我中心,只站在自己的立场想事情,没错!他就是个讨人厌的男人,所以……才会受罚?才会遗忘过去?

  他原本很在乎这个,但此时此刻他无所谓了,遗忘没关系,重新开始就好,只要她在他身旁。

  “闭上眼睛。”奇怪的锅二度要求。

  奇怪的盖子乖乖闭上眼睛,因为啊……因为心很甜,因为他说他不曾亲过别的女人。这样她也信?没听过宁可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那张破嘴吗?

  是的,她没听说过,因为她本来就相信世间有鬼啊,所以再相信男人的破嘴也不为过。他越来越靠近、越来越靠近……

  就在两片唇几乎贴上时,一阵寒意钻进孟孟骨头里,她猛地张开眼睛,发现周围不晓得什么时候聚集了大大小小的男鬼女鬼,随便一数,至少有十二、三只。

  “干么?”亲不到人,凤三生气了。

  她噘噘嘴,满脸委屈地指指左右道:“有这么多鬼看着呢。”

  他恼怒地皱起眉头大喊一声,“走开!”

  可这些都是陈年老鬼呢,又没见识过他的咸力,谁会害怕他这个小嫩鬼?

  见人家不甩自己,凤三的火气往上冒,才要开口,孟孟就抢在前头夸张地道:“你们再不入轮回,他会把你们打得魂飞魄散,快走、快走,他才刚收拾几十只恶鬼!”

  几只胆小鬼倏地在一阵光芒出现后,乖乖走入阴间,去领号码牌喝孟婆汤。

  剩下几只胆大的凑得越来越近,还有个素日里最凶恶、最有本事的,流着口水笑得一脸猥亵,两只眼睛紧盯着孟孟姣好的身材,满是泥巴的手指朝孟孟伸去。

  很好,这鬼严重犯了凤三的禁忌。

  谁都不能侵犯他的孟孟!凤三脸色铁青,握住孟孟的手松开,速度之快,一伸一缩间,她还没看清楚发生什么事,色鬼已经躺在地上,两条腿痛得抖不停,魂魄仅剩下小半条。

  凤三哪肯饶过他,上前一大步,抬起脚就要往他肚子踹去。

  色鬼扯起喉咙大喊,“爷不玩了。”下一刻,一道白光出现,他进入轮回。

  见平日奉为大哥的恶鬼如此,其它的鬼胆子再大也不敢以身试法,一道道白光不断出现,鬼全数消失。

  森林中的温度陡然升高,不敢靠近的虫鸟飞近了,窝在洞穴里的兔子冒出头,花朵悄悄地绽放芬芳。

  孟孟用力吸一口森林气息,眉开眼笑道:“真好,你今天渡化这么多恶鬼,肯定会有福报。”

  他才不在乎渡不渡化,他在乎的是她鲜嫩可口的唇。

  手横过,凤三将她揽到自己胸前,低声在她耳畔轻道:“你就是我的福报。”语音落下的同时,他的唇也落下。

  微微的甜、浓浓的蜜在这个森林里化开,虫鸣鸟叫声变得鲜明,遍地野花传来香气,生气瞬间在林子里滋生。

  §第七章 真实身分揭晓

  树下多出两个秋千,许多顽童常常在闲暇之余在此玩闹。

  午后,太阳正盛,田里工作的农夫们回家休息,小孩也被大人叫回家吃饭,孟孟和凤三坐在树下慢慢地荡着秋千。

  她扳着手指说:“九十六个,再渡化四个鬼魂,就满一百个了。”

  “凑一百个能干么?投胎当皇帝?”他轻哼一声,满脸不屑。

  “当皇帝好吗?我倒觉得那是个苦差事。”她努努嘴。

  当皇帝是苦差事?这话……恁地熟悉,是谁这样对他说过?

  皱起眉心,凤三沉吟不语。

  孟孟笑道:“你不觉得吗?皇帝要是下错命令,很可能会害死无数生灵,这业障要算到谁头上?自然是皇帝啰,总不会归到奉命行事的大官身上吧?”

  “你怎么晓得那些大官是奉命行事,还是阳奉阴违?怎能把业障全算在皇帝身上?”不公平!他反对她的论调。

  “就算阳奉阴违,官员也是皇帝选拔出来的呀,最终啊,那些业障还是得落在皇帝身上,所以没有福分的人,万万别勉强自己抢那个位置。听过天命所归吗?老天爷总是算得清清楚楚。”

  风三不同意这话,横眉竖眼,态度摆明表示着“爷不爱这话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