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孟孟的表情依旧淡淡的,淡得像风、像水,没有存在感似的。

  她的容貌清妍秀丽,虽教人觉得可亲,却不是美艳到令人目不转睛那种。但是奇怪地,不知为何,当目光落在她身上时,竟再难转移。

  不只病患如此,大夫、掌柜伙计如此,连坐在横梁上那个男子也一样,他看着她,一瞬不瞬。

  说是“男子”并不恰当,他不过是一缕魂魄,一缕样貌相当好的魂魄。

  他年约二十出头,身形挺拔,丰神俊朗,朱面丹唇,浑身透着一股尊贵的气质,剑眉斜飞入鬓,鼻梁挺直,最教人印象深刻的是那双魅惑人心的丹凤眼。

  不明白为什么,从孟孟进来的第一眼他就瞧上她,看着她说话、看着她像湖水似的清澈目光、看着她恬淡的笑意,明明就不是多漂亮的女人,却偏偏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更重要的是……她能与身旁的“鬼魂”交流?这、这……太难得了!

  见她走出济善堂,他身形一飘,决定尾随。

  望闻问切,孟孟为于老夫人把脉时,屋子里站了一堆人,当中看笑话的人占足九成九。

  孟孟不介意,不疾不徐地问着于老夫人的病情。

  她浅浅笑着,温柔的笑靥让于老太爷和于老夫人感觉很舒服。

  见她放下于老夫人的手,于老太爷忙道:“姑娘,你怎么看?”

  于老太爷也是有一身医术的人,可这态度与口气没有高高在上的质疑,只有病人家属的焦虑。

  孟孟道:“您这是月事不调,好好调养调养就会好。”

  此话一出,满屋子人全笑出声,连于老夫人也忍不住呵呵笑开。

  她都是几岁的人了,怎会月事不调?

  “跳梁小丑!”站在孟孟身后的年轻男子轻嗤道。

  孟孟假装没听到,气定神闲地说道:“老夫人这病是郁则气结,若能心情愉快、笑口常开,气则疏结通达,很快就会痊癒。”

  “这还用你说,满屋子人谁不晓得?”

  这症状也叫无病呻吟,原本无病,喊久了就真的生出病症。此病无药可医,顶多开些疏肝理气的药物,是于老太爷非要折腾,把两分病徵看成八分症状,再加上于老夫人年事已高,当然会搞得一屋子鸡犬不宁。

  轻鄙的应答让于老太爷十分气愤,怒目望向孟孟身后的年轻男子。

  于文彬苦笑摇头,若于家年轻一代都是这副模样,他真怀疑济善堂这块招牌还能撑多久?

  孟孟问于老夫人,“这病应该有十年之久了吧。”

  此话一出,于老太爷眼底透出希冀,忙问:“是,姑娘打算如何开药?”

  “此病乃是因情志不舒、气积郁滞,逐渐引起肺腑不合,导致五脏气乱、功能失和。郁症有虚实之分,实症为肝气郁结、气郁化火、痰气郁结,虚症则分久郁伤神与阴虚火旺两类。我想以丹槴逍遥散合左金丸、柴胡疏肝汤合半夏及厚朴、甘麦大枣汤合孔圣枕中丹、滋水清肝饮治之,以宁神、疏气通畅为主,并辅以金针入穴,增强效果。”

  药方出炉,有本事的人眼底多出两分服气,而“金针入穴”四字落入众人耳里,这会儿有人无法淡定了。

  于府上下只有一人会金针入穴之术,可那人已经在十年前死亡,他能得此绝技,来自一番奇遇,如今这位姑娘也懂……莫非他们师出同脉?

  于老太爷震惊得说不出话。

  当年他说服于文彬将此技传给家中兄弟,他同意了,开始着手写下书册,没想到孙子死后其他人遍寻不着这本书,此事让于家上下扼腕不已,多年过去,他们都以为金针之术已经失传,没想到……

  “姑娘可要现在为祖母施针?”于文和第一个站出来问。

  于文彬告知孟孟,此人便是当年害死他之人。

  她轻哼一声,眼中透出微微的鄙夷,连话都懒得对于文和说。

  转身,她告诉于老太爷,“此技乃师父不传密技。”这意思够明白了。她又说:“老太爷是要我现在施针,还是……”

  于老太爷接下话,“我们通通出去,外面留两个丫头守着。”

  大伙儿心痒难耐,却不敢不从。

  没想到孟孟却说:“还请老太爷留下,安抚老夫人的心情。”

  闻言,众人心中一喜,若老太爷能学会独门密技,还怕他不教给下一代?

  这会儿他们没了看笑话的心思,全希望孟孟能多来几次,好好替老夫人“诊治”。

  孟孟将所有人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垂下眉眼,心中叹道于叔说的没错,这个济善堂兴盛不了多久了。

  待屋里人全走光后,孟孟从怀里拿出金针。

  孟孟看了于文彬一眼,见于文彬朝她点点头,才取金针,准确朝穴位刺入。

  看着她熟练的手法,半点不输自家孙儿,老人家眼眶微红。

  孟孟专注而认真,于文彬坐在床边,心疼地看着两位长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