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他抱住了,没有穿过她的身子,而她则真真实实地感受到他的气息,那是人,不是鬼。光是拥抱还不过瘾,他捧起她的脸,狠狠地封上她的唇,那个甜、那份柔软,瞬间渗透两颗心……

  都明白了!明白她喜欢他、他喜欢她,真真实实的喜欢跃入两人心间。

  如果这时候有人看见孟孟的动作,肯定会认为她中蛊了,可她……真的是中蛊啦,她那样广结善缘,有那么多人喜欢自己,而她偏偏喜欢上一只鬼……

  事情进行得相当顺利,县官一层层往上报,确实比上官檠慢上七、八天。

  张阿孝领着杨叔到靖王府报讯后,又到贺家大厅前问孟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凤三说:“你不是想报于文彬的师恩吗?把药单交给于文谦,让他转告于老爷子,把药备齐,一旦皇帝下令派太医前往疫区,济善堂就在京城施药、在疫区赠药。”

  “你要于家抛砖引玉?”

  “引不引得出玉不晓得,但第一个出头的肯定会得到皇帝青睐,就是不晓得于文谦够不够聪明,知道自愿前往犁城?”凤三冷冷一笑,要人助也得自助。

  只不过他想的是利益,想于家舍药后会得到什么回报,而她想的却是越多人舍药,就会有越多百姓受惠。

  两人的观点天差地别,但令人感到欣慰的是,这次他没笑她蠢,而她也不觉得他势利。

  而事情确实如凤三预期,于文谦是个聪明的,他自愿前往灾区,前脚出门,济善堂后脚施药,更聪明的是,于老太爷没提到瘟疫,免得百姓心生恐慌引发动乱,只说天寒乍暖、百病丛生,此药会让人增强体力,抵抗疾病入体。

  知道有强身的免费药材,谁不排队去拿?

  此事传到皇帝耳里,龙心大悦。

  再说说犁城,那里果然有疫病发生,不过才刚开始,感染的人数在三十几人上下。

  于文谦根据孟孟的药方,除用药外,还令当地官府衙门配合,做许多预防措施。

  短短一个月,疫病扑灭,当地官府上书,皇帝嘉奖此次有功人员。

  揭发疫情的上官檠居首功,赏赐不少,却拒绝升官、拒绝更大权利。

  凤三就此评论,“上官檠够聪明,懂得树大招风的道理,这种人官路才可以走得顺利长玩。”

  于文谦被升为三品医官,于家无人可与之比拟。

  济善堂施药有功,皇帝亲书牌匾“天下第一堂”赠予于老太爷。于老太爷作主留下牌匾,待日后于文谦开医馆,再将牌匾挂上。

  此话一出,其它几房怎会乐意,毕竟药是从济善堂送出去的,花掉不少银两。

  但于老太爷说:“此功皇帝记在文谦名下,谁敢抢?别忘记,分家时文谦是净身出户,连济善堂半毛钱都没拿到,不怕死的话,你们大可以把此事捅出去,到时不晓得皇帝会不会跳出来“主持公道”。”

  于老太爷的话消了众人的贪念,形势比人强,万一真让皇帝主持公道,损失的岂是区区几万两?

  更甭说于文谦成了皇帝跟前的大红人,连宫里的贵人都指名他诊治,万一惹恼他,他在贵人跟前多讲个几句话……谁能得个好果子?

  何况目前在太医院任职的于家子弟,官职最高的不过六品,不少人在他手下做事,惹毛他,子弟们能有好日子?

  除此之外,有件事值得一提。在这次的事件中,害死于文彬的于文和也是个敢冲的,只不过于文谦的“敢冲”是指他敢冒险前往灾区治疫,而于文和的“敢冲”则是敢囤积药物,哄抬药价,准备趁此时大赚一笔。

  想靠卖药大发利市,就得有更多的人染上疫病。于是怕穷不怕死的于文和竟偷偷派人前往疫区,企图挖掘尸体,取其身上的衣物以便扩大疫情。

  幸而于文谦行事缜密,将疫病死者的尸身烧成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而于文和的人正在挖尸体时,被当地居民抓到,一层查过一层,最后查到于文和头上。

  这下子钱没赚到,命倒是搭进去了,且于文和自己没命就算了,还拖累整个五房,财产查没,主谋于文和判绞刑,其余成年男子判三到五年不等的监狱之刑。此事发生,于老太爷深感庆幸,幸好分家分得早,否则整个于家都要受到牵连。

  他终于同意了,树大必得分枝,否则再好的家族大业也抵不过私心作祟。

  消息是凤三告诉孟孟的,他问:“你高兴吗?”

  “我为什么要高兴?”孟孟反问。

  “为你恩师出口气了

  “于叔在世间流连多年,看过太多因果报应,为恶者必遭报应,这是天地间不变的道理,我为什么要为一个必定会发生的事感到开心?”

  孟孟淡定的口吻惹得凤三不快,他巴巴地把消息捧到她跟前,还以为能换她一张笑脸,没想到她没有开心大叫,反而还一副理所当然,这让他觉得郁闷。

  背过身,他不说话了。

  孟孟一笑,知道他在纠结什么,也不劝说,拉着他往森林深处走去。

  她软软的手触上他掌心那刻,奇异地,凤三所有不快通通消失。

  孟孟越来越喜欢逛森林,即使阴气重一点,即使渺无人烟的林子多少会让人心生恐惧,但这为难不了她,因为……她有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