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目光胶着间,谁也不愿意先开口,他有他的固执、她有她的倔强,两人僵持着。

  最终,连凤三自己都感到意外,因为从不顾虑别人感觉的他,居然选择退让。

  “不想讲就算了。”

  让步令他觉得尴尬,而尴尬对他而言是陌生经验,大概一直以来,只有他让人尴尬的分。

  不再与她对峙,凤三身子一飘,飘到横梁上,身上的长衫随着吹来的夜风轻轻摆动。

  躺在床上,孟孟没有动怒,反倒勾起薄薄的笑意。

  仰头看着梁上的凤三,他长得太好,若非身分显贵,这样的容貌必会教他吃尽苦头。她不确定他的身分,但他的气度绝非一般人,若他真是高高在上的人物,那么她会为他少吃些苦头感到欣慰。

  孟孟拉过棉被,把自己裹紧,陈年往事在脑海里盘踞。

  很多年了,她尝试不再想起,她相信善念可以解除心底的阴影,相信再多的害怕与震撼终将成为过去,可是……他只用一句话就解除封印,让那份恐惧再次现形。

  突然间,孟孟明白,恐惧始终存在,它并没有成为过去,只是受到压抑。

  长长吐气后,她慢悠悠地把那件连母亲都不晓得的事,缓缓说出口,“那年我十岁,街坊邻居都说我长得这样好,可惜不是出生在髙门大户,否则定可以进宫当娘娘。”她浅浅笑着,刻意说得好像很轻松,试着不让自己狼狈。

  “他们没有见过真正的娘娘,你的容貌……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只比丑陋赢三分。”他冷冷一笑。

  这样直白的批评,哪个女人受得住?嘴巴真坏!

  不过孟孟不在乎,从那之后,比起容貌,她更在乎平安无事。

  “也许吧,乡下人见识不广,没见过真正的美人。”她咬唇,又顿住了,要开口真的有困难。

  他接收到她的不安,目光与她对上,接着毫不迟疑地翻身下梁,侧身躺到她身旁。

  身边多了几分温暖,心头那把锁自动解开,抬眼望着他,她的淡定出现裂痕。

  “后来呢?”他问。

  “那天我要去李大娘家里抱一窝鸡仔回来养,娘的身子不好,得常喝鸡汤,鸡肉贵、鸡仔便宜,因此我家后院经常养着二、三十只鸡。出门不久,我遇见两个陌生的男人来问路,我转头为他们指路,可下一瞬我就失去知觉了。”

  “再次清醒,我发现自己被丢在一个山洞里,山洞中还有个女孩,年纪比我大几岁,她就是你说的那种比上有余的真正美女,五官精致,肌肤白皙,那双眼睛能勾人魂魄似的。她的美貌令人别不开眼睛,只是她双眼无神,衣服被撕裂了,身上瘀青斑斑,两腿之间流着血,她……”她深吸口气,只觉得那一慕彷佛又回到眼前。

  凤三点头,他明白女孩遭到什么对待。“后来?”

  “那些坏人想抓一批貌美的女子卖到南越,南越人比起女子贞洁,更在乎女子容貌。听他们说,中原女子在南越朝廷掀起一股风潮,好似有地位的男人都需要有几个漂亮的中原女子来衬托身分。”

  “他们在你们面前谈论这种事?”

  “喂,无所忌惮地,许是认定我们逃不出去了吧。”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他们持续喂我们吃药,药让我们全身乏力,无法逃跑。那个晚上……”她用力吸气、用力吐气,试着不让自己恐慌。

  他伸手轻轻揽住她,不该存在的温暖出现了。

  孟孟微微一笑,把自己埋进他怀里,这时候她需要安慰。

  “那个晩上,其中一个匪徒想对我做同样的事,我很害怕,企图求救,可是喊出来的声音细如蚊蚋。我转头看向那个漂亮女子,竟看见她……”再吸口气,她艰难说出,“她眼底带着一丝兴奋,彷佛、彷佛……”

  “在看好戏?”他捺下她的话,“倘若你失身,她便觉得天底下不是只有她一个可怜人,她不是在看好戏,而是在期待着。”

  孟孟诧异,他怎么能总是这样精准、精辟地剖析人心?

  “另一个匪徒开口说:“你敢碰她?柳叶村民传说她是观音座下的玉女,你不怕被天打雷劈的话,就玩吧!”这话令他犹豫了,那个匪徒又把我出生那夜满院子的桂花于非季节时怒放的事说了,也提及惠致禅师的话。后来那人闷闷地说:“算了,不就是想乐乐,什么玉女,姿色还不如千金小姐。”话说完,他就一把拽起那女子……”

  孟孟说不下去了,全身微微敷抖,那样的场景对一个十岁的丫头而言太惊心动魄。

  他环住她,手心轻轻落在她的背上,一下一下地轻拍。

  她感觉到了,在轻拍间渐渐地不再发抖,气息也缓缓地趋于平和。

  “我知道她恨我,因为她没有看着在自己身上肆虐的男人,却狠狠地瞪着我,想把我撕裂似的。”

  “然后呢?”

  “赵姨出现了。”

  “赵姨是谁?”

  “一个亡灵,自杀而亡。她在相公死后,与女儿相依为命,公婆见她生的是女儿,不甚重视,妯娌怕她分了家产,往她身上栽个淫乱罪名,把她赶出家门。赵姨没有被命运打倒,带着女儿赁屋而住,靠着一手好厨艺,摆摊子养活两人。

  “没想到她的女儿被坏人拐走,接踵而来的磨难没压倒她,但女儿的失踪彻底打垮她。

  遍寻不着女儿,她万念俱灰、悬梁自尽,因怨念太深,在人间徘徊流连将近二十年,竟也让她修练出几分本事。见匪徒对女孩做出那样的事,她忍无可忍,怒气大盛,鬼魅现形,吓得匪徒连滚带爬地冲出山洞。

  “我见匪徒离开,尽管手脚无力,还是挣扎着想带女孩逃出山洞。赵姨告诉我那女孩的家人已经找来了,因此我奋力背起她,跌跌撞撞间,在赵姨的引领下朝女孩家人在的方向走。我救了她,我以为……”

  “以为对方会心生感激,没想到他们却想杀人灭口,因为你一死,就没有人晓得她已经失去清白之身?”凤三接话,看着孟孟茫然无助的眼光,脸上形成一股杀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