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好好好,往后你就是我们的小孙女。”

  她喊于叔为叔叔呢,变成小孙女岂非乱了辈分?不过……有什么关系,老人家开心最重要。

  她又道:“老太爷、老夫人,我还有一件事情得做。”

  “什么事?”

  “我必须把这手金针之术传给于叔的亲弟弟,让于家医术发扬光大。”

  于老太爷怎么样都没想到孟孟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惊喜与感激。

  这小姑娘是于家的大恩人呐!

  搁在心头十年的事情终于办妥,孟孟与于文彬站在于府大门,看着那块乌金色的牌匾。

  未来的于府真会因为于老太爷的这个决定而变得更好吗?孟孟不敢笃定,因为当中牵扯到人心,人心是最大的变数。

  “谢谢你,孟孟。”于文彬说。

  孟孟摇头,她在笑,眼泪却默默地往下掉。

  十年……她孤苦无依时,始终撑着自己的是于叔。他即将走入轮回,这是值得庆祝的好事,可……她无法为这样的好事感到开心。

  不舍是真的、心疼也是真的,但她知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知道有始便有终,谁也无法跳脱分离。

  “孟孟,好好过日子,不要亏待自己。”

  “嗯。”

  “忆忆是贺家的荣耀,你也是。”

  “好。”

  “你说过的,结下善缘,下辈子必定会再相见,于叔在下辈子等你。”

  她用力点头,点出一串晶莹。

  白光出现,于文彬的身影倏地消失,他重入轮回了。

  鬼魂想强留在人世间,阴间判官不会硬把人带走,却会在生死簿上注明,一旦鬼魂回心转意,不必谁带领,自会有一道白光接引他离去。

  不过孟孟知道,于文彬永远不会真正离开自己,因为十年的时间,足够让她把他狠狠地留在心底。

  §第三章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马车微颠,孟孟不是千金小姐,该吃的苦头都吃过,这点小辛苦为难不了她。

  但是今天她很不舒服,因为早上才送走弟弟,下午又送走于叔,从现在起,她只剩一个人,只有自己了。

  她怀里有张万两银票,是于家给她的诊金,但她拒绝了到济善堂坐诊的邀请。

  孟孟告诉于文福,不需要将她治癒于老夫人这件事传扬出去,她不在乎这个名声。

  这件事让他十分惊喜,掏银子掏得十分乐意,毕竟万两银子虽多,但比起济善堂的招牌,算得了什么?

  “宠辱不惊,口齿伶俐,年纪小小却不简单。”

  孟孟猛地抬头,发现对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一只鬼。

  她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是因为他身上没有鬼魂特有的阴寒气息,否则她根本不必用眼睛看,光凭感觉就晓得有什么接近自己。

  孟孟看着对方,痴了。

  这……是鬼还是妖?怎能长得如此妖娆?这样的长相生在女子脸上,只怕是倾城倾国,可是他……

  像是被磁石给吸住似的,她的视线胶着,心脏狂跳,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激动起来。

  因为没见过这样好看的男子?因为他那双丹凤眼会勾人魂魄?因为他不是鬼,其实他真正的身分是狐狸精?

  孟孟不晓得,只觉得呼吸越来越急促,脑袋有些昏沉,心……有点痛。

  没道理的,她见鬼的历史比喝奶的时间长,见鬼的频率比吃饭的次数多,鬼魂早已是她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环,她没道理会被鬼吓到。

  不是被吓到,那么她的心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傻了?刚才明明很会说的,怎么现在……”他轻笑出声,下一瞬,脸贴上她的脸。

  倏地,孟孟停下呼吸,瞠大眼睛紧紧盯着眼前男人,见他不动,她更加不敢动,因为眼前的状况非常非常的不合理。

  “再不吸口气,你就要变得跟我一样了。”他笑着退后一步,不晓得为什么,知道自己可以影响到她,他居然高兴得想唱小曲儿。

  经他的提醒,她深吸口气,努力恢复正常,问道:“你是谁?”

  这句话像是冒犯到他似的,突地,他怒目相向,一声不吭。

  孟孟皱眉,这话问错了吗?他为什么生气?

  生气的话……她很没出息地换句话问:“你为什么上我的车。”

  “因为你看得到我。”他闷声说。

  他已经纳闷很多天了,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济善堂,更令人讨厌的是,不管对谁咆哮,都没人有反应,这让他憋闷极了。

  这两天他也遇过几只鬼,让他更闷的是,他们都晓得自己叫什么、几岁、要往哪里去……所有鬼都晓得的事,居然只有他不晓得,这让他觉得自己像个白痴。

  自尊受损,骄傲被人踩在地上,那种感觉很差劲,差到他快发狂。

  就在他快受不了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个女人身后跟着一只鬼,而且能够与她视线相对。

  一个能看见鬼的女人,天啊!这瞬间解决他连日来的烦闷。

  于是他跟在她身后,看着她处理于家的事,见她对一只鬼依依不舍,这让他更加觉得难能可贵。

  犹豫片刻后,孟孟问:“你需要我帮忙吗?”

  他摇头。

  “你要我做什么事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