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我知道的,宁可早点起床也不熬夜,姊姊叨念过我好几次啦。”

  她把弟弟推开几分,偏着头东看看、西望望,皱着眉说:“我怎么看都觉得你瘦了一圈。”

  “许是换了床之后睡不好,可书院里的饭菜我吃了不少。”

  “那么趁这次放假回家狠狠睡上两天两夜。”

  “正有此打算。”忆忆乐呵呵地说着。

  “跟同窗处得如何?”

  “我有和大家好好相处,前些天有贩子到书院门口卖零嘴,我买了一大包请大家吃。”

  “你这个小抠门,拿出那么多钱,肯定心疼。”

  “可不是吗,都快心疼死了,接连几天我都硬憋着,不敢再去摊子上。”孟孟笑着摸摸忆忆的头,他们正是长身子的年纪,除了三顿正餐外,也会时不时嘴馋。有人看准这群少年的银子好赚,下课时分就会推着摊子到书院外头贩卖,生意十火红。

  “这次回书院,姊多给你带一些银子。虽说要量入为出,可做人小气也不是好事,若是因此损了友谊,才叫不划算。”

  “我懂的,姊别再唠叨了。”他耍赖地靠在姊姊身上。

  孟孟心疼地看着弟弟,小小年纪平日里装得成熟世故,可一月不见,把他的童心给逼了出来,再会念书考试,终究还是个孩子啊!

  凤三坐在车厢一角,背靠着车厢,伸长两条眯,双手横胸,半眯着眼。

  他在装睡,微掀的眼皮始终盯着眼前那对姊弟,胸口满满都是嫉妒,嫉妒姊弟之间的感情,嫉妒他们的亲密,嫉妒自己从没有享受过这样子没有算计的亲情……

  等等,他为什么从没享受过“没有算计的亲情”?他是谁?

  凤三一阵气息不稳,锐利的目光射向对面的姊弟。

  孟孟发现了,视线对上他的。

  凤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胡乱塞了句,“这么大的男人还腻歪,没出息。”他不晓得这句话有多酸。

  孟孟笑了,嘴上没回答,可心里却想着,忆忆才多大呐,哪算得上男人?接着,带着两分挑衅,她环住弟弟的肩膀,用力亲他一下。

  凤三眼红了,他也想要,可是……

  他猛地别开头,闭上眼睛再度假寐。

  孟孟难得慷慨,桌上有鱼、有肉、有蛋,满满的一大桌。

  她不停往忆忆的碗里堆菜,眼睛看着他,嘴巴喊着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

  第一次离家,忆忆有满肚子的话想说,“我在书院里每天都想着家里的饭菜,我最想吃姊姊做的面。”

  “好,明儿个一早就给你做面吃。”孟孟接话。

  “嘴里吃着这顿,心里想着下一顿,你是有多饿啊?”凤三满脸不耐,漂亮的五官扭曲,讲出来的话像用醋腌过似的。

  他非常不高兴,打从接到忆忆后,孟孟所有的心思都在忆忆身上,他突然间就变成空气了,不管贴得与她多近,不管他是否咆哮狰狞,她都看不见他似的。

  备受冷落令他怒火中烧,快烧出一堆鬼火了。

  用力拍着桌面,他变成幼稚的五岁小孩,闹着说:“我要吃,我要吃,我也要吃!”

  孟孟满心无奈,却不得不力图镇定。这种时候她怎么能够做出反应?与鬼同桌,要吓坏她家忆忆吗?

  她继续给忆忆布菜,继续听忆忆说话,脸上的笑容不停,她的殷勤令凤三受不了,他故意用力起身、用力在她脸上亲一下、用力狠狠抱她好几下,然后故意耍性子离开,他想……这样她总得追出来了吧!

  可惜,并没有。

  虽然他的动作让孟孟脸红心跳,几乎招架不住,但她还是陪着忆忆吃饱喝足,陪他说话,直到忆忆累了,回房睡觉才离开。

  孟孟没有直接回房间,出了厅,转个弯绕到后头。

  呼、喝、呼、喝!凤三对着烛火练功,他想不透,为什么他的武功对鬼魂有用,对人类却半点用处都没有?

  赵姨修炼二十年才能现形、吓跑匪徒,难道他也要修练二十年,让怨气不断堆积,才能堆出些许力量?

  这个想法让他非常不高兴,他不高兴就会冒火,冒火就想教人不安生,所以……狠狠瞪着那扇门,他就不信她能陪着贺忆莙直到天亮。

  这时候,孟孟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带着两分赌气、三分幼稚,他一个翻身躺到床上,双手枕在脑后,假装根本没在等人。

  门开、门关,孟孟端着托盘走到桌前,把一碗香喷喷的汤面放到桌上。

  闻到香气了,可凤三闭上眼睛,继续赌气。

  “不是想吃吗?我做了一碗面,起来吃一点?”

  他翻过身,撅起屁股对她。

  看着他的背影,她竟觉得他……好可爱。孟孟走到床边轻拍他的背,放软音调说:“别生气啦,刚才不理你是我的错,跟你道歉,行不?”

  凤三还是一动不动,但他的嘴角已经小弧度上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