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笑容凝在凤三脸上,须臾,他轻飘飘地丢出一句,“我的一生已经完结。”

  孟孟被噎住了,对啊,他的一生已经结束……成为鬼魂的下一步是重入轮回,待孟婆汤喝过,他便会忘记她,自此断却缘分。

  想到再也无法见面,出不了口的酸意涌上,孟孟觉得胸口有些闷痛。

  她以为对于这样的离别自己早已豁达,她能平心静气地送走母亲、赵姨、陆爷爷乃至于于叔,往后再不会有任何分离为难得了她,因为她比谁都确定,灵魂不灭,生生不息,死亡并非寂灭,只要有缘便会再见。

  可是为什么他的“下一步”会让自己有疼痛的感觉?

  一个自私念头陡然升起,倘若他留下,陪她走过每个春夏秋冬,直到她的人生结束,携手共赴黄泉路,多好……

  这样真的很自私,教他等待自己数十年,教他受困在无助的空间,这种想法很要不得,可这差劲的念头竟让她……觉得幸福……

  就在她厌弃自己的私心时,大门被敲响了。

  像是要甩神满脑子乱七八槽的想法,她飞快地跑到前院开门。

  门外,陈伯和他的儿子陈双架着一个脸色腊黄的男人站在外头,一路上那男人可能吐过,两人的衣服都染上秽物。

  孟孟皱眉,转头发现杨婶、杨叔、妞妞和瑷瑷正要靠近,她急急忙忙大喊,“不要靠过来,离远一点!”

  这一嗓子让大家停下脚步。

  “陈伯、陈大哥,你们把他带到大厅。”说完,她转头对四人道:“杨叔,你在外头等我发话;妞姐,你回房把我的口罩、医药箱带过来;瑗瑗,拿三套杨叔的干净衣服和几床枕被来,杨婶,你去提几桶温水,不要进厅里,放在外头就好,敲敲门我就会自己出去搬。对了,妞妞再到药房拿几个蜜丸过来。”

  蜜丸是孟孟用藜藿、虎头、雄首、天雄、皂荚、芜荑等药材碾末制成,如皂子大小,燃一丸于床边,可以防止瘟疫。

  妞妞听完转身就跑,心想着小姐教过,救人如救火,半点延迟不得。

  孟孟飞快把人引进大厅,关上门窗,几句叮嘱,要他们把自身整理干净,连那病患也要。

  陈伯、陈双依着吩咐做了,没多久,三人便换上干净的衣服。

  待他们擦洗好后,孟孟把换下来的脏衣服和水放在门外,扬声道:“杨婶,衣服烧掉,脏水煮滚后再倒掉。”

  “是。”杨婶领命。

  陈伯和陈双看这阵仗,惊疑不定。

  孟孟这番动作……莫非是瘟役?陈双还好,但陈伯想起小时候那场疫病让整个村子差点死绝,一心狠狠抽上几下胆颤心惊地问,“孟孟,你看……”

  孟孟安慰道:“陈伯先别担心,我给他把脉。”说完,她纤细的手指搭在对方腕间。

  见她眉头越皱越紧,站在她身后的凤三问:“是疫病?”

  孟孟微彻点头,八九不尚十。

  虽说她没诊过疫病患者,但这脉象和症状与医书上描述的一模一样。

  凤三拧眉说道:“那可糟了,若疫病扩大,则将生灵涂炭、百姓遭殃,不知道要花几年的功夫才恢复得过来。”

  天凤王朝曾在三十年前发生过一场疫病,那时全国百姓死去近四成,几百个太医及大夫折在那场疫病中,有好几年时间,百业萧条,边关夷狄虎视眈眈,直到现在,提起那场瘟疫,经历过的长者仍会冒一身冷汗。

  孟孟是医者,自然明白此病一旦扩大,必会牵连无数,可……她该怎么办?

  她抬头求助地望向凤三。

  “你先问问这人从哪里来的。”凤三迅速说道。

  孟孟转头问道:“陈伯,你认识这个人吗?”

  陈伯忙道:“他是我侄子阿亮,从犁城过来看我,没想到昨天晚上刚到家里就开始发热,连饭都吃不下,今天一早又吐又拉的,这才领着他来找你。”

  “犁城?”孟孟问。

  凤三道:“犁城是离京城不远的城镇,不大,约有近千口人,倘若疫病蔓延开来,京城很快就会受害。孟孟,你让杨叔快去告诉里正,通报县官……不行,层层上报还得花一段时间,救疫如救火,孟孟,纪芳不是给了你一块玉佩?”

  “我知道了。”她明白凤三的意思,连忙跑到门边,扬声道:“妞妞,我的首饰盒里有一块白色暖玉,帮我找出来。”

  “是靖王世子妃给的那块吗?”妞妞隔着门问。

  “对,你去拿过来。”

  妞妞咚咚咚地跑开。

  孟孟又对杨叔说:“杨叔,你等一下拿着那块玉佩到张家,请阿孝哥送你到靖王府,见到世子妃,你就把家里发生的事告诉世子妃,说犁城可能有瘟疫发生,让她尽早通报朝廷处理。”

  “好。”

  “杨婶,你去一趟里正那里,也把事情讲一遍,让他尽快往县府上报。”

  “是。”

  此时妞妞把玉佩带过来了,杨叔、杨婶急忙出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