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这两句话有什么不同?他大翻白眼,而后眉一横,斜眼看她。

  明明没有多大的动作,孟孟却觉得自己被威胁。

  好奇怪,她从来不怕鬼的,但是她……害怕他?真真是莫名其妙。

  不过事实证明,这个鬼很难聊,她不晓得要怎么办,只好低下头保持沉默。

  不理他?难道他是那种别人不想就可以不理的人物吗?哼哼,不知死活的蠢女人,不过……

  眉再往上一挑,他喜欢!

  他凑到她身边,突如其然地揽住她。

  孟孟没吓到,只是撇撇嘴。

  她当然没吓到,可能是这只鬼刚死不久吧,他身上没有阴寒之气。她以前曾被死很久、带着怨念的鬼魂痴缠过,那才教人难受。

  注意,是难受,不是害怕,她从来不害怕鬼,即使不清楚为什么。

  当然,如果白无常在此,就会为她解惑——你的工作就是跟鬼打交道,怕屁啊!

  然而面前这只鬼不死心,刻意露出狰狞鬼脸,伸手作势要掐住她的脖子。

  孟孟仍然没吓到,心想着,他不知道自己长得多妖娆吗?再狰狞都比平常人笑着好看。再说了,鬼能不能把人给掐死?当然可以,但重点是他本身必须具备强大的怨念,并且被掐的那个只会是他的仇人。

  她不是他的仇人,她跟他没有一文钱关系,怕啥?

  接下来,他竭尽所能试过好几种方式,都没把她吓倒,直到……腻了,举双手投降。

  “你打算永远都不理我?”他嘴巴问得云淡风轻,可……心底有点受挫。

  好不容易碰到一个看得到、听得到,还能给他足够反应的人,如果对他视而不见,会有多闷呐。

  “不是不理,只是不知道怎么理。”善良的孟孟叹口气,抬头看他,“你不告诉我名字,不需要我的帮忙,我不晓得你为什么要找我?”

  为什么喔?因为……解闷啊!在她出现之前,他快闷死了。

  “我不知道自己叫什么。”考虑再三,他决定放低身段告诉她原因,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放下身段。

  等等!他怎么知道这是自己第一次放下身段?

  他绞尽脑汁,可是……没用,他叹了一口长气。

  孟孟误解了,误解那口长气的意思。

  她同情地问:“怎么会呢?”

  “你问我,我问谁?”他的口气瞬间转恶。

  这鬼真真是喜怒不定,活着的时候肯定是个难搞的。

  孟孟想了想,问道:“知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她还没碰过不晓得自己叫什么名字的鬼,刚出生的小婴儿除外。

  想当初王嫂子生下死胎时,那个小婴儿在旁边哭得很凄惨,王嫂子也哭得厉害。

  她安慰说:“王嫂子快别哭了,把身子调养好,再把宝宝给生回来。”

  这话小婴儿听见了,停止了哭声。

  她对着他笑,小声道:“还不快去排队投胎,动作太慢,你娘生下别人,你可别哭。”

  几句话,她停了两个人的眼泪。

  思绪回笼,她舔舔唇,又问:“那你知道自己的身分、住处,或者亲人吗?”

  这话换来他一个大白眼。

  半晌后,他闷声回答,“都不记得。”

  “那你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吗?”

  不要提到这个,说到这他更生气。

  所有人都知道死掉以后要往哪里去,他不晓得,只能不耻下问,甚至跟在其他鬼魂身后往阴间去。

  问题是,当他们在奈何桥前领号码牌,准备进小屋喝孟婆汤时,他被那台叫做机器的东西给拒绝了。

  他很生气,但没有人肯出来跟他讲道理,然后……连那杯很香的褐色茶水都没喝到,他就被赶走了。

  他恨恨咬牙,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不、知、道!”

  好可怜……孟孟怜悯的目光对上他的视线,片刻后叹气说:“你跟着我吧,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帮到你。”

  他抬高下巴,心道哼,他有说需要人帮吗?

  不过那句“你跟着我吧”听起来满悦耳的。

  脾气消一点点,眉毛弯一点点,微微的笑,让好看到让人一见就脸红心跳的他更加夺人目光。

  对于一只无所求的鬼,孟孟不晓得该怎么相处,不过他的存在取代了于文彬,让她不致于太孤独。

  他不太说话,但他有强烈的存在感,什么都没做便驱逐了她的寂寞。

  因此这个晚上她睡得很熟,只是两道细细的眉毛拢得很紧。

  鬼公子侧身躺在她的床上,细细研究她的五官。

  眉毛细细的,形状普通;鼻子与嘴巴还好,不差也不优,连眼睛也只是尚可,可是这几个不算上等的五官凑在一起,竟能凑出一张不差的容貌。

  当她张开眼睛,静静望着他时,不需要多余的言语及动作,就会让他不自禁地心平气和,感到惬意舒心,那些焦躁不安全数被抚平。

  待在她身旁,不知道未来要往哪里去的暴躁消失了,对情况无法掌控的不安也消失了,这种“消失”让他感觉愉快。

  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女人,但他确定,现在遇见她,他很开心。

  伸出手指,他轻轻抚过她耳垂上红得像血的红痣,小小的,像两颗红宝石,替她添了几分艳色。

  他不懂,为什么不美的女人会如此动人心?真的很奇怪,更奇怪的是……莫非是他的错觉?他觉得自己好像“碰”到她了,是碰到,不是穿过!

  感觉耳边微微发痒,孟孟眼睫搧动,缓缓张开眼睛,只见眼前有个俊秀得近乎妖娆的男子。

  在片刻的茫然过后,她的脸迅速涨红,猛地坐起身,拉开自己和他的距离。

  不对,她没有被任何鬼魂影响过,她不会对任何鬼魂感到脸红心跳,他颠覆了她遇到鬼魂的经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