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这话让孟孟失笑,她知道他是在替自己说话,心突然甜了一下。

  抿抿唇,她继续对张阿孝说:“阿孝哥认识一位叫做施雁娘的妇人吗?她二十五、六岁,个子娇小,身量只到阿孝哥的肩膀,有着一张菱唇、一双柳叶眉,长得很美,她有话想托我转达给阿孝哥。”语落,张阿孝瞬间变脸,憨厚的目光转为尖锐。

  孟孟瞄了施雁娘一眼,只见她泪水滑落,趴在张阿孝肩背上哭个不停。

  她耐心地等待张阿孝做出反应,但这一等,等了将近一刻钟。

  张阿孝这才从回忆中跳脱出来,艰难地问:“她让你说什么?”

  “她说她错了,不该贪图富贵,攀上那高不可攀的男人。她说那年一顶小轿将她送进吴家后门,她满心幻想着能讨得那人欢心,守住一世荣华,待福到运至,让她怀上孩子,为吴家开枝散叶。没想到一入侯门深似海,短短两年,她被男人抛诸脑后,而那两年的风光则替自己埋下杀身之祸。

  “后宅斗争,她的孩子死了,她被整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那时候她经常想起与你相处的时光,她很后悔那年毁约。她说身为女子,能得到愿意珍惜自己一世的男子才是真正的幸福。那男人风光时,她没得到荣耀,那男人获罪时,她却要跟着流放,多么不公平,可那是她的选择,她无话可说,最终她死于流放途中。她来,是因为她欠你一句抱歉,她说倘若有来世,她愿与你共结连理。”

  张阿孝的平静被孟孟的话撕裂,他寒声道:“告诉她,她的歉意我收下,但来世我不愿与她再有相干!”

  决绝的话让施雁娘泣不成声,孟孟望着她,揺头轻喟。

  人生是一个接着一个选择,往往一步错,步步错,再回头已百年身。

  鬼公子一屁股坐在屋梁上,居高临下,嘴巴说着风凉话,“你愿意回头,还得人家肯接受,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能解决什么?”

  孟孟看看施雁娘再看看张阿孝,默不作声。

  张阿孝与孟孟对望,再度开口,“把我的意思转告给她。”

  “她听见了,正在哭。”孟孟低声道。

  “她在哪里?”张阿孝问。

  “在你的左手边。”

  张阿孝转向孟孟讲的方向,缓缓说:“当年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乌鸦本就不该配凤凰,当年是我痴心妄想,不清楚自己的身分,才敢应下这门亲事。这些年我痛苦沉沦,不断反省自己的错处,不停痛恨自己,幸好有个女子不曾看轻我,她在我身边温柔开导,把我从深渊里拉回来,所以对不起,我不愿意承诺我们的下辈子,我只想承诺那个女子我的下半辈子。”

  从没听张阿孝讲过那么多话,但这番话令孟孟震惊却也安慰,原来啊……

  她淡定的眸中带起笑意,却不免想到一事。

  张大娘知道这事的话,会开心吗?闻言,施雁娘哭得更凑惨,哀怨的目光定在张阿孝身上。

  孟孟轻声说:“施雁娘,你不能奢求阿孝哥的心一直停在原点,事实上他已经停留太久、自责太久,若你真有歉意,就该衷心盼着他幸福。”

  施雁娘沉默了,凝视着孟孟,许久后深深叹息,“你说的对,是我奢望了。姑娘,谢谢你帮我说出这句对不起。”

  她向孟孟行大礼,转身跪在张阿孝面前磕头,每磕一次头就说一句对不起,三叩首后,转身离开。

  孟孟心头说不出是惆怅还是哀伤,人世间遗憾总是比完美多一点。

  顺着孟孟的目光望去,张阿孝问:“她走了吗?”

  “是。”

  张阿孝怔怔地看着门外,心想施雁娘都死了,他凭什么不放过自己?许久后回过神,脸上带起一抹轻松的笑意。

  他转而间道:“孟孟找我娘有事?”

  “前阵子听张大娘说村里有人想卖地,我想问清楚。”

  “你家又要买地?好,我会转告我娘。”

  “多谢阿孝哥,我先回去了。”

  孟孟起身准备走出张家,却犹豫片刻,转身在张阿孝面前站定,仰头说:“阿孝哥,很多时候幸福来临,却会因为迟疑而与幸福擦身而过。若阿孝哥真的有意,那就勇敢一点、主动一点、积极一点。”

  轻笑一声,张阿孝明白她言下所指,露齿一笑,“我懂。”

  孟孟笑着道,“我希望阿孝哥幸福。”

  “孟孟,谢谢你。”

  离开张家,鬼公子才问:“你知道张阿孝喜欢的是谁?”

  “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殷茵姊。”

  殷茵曾经因为错爱被毁去容貌、生下私生女,但她没有自暴自弃,反而跟着纪芳把生活经营得丰富精彩。

  殷茵?他眉心微紧,这个名字……很熟悉……

  孟孟笑着说起张阿孝的故事,虽有些传奇,但可以预见美好结局的故事总是受人欢迎。

  “……那年。张家愁云惨淡,张大娘都张罗着要卖祖田了,这时村里来了两名女子,一个叫纪芳,另一个叫殷茵。她们买下阿孝哥刻的木头珠子……张家从此翻身……上个月纪芳嫁给靖王世子,听说婚礼很盛大,村里有人进京观看婚礼……”

  她一路说,一路走着,说得兴起,却发现他没跟上,回身只看见他捂着头,满脸痛苦地蹲在路旁。

  她快步奔上前,着急地问:“你怎么了?”

  夜深,鬼公子躺在孟孟的床上,双手放在后脑杓,望着横梁上那两块油漆剥落的地方。

  孟孟已经习惯他的靠近,习惯他身上与鬼魂截然不同的气息。

  她的视线落在同样的地方,正想开口,突地,他伸手把她的头压往自己的肩膀。

  孟孟没有排斥,顺着他的心意靠上,“今天你想起什么了,对吗?”

  “嗯。”他轻应一声。

  “想谈谈吗?”

  他想过很久,才回答,“一个不识好歹的女人。”

  脑海中浮上几个画面,他竭尽所能地讨好巴结那个女人,她却不为所动,他刻薄恶毒、嘴贱心坏,她也不害怕。他想尽办法都无法把她拉到自己身旁,他很无奈却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