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千寻 > 娶妻安乐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章 了却于叔的心愿

  岁月匆匆,眨眼之间,孟孟已经是十五岁的大姑娘。

  她长得亭亭玉立,腰肢纤细,一张素雅的瓜子脸带着几分清纯稚嫩,乌黑柔丽的秀发衬得她肤白如雪。

  这年纪的女孩子该议亲出嫁了,但孟孟无法考虑这种事,因为弟弟还小,尚且需要扶持。

  这些年,孟孟靠着自家爹娘留下来的田产银钱过日子,生活虽不光鲜,却也不虞匮乏。

  她得于文彬教导,学尽他一身本事。而忆忆则在五岁时进学堂,十岁下场,以极佳的天资考上秀才。

  这在柳叶村是件大事,榜上题名之日,村长在村口放了一大串鞭炮,劈里啪啦的鞭炮声震天价响,村里村外一片喜气洋洋。

  考上秀才后,忆忆得进城念书,孟孟几经探听,最后择定桐文苑。

  这天一早,孟孟让杨叔套车,送他们进京。

  此番并不是他们第一次到京城,上一次进京,是姜羽姗担心自己的身子,领姊弟俩返回娘家祈求照应,本指望娘家能帮着自己扶持稚子弱女,没想到她父亲和哥哥调了官,早已举家搬迁。

  孟孟印象深刻,娘站在那扇朱红色大门前,沉默许久。

  她无法消除娘的哀伤,只能搂起弟弟肩膀,对弟弟说:“忆忆要认真念书,像外祖父和舅舅一样当大官,给娘挣足面子。”

  忆忆拉起姜羽姗的手,笑得灿烂,抬头挺胸地扬声说:“娘,我会的!”

  他十分认真地对待自己的承诺,在姜羽姗死后,他突然长大似的,比任何人都上进,小小的肩膀承担起大大的责任,半点不喊累。

  现在,站在桐文苑前,他又挺直背脊、抬头挺胸了。

  他的性子和姜羽姗很像,好面子、不服输,每次遇到困难,老把腰背挺得笔直。

  孟孟摸摸他的头说:“进去之后要好好与人相处,不要意气争闹,懂吗?”

  “懂,我是来做学问的,旁的事与我不相干。”

  孟孟点头又摇头,“这话说得虽对却也不对。”

  “姊……”

  “科考只是一层层关卡,最后真正能让人历练的是为官之道,有的人书念得普通,却做官做得风生水起、处处得意;有的人虽满腹才华,却终生抑郁不得志,你知道原因吗?”

  “不知道。”

  “是性格、是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同导致的。有的人恃才傲物、不可一世,这种人把自己摆得高高的,只觉得世间无人比得过自己。然而看不到别人的好处,又要如何从别人身上模仿、学习,改变自己的短处?这里虽是书院,却也是进入官场的第一步,假使你连和同学相处都有困难,日后到朝堂上、到地方任官,要如何与其他人相处?姊姊花这么多钱送你来这里,不光是要你学得书上的知识,更要你学会与人之间的交往,明白吗?”

  忆忆崇拜地看向孟孟,姊姊从没上过学堂,可她懂得的道理比私塾的秀才更多。

  他反手握住孟孟的手,认真地说道:“我明白了,我会好好念书,也会好好学习做人做事的道理。”

  孟孟拍拍忆忆的肩头,只觉得他懂事得让人心疼。

  这是他第一次离开家里独立生活,却不慌不惧,还反过来安慰她。她敢确定,她的弟弟将来定会卓尔不凡,成为人杰。

  “一个月后,我亲自来接你。”

  “嗯,姊姊要好好吃饭,别想我想得吃不下。”他调皮地道。

  轻轻搂了搂忆忆,目送他走进书院大门,孟孟停了半晌才转身上马车,看着坐在对面若有所思的于文彬。

  她问:“于叔准备好了吗?”

  于文彬回望孟孟,十年,来到孟孟身边十年整,他等的就是这一天,只是事到临头,心中有些胆怯。

  片刻,他回道:“准备好了,走吧!”

  孟孟点点头,对着外头扬声喊,“杨叔,我们去济善堂。”

  “好咧!”杨叔扯动缰绳,马车缓缓行驶。

  济善堂的于老夫人病了,虽然家里名医一堆,却医不好她的病。

  眼看她一日日消瘦,就要不行了,于老太爷不再顾忌济善堂的名声,非要广徵天下名医为妻子治病。

  这件事在京城里传得沸沸扬扬,大家都看好戏似的,等着“名医”上济善堂踢馆。

  有人暗讽,就算真有名医能治好于老夫人的病,那些子孙真的能让他们给于老夫人医治?万一真的治好了,济善堂的颜面往哪里摆?再说了,要是人家打着这个招牌在对街开起医馆,同济善堂打擂台,这百年的老招牌不晓得撑不撑得住?

  也是,都说传承百年,天凤王朝最好的大夫全在济善堂,太医治不好的病还得请济善堂的大夫进宫去诊治呢,更甭说太医院里还有好几个于家子弟呢,这会儿自家人生病,竟要往外徵求名医,未免太没面子。

  “祖父、祖母恩爱情深,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交情。我记得小时候,祖母曾抱怨祖父,“你除了看病外,啥事都不会,日后你得死在我前面,否则我怎放得下心留你一人?”祖父回答,“行,但你别让我等太久,要是我在阎王殿里瞧上新人,你才真要担心。”生离死别的事,在他们嘴里成了一段缱绻情深的话语,那时我曾想,将来我也要娶这样一个能够和我携手一世、齐心同力的女子。”于文彬轻叹。

  “他们疼于叔吗?”

  “自然是疼的,我是二房子弟,爹娘死得早,我和弟弟在祖父母膝下养大,弟弟小我六岁,如今也二十二了。听说他放弃济善堂的产业,自己去考太医院,现在已是五品太医。”

  “年纪这么轻,不容易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