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若他霸道恶劣,她还能与他抗议几声,可他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别说她,再爱打落水狗的人都下不了手。

  她发现自己一定有被虐的倾向,竟宁可看他挑衅,也见不得他垂头丧气。

  孟孟垂头,低声道:“对不起,我说得太过分了。”

  他闷闷地回答,“你有什么错?我又不是你的责任。”他早就说过,她的能力应该用来造福自己,而非承担不该属于她的责任。

  她更见不得他这样了,轻轻拉起他的手……

  两人胸口一震,对视一眼,因为他们都有感觉……握住手的感觉。不过没关系,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四五,他们早晚都会习惯的。

  孟孟说:“别担心,我会帮你。”

  “不需要,你只要别不看我、不理我就好,我厌烦所有人对我视而不见。”

  同情跃入眼底,她用力握住他的掌心,手微暖。

  她应承道:“对不起,以后我不会再不理你了。”

  “嗯。”他难得温顺点头。

  她笑着寻找新话题,“我今天要去问问村里有没有人要卖地,有土斯有财,我得给弟弟多置办些家产。”

  “好。”

  就这样,早起的一场风波消弭于无形。

  他们一前一后走着,她淡淡地笑着,清澈恬然的目光让他感觉舒服,他喜欢她的目光,喜欢她的淡定,却又……很变态地希望自己能够破坏她的淡定。

  他轻笑一声,心想,活着时的自己,脾气肯定很古怪。

  §第四章 人比鬼更可怕

  孟孟站在张家门口,当年,张大娘是接生她的人。

  张大娘老把陈年往事挂在嘴巴上头,“不是桂花开的季节,可孟孟出生那晚,满院子的桂花全开了,一丛丛的,那个甜香呐,整个村子都闻得到……”

  她是很好的人,独子张阿孝是个孝顺儿子,但几年前发生那件事之后,张家的情况改变了。

  张阿孝原是村子里最能干的孩子,十岁上下被他舅爷看中,带进城里学手艺,短短几年,他的手艺赶过舅爷,老板赏识,想招他入赘顶起门户,可张阿孝是张家的独生子,怎么能行?

  最后张阿孝找出两全其美的办法,说服老板和长辈。

  眼见好事将成,没想到事情一夕骤变,那小姐遇见世家贵公子,短短几天两人就勾搭上了。

  约定好的事突然变调,张阿孝心生不平,跑去同老板理论,没想到竟被打成重伤。

  最后命虽然救回来,他却变得痴傻,不说话,不理人,成天拿着刀雕木头珠子,把自己封闭起来。

  张大娘找遍大夫,让他喝下无数汤药,把家里都喝穷了,他的病情仍无半分进屏。

  当时孟孟只是个不满十岁的女娃,虽然她有医术、有于文彬,她说阿孝哥是心病,汤药于他无益,张大娘却不愿相信她。

  幸好几年前有贵人出现,买下他的木头珠子串珠帘,从那之后,贵人经常到柳叶村与张阿孝做生意。

  他慢慢恢复了,虽仍旧寡言,却愿意和身边的人搭上几句。

  张阿孝不再雕木头珠子,而是照着贵人指点雕起玩偶,偶尔忙得过来时也会帮村人打造家俱。

  “大娘在家吗?”孟孟站在篱色外,朝屋里头喊。

  连喊几声后,张大娘没出现,张阿孝却走出大门。

  他看着孟孟,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只是回答着,“娘不在。”

  孟孟点点头,视线对上张阿孝身后的女鬼,这是她第一次看见有女鬼跟在他身后。

  发现孟孟能够看见自己,女鬼激动上前,跪在孟孟脚边。

  鬼气倏地冲上,孟孟打了寒颤,全身抖得厉害。

  鬼公子发现后十分不满,大步上前,手一挥,倏地,女鬼像风中落叶般被搧飞老远。

  他看看自己的手掌,非常惊喜,原来他有影响力,只是对人无效,对鬼有用?

  “不错、不错。”他伸手打算再试两下。

  “不要!”孟孟喊住他。

  鬼公子皱皱眉,还是想动手。

  他从不理会别人的感觉,只有孟孟是特例,谁让他的软肋捏在人家手中。但是对女鬼,他岂会在乎,更何况她把孟孟弄得不舒服了,这点他无法忍受。

  他不理,孟孟无法,只好伸出手臂挡在女鬼面前,软声央求,“她有事求我,你别对她动手好不?”

  他气得食指戳上她的额头,“要我教几次,你的能力不必造福别人,只需要造福自己。”

  她回答着,只不过口气比他软上八分,“要我讲几次,就是因为人人都这么想,难怪世道会如此混乱。”

  他不平,可是人家都挡在女鬼身前硬要保她了,他能怎样?

  用力甩手,他转身走到一边。

  见他让步,孟孟对女鬼说:“你起来吧,有话好好说,我听着。”

  面对孟孟对着空气说话的场景,张阿孝无法反应。

  他听过孟孟的故事,不管是桂花或惠致禅师的故事都听过,他知道她是仙女下凡,能看见旁人看不见的……东西,莫非他家里有脏东西?

  他眉心微蹙,这和娘最近老喊骨头冷有关系吗?

  好半晌后,孟孟说:“阿孝哥,我有话想同你说,我能不能进屋?”

  寡言的张阿孝盯着孟孟,没说好或不好,只叹口气,转身走入屋内。

  孟孟跟在他身后进门,见他倒了杯水放在桌上,她莞尔问道:“阿孝哥觉得我很奇怪,对吗?”

  “嗯。”他轻嗯一声。

  孟孟没反弹,鬼公子却不满意了,冲着张阿孝冷笑道:“她哪里奇怪?比你聪明、比你能干、比你优秀就是奇怪吗?那么天底下奇怪的人满街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