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孟孟回到桌前,一面开药一面问:“陈伯,你和陈大哥先在这里留上七天,我给你们吃点药,确定没有染病可好?”“行。”幸亏不是农忙的时候,家里没有太多事可做。不过就算是农忙,再忙都没有自己的命重要。

  “陈伯母在家吗?”

  “没有,前两天她带家里几个小的回娘家,许要七、八日才会回来。”

  “这样最好。这位大哥可还接触过其它人?”

  “没了,昨儿个阿亮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她一面问话,手上却没有半点耽搁,把药单从窗子递出去,“妞妞,你到后院药屋里,把两份单子的药抓一抓,第一份单子的药在外头熬好,你和瑗瑗、杨叔、杨婶都喝一大碗,再送三碗进来。第二份单子的药材抓六帖,每隔两个时辰熬一帖,送到门外。”

  “是,小姐。”

  “瑗瑗,你喝过药后,拿一坛烈酒到陈伯家里,把他们家的桌椅、床铺、柜子通通擦洗过一遍,屋里的被子和没收在柜子里的衣服全烧了。”

  “我知道。”

  “再告诉邻居,最近别往陈伯家和咱们家跑。”

  “好。”

  吩咐过瑗瑗后,孟孟转头说:“后面有个小厅,陈伯和陈大哥没事的话,尽量待在里头别出来,这位哥哥交给我,我会悉心照料。”

  陈双抓抓头发,看着孟孟的眼光闪亮闪亮的。

  村子里的小伙子没有人不喜欢孟孟,只不过孟孟是仙女投胎,不是他们这种癞虾蟆攀得上的,可这并不阻止大伙儿想和她靠近的欲望。

  陈双说:“表哥身子壮,怕孟孟挪不了,要不,我留下来帮忙。”

  “我行的,谢谢陈大哥,你赶快进去吧,要是连你也生病,我可真的要头痛了。”

  孟孟笑靥绽放,看得陈双两眼发直,一动不动,像被谁点穴似的。

  听到“生病”两个字,陈伯脸色一变,二话不说就拉起儿子赶快进小厅。

  陈双那副样子分明是司马昭之心,凤三从鼻孔里哼气,“哼!癞虾蟆想吃天鹅肉,好大的胃口。”

  孟孟没听清楚,间道:“你说什么?”

  “我说,不错嘛,春花朵朵开,人人都喜欢你。”比起孟孟让他去见纪芳的建议,这话才是真正的酸。

  孟孟浅浅笑着,打小时候起,这种“善意的眼光”看得多了,她哪会往那个方向想?她理所当然地接话,“这就是广结善缘的好处。”

  “你的‘善缘’未免太多了。”凤三重重一哼,别过身去。

  拔掉最后一根针,孟孟松口气,把细针用火烤过、再用烈酒擦拭后,放回皮囊里。“羡慕吗?那么以后你也多笑笑,亲切一点、和蔼一点,肯定会有许多善缘飞到你身边。”

  “谁稀罕——”

  “不稀罕干么这么妒嫉?”孟孟笑着朝他挤挤鼻子,灵动鲜活的表情让他看呆了,心中蠢蠢欲动。

  因为他看得太专注,孟孟微愣,“我……哪里不对劲吗?”

  不是她不对劲,是他不对劲。

  明明就不漂亮,为什么会突然觉得她很美?明明就是一池平静无波的湖水,为什么会突然觉得她是一簇烈焰,烧得他全身发烫?

  热热的感觉在胸口翻腾,翻得他坐立不住,不晓得该怎么办才好。

  “你以后不准对男人乱笑。”

  乱笑?有吗?她又不是傻子,怎么会莫名其妙对人笑?

  不过她没争辩,只当他心情不好,笑了笑,转移话题说:“有没有突然觉得,其实当鬼也不错?至少这屋子就你一个不必喝药。”

  她在说笑话,可他……只看得见她的笑,听不见她的话,然后心又翻腾了,莫名的骚动在胸口乱窜,他想转身跑掉,可……又舍不得离开。

  他讨厌当热锅上的蚂蚁,偏偏这只小妈蚁又离不开热锅,他得用力吸气、吐气,得用力在屋里飘来飘去,才能抑下这股骚动。

  孟孟愣愣地看着他疯了似的在大厅里绕圈圈,他的速度非常快,快得她眼花缭乱,只看得见紫色的影子在周遭不停飞舞,眉心一蹙,难道鬼魂染上疫病会变成这样?

  人染上疫病会死,鬼染上疫病呢?会……魂飞魄散?

  念头起,她胆颤心惊,连忙往前一站,伸展双手阻止他继续绕圈圈。

  可他的感觉这么乱,怎停得下来,于是他穿过她、绕一圈再穿过她、再绕一圈穿过她。凤三不知道,每穿过孟孟一次,她就更能感受到他的波动,心跟着越来越烫、越翻腾……

  她不认识这种感受,只觉得自己与他几乎融为一体。

  终于,凤三停了下来,他脸红,她脸更红。

  两人相对相望,一个冲动,他用力地抱住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