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孟孟拉住凤三上前,“阿孝哥,家里来了客人?”

  张阿孝抬头,脸上红红的,笑意溢满眼底。

  孟孟也笑了,她还没见过阿孝哥这样髙兴过。“阿孝哥,有好事吗?”

  他垂下头,笑意更深,“世子妃来了,同母亲提婚事。”

  孟孟扬眉,世子妃亲自来了?

  张阿孝口中的世子妃是刚嫁入靖王府不久的纪芳,几年前,一部马车载来纪芳和殷茵,这趟路彻底改变了张家的命运。

  纪芳同张阿孝做生意,而殷茵和女儿玥儿则陪在张阿孝身旁,同他说话聊天。

  玥儿用天真的笑容融化了张阿孝冰封的心,张阿孝能恢复正常,玥儿厥功甚伟。

  殷茵也是个苦命女子,原是官家千金,却因父亲入罪被没入官妓,后来被靖王府的二公子上官庆赎身,在外置屋养着。

  上官庆允诺,待正妻入门就寻个机会将她迎进靖王府,没想到这只是一场空话,靖王妃为儿子的名誉,更为着安抚新媳妇,竟打上门来,毁她容貌、取她性命,幸好她命大,和腹中孩子活了下来。

  之后她遇见纪芳,两人情同姊妹,在纪芳身上,殷茵学会自立自强,纪芳则给她机会成长蜕变。

  眼见日子越来越好过,纪芳与上官檠的感情水到渠成,求得皇帝赐婚,靖王不满长子与区区一名商户女成亲,找上门来,却意外揭开玥儿的身分。

  当时上官庆助二皇子逼宫失败,获罪身亡,膝下无子,靖王便想把殷茵和玥儿接进王府。

  殷茵自然不肯,但纪芳相劝,靖王府可以给玥儿一个高贵的身分,让她日后择偶有更好的选择,最终殷茵点头。

  虽然母女俩搬进靖王府,但玥儿入籍,殷茵不入。

  如今世子妃亲自来提亲,给足张家面子,只不过殷茵……一个生过孩子又毁去容貌的女子,张大娘能接受吗?

  孟孟朝张阿孝望去,迟疑地问:“以后殷茵姊也要住在柳叶村吗?”

  张阿孝微哂,这丫头心思通透,他明白她在担心什么。“我和殷茵已经说定,成亲后在京城里开间木雕铺子,倘若爹娘愿意,便随我入京,若爹娘舍不得离开柳叶村,便在这里盖几间新房,买几个丫头、小厮回来伺候,家里那几亩田便佃给旁人。”

  这话说得委婉,孟孟却听明白了。

  意思是不管长辈同不同意,张阿孝都已下定决心要结这门亲事。

  殷茵在京城里开了好几间铺子,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确实不可能搬到乡下。

  倘若张大伯、张大娘搬到京城,便是依靠媳妇过日子,怎能给媳妇甩脸子?自然委屈不了殷茵。若两老愿意留在乡下,见面次数少,磨擦也少,彼此间客客气气地,每次见面都像在走亲戚。

  过个几年,夫妻俩生下孩子,看在孙子的分上,什么事都能揭过去。

  “那我就先恭喜阿孝哥了,哪天请喝喜酒,别忘记下帖子。”

  张阿孝揺头,“喜酒不请了,只打算让家里人关起门来庆贺。”

  “殷茵姊不委屈?”

  “殷茵说,踏踏实实地过日子比那些仪式来得重要。”

  孟孟笑着,这话说得好,殷茵姊果然不是普通女子。

  “你来找娘?”张阿孝问。

  “嗯,新买的那几亩地,不知道张大娘问得如何?有没有人肯佃?”

  “有的,赵大叔已经应下,你再等等,许是这两天,赵大叔就会上门同你立契约。”

  “谢谢阿孝哥。”孟孟往屋里瞧两眼。

  她同阿孝哥说话时,凤三进屋去瞧瞧那世子妃长什么模样,还没出来,她犹豫着要不要自己先转回去。

  正想着,纪芳恰恰领着丫头从里头走出来,凤三跟在她身边,两颗眼珠子黏在她身上,好似要把她看穿。

  他们果真认识?并且……关系匪浅?莫名的酸意上来,孟孟不晓得自己怎么了。

  她揺揺头,把乱七八槽的念头赶出脑袋,看向张大娘,她的脸色不豫,可看情况应该已经淡定了。

  阿孝哥年纪不小、性子坚定,决定的事九匹马都拉不回来,若非如此,一个施雁娘怎么能困扰张家那么多年?倘若错过这回,张大娘要抱孙子的希望不晓得要等到候年马月。

  孟孟想着,日后有空得抽时间陪陪大娘,开解开解她。

  纪芳走出张家大门时看见孟孟,亲切地朝她点点头打招呼。

  她长得非常美丽,依村里人的说法是——就是宫里娘娘也比不过。

  孟孟相信,这回凤三一定不会说乡下人没见识、没见过真正的娘娘,因为纪芳不只五官美,通身的气度、仪态和自信都教人无法别开目光。

  她是个相当能干的女人,在未嫁入靖王府之前,凭着一双手替自己创下大笔家业,尤其是她新手画的绘本,那是无人可及的成就。

  那些绘本刚上市孟孟就去买,不只忆忆,连她自己也喜欢得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